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4

      己她能考得上F大么?

    他去车库开车,温暖追了上来,酒味混着香水味,是很高级的味道,没有男人不会记住这样的味道。

    秦于琛靠在车门上,点燃一支烟。

    含青给他买的烟,不计牌子,他都抽的惯。

    “秦哥,你真的结婚了吗?”

    “怎么还想检查结婚证?”秦于琛控制住自己下意识想去揉温暖短发的手,含青说了,他碰过别的女人的手不准碰她。

    温暖这些年进入演艺圈名利双收,也成为了知情识趣的女人,她身上的女人味很浓,懂进退,完美地堪称范本。

    “秦哥,以前你身边围着很多女人,我都不在乎,你帮谁忙都无所谓,但为什么非是夏含青...你明知道她把你撇下七年,就是为了让你死心塌地留在她身边,你就甘愿被她算计吗?”

    温暖这么一说,秦于琛想想也是,自己身边这些年围着的女人太多了,就属含青的心思他看不穿。

    “秦哥,除了跟你认识的早,她到底有什么好的?

    真让他说起来,他可以说个没完。

    “含青做饭好,含青很上进...含青不化妆也好看,妈的,含青...含青就是含青,哪有什么好不好的,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秦于琛一直是个很理性的人,他怕温暖喝醉了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这个是他投资的片子,不想出现任何不好的新闻。

    他狠狠吸了口烟,“含青从来不会用你用的这种香水,她又倔又有心机,但她不会为了取悦任何人改变她,用她不喜欢的香水。就算我们以前不认识,我也会欣赏现在的含青,会追求她。”

    这些话说出来他自己都觉得酸,可他宁愿说给温暖,也不想说给含青。

    一来给她听见,她会得意忘形,二来,她会哭。

    多年前他在鱼巷捡她回家的那个除夕夜,一碗面就能让她红眼圈,他那时就想,怎么会有这么脆弱的人类呢?

    即便后来的时光里,含青只有在床上被他弄哭,他还是会记起初次交集时她的伤心。

    温暖觉得这一刻的秦于琛陌生极了。

    她仍有不服气,这些年秦于琛身边围了多少女人,她最清楚。她们以秦于琛带谁去公司年会,又带谁去应酬而沾沾自喜,但是从没有人私下和他吃过一顿饭。

    没有人知道他喜欢吃什么,没有人知道他卸下盛达总裁的行囊,会是什么样子。

    她们在乎他真实的样子吗?当然在乎的。谁不希望一个浪子为自己回头?几率太小了,更何况从来没有人能真正进入秦于琛的世界里。

    你以为纸醉金迷里的情场浪子是他,你以为与你谈笑风生的那个是他,可你看到的,也不过是一个投射在自己心中的影子,可真可假,也遥不可及。

    香烟的微弱的灯火在灭在了冷静的空气里,秦于琛突然发现,现在自己还是很怕提起含青。他这辈子只为两个女人觉得难受过,一个是奶奶,一个是含青。

    也只有奶奶和含青,是他留不住的。

    秦于琛打开车门,对把眼妆哭花的温暖说:“早点回去,别叫人拍到了。你也知道,我不喜欢给人解释。”

    ...

    含青和沈蕴彭胜男李嘉四个聚会结束,上车后还嫌秦于琛来得太早。

    秦于琛冷漠地瞥她一眼:“明天交首付,今天早点睡。”

    含青在二十七岁这年结了婚,也买了房,比她的规划里还提前了三年。

    《远行人》播出后,不仅点击率高,还引起了一大波社会响应,她的收入也超出预期,所以就决定贷款提前买房。买房的钱她和秦于琛各出一半,就在科技园附近,含青上班无论走路还是坐车都方便。

    科技园的空间寸土寸金,他们只买了一间八十平的两室一厅。含青怕秦于琛住惯了大房子会不习惯小房子,就逼他搬到自己出租屋来住,当做适应期。

    有含青在,住哪儿都无所谓。

    不过这夜含青也没有能够早睡,回去两人从客厅做到浴室,再做到床上。小别胜新婚,此话没错。

    工作的缘故,他们没能做得很频繁,所以秦于琛每次都很用力。

    他喜欢被含青含住的感觉,无论是她的哪一张嘴。

    他多感谢老天,让他无父无母,含青无依无靠,他们注定彼此包含。

    ...

    《远行人》最后一期,是含青的关于家乡的记忆。

    她对于z市,除了海风与天台,没有更特殊的记忆,她趁机替曹月宣传了一下她的花店,让曹月带着摄制组去Z市拍摄。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