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

      这个词来形容一个男人似乎有些奇怪,但放在秦于琛身上并不违和。

    他拿了条睡裤套上,转身来的时候只剩下腹一道人鱼线与毛发引人遐想,当然,这都是含青见怪不怪的场面了。

    自从秦于琛接手老板给的游戏公司后,就忙碌了起来。公司的办公室在F市,秦于琛差不多整个月都呆在F市里。

    含青学习也紧张,没有对此说过什么。F市遍地机遇,她不会为了让秦于琛陪她而牺牲他的未来。

    年底将进,含青越来越发疯的做题,曹月说她魔怔了,她自己认为也是。

    好不容易有了短暂的半天假,曹月约她去看电影,两人选了最卖座的喜剧片,笑得爆米花都撒了。之后去麦当劳,曹月才告诉含青,她和方和煦分手的事。

    “不是什么大事啦,处的好就在一起,处不好就不在一起咯。”曹月看得很开,似乎别人就没必要为她担心。

    含青想了想,还是说:“反正你没了方和煦,又不亏。”

    曹月咬着吸管对她笑了一笑。

    含青突然想到秦于琛对她说的那句话。

    阶级不同的人是没法做朋友的。

    她歪着脑袋看曹月:“你会不会嫌我穷呢?”

    “想什么呢,你爸妈穷不代表你也穷呀。你呀,赶紧高考完,以后去大城市别老想着你是鱼巷出来的哦。”

    曹月暑假剪的短发又长了,她用黑色的皮筋扎起戳脖子的发叉,洒脱又利落。

    含青说:“那以后你会去F市吗?我只有你一个朋友。”

    曹月拍了拍她的肩膀:“含青,等你换一个城市,就不会有人知道你过去的那些故事,你的家庭是什么样的,没人在乎,人们只会在乎你是什么样的人。”

    曹月的话给了含青很大的鼓舞,她原本没想非考去F市的。

    F市竞争又大,离家又远,她很怕自己会和F市格格不入。

    年底有个化学竞赛,如果能进决赛,是可以去F市参加一周冬令营的。

    含青只想试一试,反正秦于琛有给她零花钱,她交的起报名费。

    去办公室报名那天,刘主任还是阴阳怪气的。

    “夏含青,贫门出贵子,这是自古以来的真理。我们都知道你家庭情况复杂,你应该把这当作是你的动力。”

    含青很想把钱扔在他那张伪善的脸上。

    她陪笑说:“谢谢刘主任。”

    含青对化学有兴趣,也有信心,而且每个地区给的名额很宽松,没有意外地,她得到了名额。

    她发了短信给秦于琛,秦于琛问她怎么去。

    因为高三学生时间紧张,学校决定报销一部分机票,让他们坐飞机去。机票的价格是火车票的近十倍,含青知道秦于琛都是乘火车去F市,她便骗他是坐火车。

    周六中午放学,含青来到了离学校五站公交的花店里。

    夏峰今天不在这里,那个女人也不在。

    货架前的梯子上站着一个熟悉的背影,含青先愣了一下:“方和煦,你怎么在这?”

    方和煦爬下梯子,静了一会,说:“帮我姑看店。”

    含青想到,那个女人也姓方。

    “那你姑姑呢?”

    方和煦怔默了一阵。

    正巧这时候,方芸云从外面回来。

    含青打量着这个女人,驼色大衣和皮靴,头发精致的盘起来,面色很好。

    “方阿姨吗?我找我爸,麻烦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方芸云立马就给夏峰打了电话,夏峰怕含青闹事,从他们的新房子赶过来。

    “什么事?”

    “下周学校要去F市,飞机票往返一千五,之后学校会报销一部分,食宿五百。”

    夏峰也知道莫凡跟个老男人在一起,但那人抠门,不给她钱。

    “你不是跟一小伙子同居吗?问他要钱啊。”

    “他可没抚养我的义务。”

    夏峰把方芸云拉近休息间,两人商量了一会。

    方和煦问含青:“要喝点什么吗?”

    含青默默地摇头。

    方和煦说:“F大会负责一部分食宿的,你不用担心。”

    “谢谢你好意。”

    没过多久,只有夏峰拿着一张卡出来:“这里头三千块,你拿着,以后别来打扰你方阿姨。”

    含青的目的只是来要钱,拿到钱她就达成了目的,夏峰的冷漠并没有让她伤心难过。

    这是她第一次坐飞机,也是她第一次去F市,她有些忐忑。听秦于琛说他们在F市有一个办公室的人,还有很多当地大学生,她怕万一见到秦于琛给他丢脸,特地多带了一件裙子。

    墨绿色的连衣裙,将她包裹成一个修女,但秦于琛喜欢。

    她把自己打扮成一个礼物,等待他打开。

    飞机上她和方和煦的座连在一起,她有些厌烦这样的安排。方和煦时不时找她聊未来,问她想去哪个城市,哪座大学,只差很直接地告诉她:我对你有兴趣。

    到中途,含青直接和后排的同学换了座。

    他们下了飞机直接座大巴去F大,一路上从工厂到公园森林再到高楼大厦,景观震撼。要去F大得经过科技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