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5

      r “我会好好念书的,以后去公司帮你。”

    “乖含青,想我了就打电话,知道吗?”

    含青心想自己不过是去上个学,而且和他公司的写字楼就隔了地铁三两站,想见面也不是什么难事。

    入学后才知道自己当初想法太天真了。

    秦于琛公司的第一款游戏一上市就获取了巨大成功,他们趁势成功拿下第一轮融资,秦于琛带着公司员工去三亚度假了好几天。

    当时含青正在军训,秦于琛本来要带她一起去,但她不想一开学就搞特殊。

    秦于琛在三亚度假时,曹月也已经在遥远的英国过上了另一种生活。

    曹月偶尔会给含青发信息,但由于时差的缘故,她们总是不能及时回复彼此的信息。

    含青宿舍共四人,都是来自全国各地,十八岁的女孩儿还没迈过成年门槛,有人第一天就哭了,也有军训一段时间才哭的。含青充当起了安慰的角色,以前她以为自己的家庭状况是很难以启齿的一件事,可到了F市,发现原来也不是人人都家庭和满,她不过是万千不幸的其中之一。

    军训结束那一天,所有人都依依不舍哭别教练,含青感叹终于结束了魔鬼式的生活。她体力是真不好,如果让她再在烈阳下晒几天,她会直接死过去。

    尽管有涂防晒,含青还是黑了一圈。

    室友李嘉推荐了一支修复乳给她,含青上网搜了价格,发现并不是很贵。但她现在没有任何收入,所有的生活费都是秦于琛给的。

    大学不像高中,开支也变得大了起来。

    含青开始在网页上搜索兼职,正巧另位室友彭胜男也在找兼职,彭胜男将她拉近一个兼职群里,李嘉建议到:“我听说什么招打字员的那种都是骗人的,还有去一些卖场做销售很辛苦的,能找到家教最好。”

    含青和彭胜男运气都不差,彭胜男因为有剪辑和设计经验,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广告部找到了兼职,而含青通过学校的兼职组织,找到了家教的兼职。

    她给本地的高二生补数学,每周六日的早晨去。

    她也才结束高三不久,对高中的知识点记得很清楚。秦于琛说过,数学成绩不好就两个可能,一是没用心,二是没开窍。

    秦于琛最近又飞去别地出差,含青没来得及告诉他自己找了兼职的事,只发了短信,也许他在飞机或是饭局上,并没有及时回她。

    曹月很及时的给她打气:“女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啊,看好你夏老板。”

    含青发现,来了F市一切都比想象中的顺利。

    她的补习对象是个有点内向的女生,人也瘦瘦小小一只,自始至终只在刚开始她自我介绍的时候看了她一眼。

    含青原以为,自己是个很胆怯的人。

    可当别人在自己面前露怯的时候,她必须承担起主动一方的责任。

    补习这事也得考虑双方的信任度,含青没有急着把知识点灌输给对方,而是先和她聊了几句自己高中数学成绩的起伏。

    女生浓密的刘海下睁大着一双眼:“老师,你家教那么厉害啊?”

    含青不置可否一笑:“是啊,他什么都会,如果不是他,我根本熬不到今天。”

    如果没有秦于琛...

    含青想不出如果没有秦于琛,自己的生活会有多糟糕。

    含青离开的时候要走了她以前所有的试卷,趁周六下午与晚上的时候把所有错题归纳总结了出来。

    她靠一杯咖啡持续精力到夜里十一点,放在床上的手机震动了几次都没发觉,等她洗漱回来爬上床,才发现秦于琛给她有打电话。

    一次没有接通,他又发了短信:“西门。”

    含青只在睡衣上裹了件外套就奔了出去。

    西门口的老梧桐树下,停着一辆张扬的路虎越野,含青四处张望,没有看见秦于琛。

    “哐”一声车门开锁的声音,在阒然的夜里十分清晰。

    秦于琛在车里跟她招手:“呆外面不怕冷啊。”

    含青上了车,刚关上车门就被秦于琛抱著猛亲了一通。

    他在等她的时候抽了许多根烟,现在满嘴的烟味都渡给含青。含青张口容纳着他的舌头,与他交换唾液。她的脸被他的胳膊压到变形,头发也乱了,含青推开他,给自己喘了口气,然后主动捧着他的脸吻了上去。

    吸吮、舔舐,刮擦。

    她尽自己全身解数,将一个女性该有的风情通过亲吻的动作献给他。

    她双颊泛红,却双眼湿润,与他在黑暗中对视:

    “秦于琛,下个月我就满十八了。”

    秦于琛粗糙的指腹拭去她眼角溢出的湿润,“都十八了,哭什么?”

    秦于琛其实也只比她大两岁而已。

    生活的辛苦让他比同龄人成熟太多太多,就连他自己有时也会开玩笑地说,艰苦会将人催熟。

    “挨操的时候也没见你哭过。”秦于琛轻笑一声,发自内心地嘲笑她哭泣的行为,他的手掌握住含青后脑勺,狠狠揉了一把:“幼稚。”

    含青看了眼车上的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她摇了摇秦于琛胳膊:“我要回去了,明早九点还要去给小姑娘补习呢。”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