分卷阅读35

      拍摄杀青那天她和秦于琛一前一后飞回Z市,她无处可去,就在巷南口的体育馆天台上,吹着海风等待秦于琛。

    后来秦于琛来了,跟她说如果怀念Z市的话可以在Z市买套房。

    含青摇头,她一点也不想念这里,所以她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远行人。

    只有离开秦于琛的地方,才是远行。过去七年她是远行人,以后再也不会了。

    Z市回忆这一期《远行人》还没播出,李伦在剪辑房哭得稀烂,含青戳了戳秦于琛的腰窝,踮起脚小声在他耳旁说:“咱们是不是也得哭一哭?”

    “你当哭丧呢。”

    秦于琛不喜欢Z市,那里没有好的回忆。

    没有回忆,也就没有根上的牵连。他对F市,对科技园有更多感情,他的事业起步于此,来了F市,他才有能力给含青体面的生活。

    若问他有遗憾吗?还是有的,如果那时候他对感情能再成熟一点的话。

    没有遗憾,是完美,有遗憾,才是人生。

    那七年里,当公司上市,当他新入手一辆跑车,当他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时,他始终像是在黑夜里漂浮的游魂。即便知道明天会有太阳升起,晨光灿烂,也抵消不了黑夜里的寒。

    就算他意识到孤单的反义词是含青,又能怎么样呢?男人这点瞎打瞎闹的自尊,让他只能在她出租屋楼下,看着灯光一阵明一阵灭,然后在车里抽一整晚的烟。

    抽完烟,第二天飞回另一座城市,用另半边看起来还算完整的的面孔迎着新一天。

    虽然是新一天,太阳还是昨天的太阳,虽然身边不断有别人出现,他还是会想含青。

    七年的日月里,他只确定了一件事:他爱含青。就是普世价值下的普普通通的一份爱,她开心时会窃喜,她离开时会伤心,想让她也爱他,让她也想他。

    回忆固然有点伤感,现实又很残酷。

    他和含青在养狗还是养猫的问题上产生冲突,他不想每天遛狗,养只猫多简单,含青非要养狗。

    还没来得及达成共识,这个问题就得到了解决。

    结果就是他们不用养猫也不用养狗,因为含青怀孕了。

    李伦他们几个一起拼过来的弟兄,第二次看到秦于琛哭。第一次见他哭,是盛达上市的时候,接受完访问,他们几个人就在办公室喝酒,喝完醉成一团,抱头痛哭。

    这是秦于琛第二次哭。

    从此以后,他和含青再也不用彼此相依为命,三人为家,他和含青都有了家。

    怀孕这件事对含青来说有些猝不及防,她还没想过怎么对待一个新的生命。她以前的人生只有两件事,一件事是工作,一件事是秦于琛。

    她知道自己不是天资很好的人,一心三用起来会很困难。

    有一天周五,秦于琛陪她睡到了中午十一点。

    她周五不用去公司,但秦于琛得去啊。平时周五都会调闹钟,今天也没听见闹钟响。她推了把身旁的男人:“诶,迟到啦。”

    秦于琛睡意还很重,他扭了扭肩,不满地皱着眉,“我离职了。”

    “嗯?”含青反应了好久,她不太相信秦于琛的话,直接发微信问李伦。

    李伦给了她肯定的答复。

    中午含青也没有做饭,也没有要点外卖的意思。秦于琛起来洗漱,见她黑着脸盘腿坐在沙发上,电视里正播着他的离职新闻。

    “秦于琛,你能不能尊重下我?离职这么大的事,怎么不提前跟我商量?”

    “怕你舍不得秦总的身份,不肯答应。”

    他离职是做了深思熟虑的,前十年他为了盛达,几乎没有一天休息过。盛达见证了他从少年到成年的这段岁月,没有含青的岁月里,盛达就是他的全部,他对盛达的感情不比对含青的少。

    事业和感情有共通的地方,只有跳出来才能看到全局。感情上他已经没办法了,但事业上他还有很多前行的空间。

    这方面他对自己很自信,他能建立起一个盛达,就能建起第二个盛达。

    含青也拿秦于琛没辙,总不能让他辞职了再回去。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那是他的事业,她无所谓。

    大不了就她来养他。

    秦于琛赋闲的第一个月末,含青发了工资就给他买了台游戏机。

    游戏机和孕妇护理课堂陪秦于琛度过了整整三个月,含青显怀后他正打算大施拳脚,才发现对女人怀孕这事,男人没有半点用武之地。

    含青被水肿折磨地寝食难安,秦于琛只能一边手足无措,一边安慰她:“想开点,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