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许他只有这一天能好好休息。

    第一朵烟花在天际炸开,零点,新的一年开始了。

    “新年快乐啊,秦于琛。”

    秦于琛有工作的时候很少放任自己睡到这么晚,他比含青先醒来,新年的晨曦透过窗帘缝隙落在含青的半张脸上,无暇皮肤上浮着一层金色的绒毛,他用手指轻轻触碰那细小的绒毛,她眉头一皱,打开他的手臂。

    是起床气犯了。

    他们这样一起睡到天亮的机会不多,而且许多次都是她先起床去做造反,秦于琛并不清楚她平时有没有起床气。

    偶尔一次,还是挺可爱的。

    他的手指画作一张尺,打量她眼角到鼻尖的距离。

    夏含青长得当然很好看,要不然他当年也不会在喝醉后上了她。

    含青知道自己该起床了,准备早饭,一切如常。

    不过昨晚两人都没洗漱就睡了,她先推着秦于琛去浴室洗澡。浴室的水声响起来,含青才伸个懒腰走向料理台去煎饼。

    骤然扔在料理台旁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是秦于琛的手机,含青看过去,来电显示是“温暖”。

    含青才想起,自己在秦于琛手机里只是一串数字。

    她原本想放任电话响动,但那震动声越来越急促,她咬了下嘴唇,滑动接听。

    “喂,秦哥,你醒了没有?”

    声音听起来是横冲直撞的,但语气还偏偏带着小女孩才有的酥软。或许这样的声音很容易蛊惑男人,但含青一下就能识破。

    她对着电话笑了笑,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尽可能平淡又温和。

    “他在洗澡,已经醒酒了。”

    显然,电话那头慌张了。

    含青接着说:“等他出来让他打给你。”

    秦于琛从浴室出来套着T恤回卧室,含青正在弯腰穿她的牛仔裤。深蓝色的牛仔裤包裹住她白皙的腿,再向上,赤裸的大腿根沿到紧实的臀部。

    这图像在秦于琛的记忆,好几年都没变过。

    含青在他的注视下穿好衣服,回头看他,“秦于琛,我们谈谈吧。”

    含青将笔记本摊开在秦于琛眼前时候,他冷笑几声,越来越觉得好笑,他夸张笑了几声,手握成拳抵在下巴上:“夏含青,我都该请你去公司当会计了。”

    “我会每个月还你一点的。”

    “成,你要跟我算是吧。”

    他严肃了起来,“操一次抵五百,口交算你八百块,初夜给你算两千,你重新计算一下。”

    “秦于琛,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含青想,如果是单纯的分手,她尚能有些底气。

    秦于琛没多大反应,他拿起含青用来和他算账的本子,一行一行数目地审阅了起来。

    学费、生活费、以及他送她那些包和化妆品的价格,再至每次的机票钱。

    “行啊,你死命挣钱不就为了这天吗?含青,我尊重你,也提醒你,这世道对女人很苛责的,你最好混出点人样,要不然以后在路上见着,怕你丢脸。”

    说完他在含青本子的空白处写下一串数字:“你算的这些钱,除去我嫖你的,都打到这个卡上。”

    秦于琛是个对数字特别敏感的人,他的那些卡号他一张张都记得很清楚。

    新年的空气格外的冷,无论室内室外。

    含青长呼一口气,新年的天也格外蓝。

    而后的记忆里,秦于琛连再见都没跟她说。

    ------------------------------------------------------------------

    p.s下周含青和秦哥就要走向圆满了,全篇不长所以两人在文字范围内不会分开很久~是日更啊,由于作者有时差,所以更新一般都是在国内时间的早晨~

    想听更多作者叨逼的关注微博:阿猛MGG~

    一生  含青(猛二哥)|

    7620827

    一生  含青(猛二哥)|

    去年的冬天,含青和摄制组去了趟东北。好几台机器被冻坏,在她们拍摄的地点,雪没过膝盖,寸步难移。

    今年开春,含青终于写完了上个节目的总结书,李嘉提着外卖上她家来:“恭喜啊,新年第一天还在工作,看来你这一年都要奉献给工作了嘛。”

    毕业后李嘉和含青都考进了电视台,沈蕴和男友双双考研,彭胜男进了一家广告公司。

    27岁,生活该落脚了。

    含青和李嘉正在一起策划一个纪录片项目,新年照样加班,两人目标都很明确,要在30岁时有自己的房子。

    李嘉写完草稿,试探着跟含青说:“那他去电视台做访谈,你真能忍住不去?”

    李嘉口中的“他”是秦于琛。

    含青和秦于琛分开的第二年,他就把公司迁到A市去响应政府的软件园建设号召了,政策赶得好,盛达在一帮年轻人的带领下,   短短几年内成为行业领头,秦于琛自然也摇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