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0

      一次。”

    秦于琛三个字很难一次性读准,含青念出来的时候,前鼻音很标准。

    秦于琛格外喜欢她叫自己的名字,她真的是第一个能将自己的名字读得标准又动听的人。

    “行,有什么安排你自己定,到时间了通知我就行。”

    “今晚你有时间么?我想去你那里。”

    秦于琛玩味的品着她这句话。

    明明是一起看的房子,现在却变成了他那里。

    “行,也好久没吃过你做的饭了。”

    秦于琛提前收工,和含青一起去超市选购食材,含青也不会做多高难度的菜色,但对平日靠外卖度日的秦于琛来说,清汤挂面已经足够。

    到了收银台前,秦于琛直接拿了一盒避孕套扔过去。

    年轻的收银员抬头看到这样一张漫不经心的脸,双颊泛红。

    F市的冬天难得有雪,如果能下上一场雪,连路边枯树都生动了起来。

    含青跟在秦于琛后面,挨着他的脚印一个个踩过去。

    Z市没有雪。

    秦于琛提着购物袋,站在黄色的街灯下嘲笑她:“怎么连雪都没见过。”

    “家乡又不下雪。”含青埋怨。

    “秦于琛,你以前见过下大雪吗?”

    “见过,以前跟包工头去过东北,雪能积膝盖那么高。”

    “真有新闻里那么夸张?”

    她质疑的时候才有了小女生的模样,眼睛亮晶晶的,天真又固执。

    秦于琛拽过她的手,塞进自己黑色羽绒服口袋里,“以后带你去涨涨见识。”

    秦于琛也无意想起,自己去东北的那个冬天。

    他没经历过那样的寒冷,城乡结合部架着炉子的砖房,比鱼巷还不适宜居住。

    含青仰头看他,昏黄的等将两人都照得人影模糊。

    “秦于琛,你多高?”

    “半年前体检,一八四。”

    沈蕴的老赵是他们校篮球队的,一米八五。

    秦于琛这样的身高,足够在生活里鹤立鸡群。含青回忆起来,在z市的时候,秦于琛的背影都能让一众女生趋之若鹜。

    算起来,她还是赚了。

    含青踮起脚,在秦于琛唇上吻了一下。

    “秦于琛,谢谢你呀。”

    如果不是秦于琛,她早已顺着家乡北上的打工潮,成为大城市里的蝼蚁一只。

    秦于琛乐了,她喜欢说谢谢,那他就说不用谢。

    含青正在煮面,她感觉到了身后男人的靠近,含青身形一顿,然后就顺着他伸到腰前的手臂靠近他怀里。

    秦于琛的手穿进她身上的围裙,穿过她的毛衣,在她肚脐至下巴的两点一线间轻轻点弄,含青一边惦记着锅里的面,一边感受他指腹的质地。

    她懊恼,自己真是太笨了,总是学不会一心二用。

    “秦于琛...嗯...”

    他的指尖脱离轨迹,像更下的地方滑动,含青的裙子里塞进了一只手,腰身的地方就有些紧了,腰带勒得她很疼。

    秦于琛整个手掌直接覆上那阴翳花丛中,他用最磨人的速度撩拨着含青的毛发,不更近一步,像是在花园旁逡巡的兽类,蛰伏于此,只为致命一击。

    含青已经彻底放弃锅里的面了,她双手扶在料理台边,不由自主地发出暧昧地喘息声。

    即便做好了准备秦于琛会突然把手指插进去,但这刻真正来临时,含青还是受不住。

    太刺激了。

    他的习惯用两根手指开凿她的内壁,再将手指上沾染的液体涂满含青的腿根。

    含青两腿几乎要站立不稳,摊到前一刻,她扶着秦于琛的小臂说:“去卧室。”

    秦于琛仿佛只为等她说出这句话,瞬间,含青的世界天旋地转,左右颠覆,她被秦于琛打横抱起,走向卧房里。

    “夏含青,你湿透了。”

    他伏在她上方,冷静的说。

    男人究竟能有多坏?

    他能亲自为你造梦,再打碎你近在眼前的梦,碎片割破你的肉与骨,却留不下伤口。

    含青不论怎么求他,他就是不肯进去。明明他的下身已经顶起了一片,牛仔裤都快被撑开,为了难为含青,宁愿自己受苦。

    “秦于琛,进来好不好...”

    她揪着身下床单的手指虚软无力,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无形之中控制着她,让她的双手不断靠近自己身下。

    秦于琛解下自己裤子,覆在她的耳边说:“含青,你自己掰开让我进去。”

    “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呢。”她骂道。

    “那你呢?含青,你要我还是要脸?”

    含青哭笑不得,那能比吗?

    “秦于琛,我要你...快进来啊。”含青迫不及待去抱他。

    窗外的雪没有声息地降落,玻璃窗蒙上雾气,与外面红灯绿酒的街道彻底隔开,就算楼宇颠倒,这刻含青也不在意了。

    “秦于琛,我要你...秦于琛。”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久没有做的缘故,含青感觉这次秦于琛进入的格外深,每一下都像要将她贯穿,她被死死钉在床上,钉在他身下的方寸,他是她的天与地,她一辈子也走不出的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