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31

      生的生活水平,没有很好,没有不好。

    他抱住正在打字的含青:“明天跟我去公司吧。”

    含青一侧过头,额头就落在了他唇下。

    秦于琛突然改了主意:“含青,别再走了,跟我和好。”

    含青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她忍了十年,不就是为了让他死心塌地离不开自己吗?她等到了,也心疼了

    她

    盛达迁回F市,办公室已从当年逼仄的三层写字楼变成了一整栋大厦。含青签完约就投身到项目启动小组中去,项目组都很喜欢《远行人》这个策划:以游子对家乡的记忆为切入点去介绍一个城市最独特的风貌,从市场角度上来讲,很符合时下的精神需求,从他们个人角度来讲,大家都是背井离乡在陌生城市生活,很容易得到共鸣。

    刚入职的小女孩感慨:“不愧是老板的女人,也太有魄力了吧。”

    视频网站的领头人是当初和秦于琛一起创业的F大学生,听到小女生的感慨,他笑道:“你也太小瞧我们F大出身了。”

    这个项目他们很看重,前期有高层亲自坐镇,后期请的营销团队都是业内一流,开拍前报名报集了上万张。

    含青一心投在节目上,就算出外景也要跟去,秦于琛这几天有外省会议,一周飞三个地方,两人各有各的生活,互不干涉,更不会煲电话粥或发短信。

    早晨录制结束,含青有几个细节和导演在办公室商谈,正巧遇到来拍广告的温暖。

    含青和温暖打了个照面,温暖穿着名牌大衣,巴掌大的脸被眼镜遮了近三分之一,尖翘的下巴惹人生怜。她身上的香水味有种淡雅的迷人气息,含青身为女人都有些入迷。

    含青并没把温暖放在心上,即便是她不在秦于琛身边的七年。爱情里真正的敌我双方只有男人和女人,如果秦于琛不爱她,或者不值她爱,他身边有一个两个温暖又有什么关系呢?

    含青离开公司前导演又找她核对了一边想法,含青虽然有些饿,但还是认真地一点一点记录着。终于谈完所有细节,她得以喘息,和她同龄的导演笑着说:“明天现场你就不用来了,好好休息几天,要不然秦总问起来我可担不住。”

    含青和会议室里的同事告别,正当她走到门口,突然两眼一黑。

    会议室的同事们闻声过去,含青已经跌倒在地上。

    “小夏!”导演冲了上去,“快叫救护车,给李总打电话!”

    ...

    秦于琛接到李伦的电话,还正在开会。

    不过传播的力量不可小觑,原本只是含青低血糖晕倒了,传到秦于琛耳中,就变成含青摔成脑震荡。

    他迅速让秘书定了最近的航班,然后重新投身会议当中。

    有人问:“怎么了?”

    秦于琛斟酌了一下,说:“女朋友出了点事。”

    会议已经接近尾声,他们便放秦于琛先走了。秦于琛没有心急如焚,他如常地值机、进入休息室等待,甚至在飞机上还睡了一觉。

    李伦一早就到了机场接机,他把含青的情况又说了一遍:“医生说没什么大事,就是低血糖,这几天节目开拍过度劳累。”

    夜色把这个城市染成另一种样子,安静又冷漠。

    秦于琛把刚拿出来的烟放回烟盒。

    他还记得十年前。

    如果不是身边突然多了一个夏含青,也许一切的速度会慢上一些,他不会那么拼命地去搏一个未来。

    那时候,他也只想身边有个能陪伴的人。

    “我这些年对含青不好吧。”

    他很肯定地陈述了这个事实。

    李伦强笑了几下,“以后好好的就成。哥,咱们现在什么都有了,还愁以后吗?补回来就行。”

    “补偿不了的。”

    这七年里,他生病时会怨恨她不在身边,却从没想过她也会生病。

    含青也会生病,含青也需要人照顾,含青也有理想,也有她的人生。

    “秦哥,我突然就想起以前你被人捅了的那次,我也是送含青去医院看你。当时我就想这姑娘不是一般的铁石心肠,自己男人被捅了,怎么连眼泪都没有呢?后来送她去机场,我看着她的背影,一边过安检一边哭,别提多难过了...当时我就认定她是我嫂子了,秦哥,温暖那种女人,你就费点钱图个乐,但不该用她去伤含青的心。”

    秦于琛没有直接去医院,他先去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里买了以前含青最喜欢的巧克力蛋糕。

    他那时候会嘲笑她,那玩意儿,便宜没营养热量高,不知道她喜欢个什么劲。

    b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