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2

      ”“又关你什么事呢?”

    “我不过是出于同类的关心。”

    含青不需要这样的关心。

    z市的这些人,她一个也不需要。

    “既然关心同类,那当初为什么还要把我和秦于琛的照片交给学校?”

    含青的眼神清淡又冷静,没有任何情绪,只诉说事实。

    方和煦一惊,一来他没想过含青会知道,而来他没想过含青会记得。

    “如果是为了以前的事,是我的方式错了,我跟你道歉。”

    他眼睛背后仍是伪善模样,含青已经看得太多。从小开始,周围人便都是这样的眼神。所谓关心,实际上都是事不关己地看个笑话罢了。

    她急忙打住:“就这样吧,都过去了。”

    含青回z市,除了曹月,就只有许女士一位知心人。许女士在带完她们那届后就辞职开了间书店,平时在网络上做自由撰稿人,用她自己的话来说,由钱来主宰自我比由他人来主宰自我,痛快多了。

    许女士脱下教师必须穿的办公装,扎起马尾带起黑框眼镜,年轻了许多。含青和她还有联系,所以对于含青的情况她也知道一些,尤其是含青家里面。

    “你妈妈毕竟是生养你的人,你既然回来了,还是去看看她吧。”

    z市也不大,含青想要知道莫凡的消息很容易,但她特地避开,就是为了不想再和她有任何联系。

    许女士这样说,含青便重新考虑了一下。莫凡手机号没变,仍是从前那个,知道是含青的来电,她也有点不适应。毕竟母女两年没说过话,关系比陌生人还要单淡薄。

    夏峰和莫凡离婚后,鱼巷的房子归莫凡,莫凡一办完手续就把房子转卖了,待拆老城区的房子卖不出什么好价钱,为这事她还很不高兴。

    母女二人约在一家本地茶室,莫凡做完头发护肤才过来,她一身貂皮,手指上带这个金戒指,越来越有富太太的模样。

    含青不知道要不要说恭喜。

    莫凡先开口:“诶,真是女大十八变,以前怎么没发现我女儿也是个美人坯子呢。”

    含青被她盯得不自在,直接说:“能不能不要盯着我看了?以前也没好好看过。”

    “秦于琛呢?我怎么看你这身衣服像是地摊货啊?他现在挣大钱,怎么不给你买好衣服?”

    含青放在桌子下的双手紧紧纠在一起,忍住翻脸的冲动。

    莫凡喝了口茶,又说:“诶,F市日子很滋润吧,名牌大学,小开男友,我怎么就没你这福气呢?”

    含青终于忍不住:“活该你一辈子靠男人。”

    她几乎是逃离茶室的。

    原本定在三天后的火车离开z市,她直接去车站改签到今晚。

    明天就是除夕。

    去年除夕她和秦于琛在家里吃速冻饺子,两人都吃坏了肚子,过年三天都在医院打吊瓶。

    前年除夕,他们在酒店里做爱,江边烟火不够热闹,也不够凄清。

    再很多年前的除夕,鱼巷的超市全关门,她走遍整个老街街区没找到一家开门的超市。

    那时候,如果不是那个黑衣黑发的少年捡她回家,她应该会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饿死在街头,直到生命尽头也看不见任何光和热。

    秦于琛,情于心。

    今年的除夕含青一人在F市的房子里度过,一线城市就是不同,尽管是除夕夜里,超市便利店外卖服务,从不打烊。她叫了外卖披萨,和快递小哥相互道新年快乐。

    春节晚会比她想象中有趣了许多,往年都因为秦于琛不喜欢看电视,她都没什么机会看。

    秦于琛在零点前回来,他喝到路也走不稳,原本温暖要扶他上楼,短毛眼力价高,一看秦于琛家灯开着,就想是不是含青回来了,他让温暖呆在车里,自己扶着秦于琛上楼。

    “哟,含青赶回来和秦哥过年了?”

    含青从短毛手里接过秦于琛,一米八的男人没有半点自觉,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

    “嗯,z市好无聊。”

    短毛也很少想起z市了。

    他很喜欢F市,F市才没人会嘲笑他的农村户口,整个科技园不见几个城市户口,在这里,有技术肯吃苦就有钱挣、有饭吃,甚至有地位。

    “回来的真是时候,那你跟秦哥好好过除夕,我就把我秦哥交给你了。”含青虽然舍不得春晚,但秦于琛醉成一滩烂泥,她放不开。两人磕磕撞撞到了卧室里,秦于琛一倒,不可避免地带倒了含青。

    含青推了推他宽厚的背:“诶,我去拿毛巾帮你擦一擦。”

    “擦什么擦,给老子睡好。”

    她被当个大型玩偶抱在男人怀里,姿势不舒服,气味也不好闻。

    “秦于琛,你今天喝了多少啊?你不要总是仗着自己年轻就染上酒瘾,不好戒的。”

    秦于琛意识不清地换个姿势,两臂交握在含青背后,差不多一手握住她一只肩头,用这个姿势牢牢抱住她。

    “我要是有妈,差不多就跟你一样啰嗦。含青,干脆你当我妈得了。”

    含青心想,有这样的儿子,不知欣慰还是得气死。

    耳侧已经传来男人的轻微鼾声,他睡着了,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