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

      上,秦于琛走过去,居高临下冷冷地看着他:“要想出人头地,别人打你就打回来。”

    对于男人来说,没什么比“出人头地”这四个字更有诱惑力。

    短毛一瞬间觉得自己像被恶鬼俯身,揪起秦于琛的衣领,一拳一拳地砸向他的胃。

    抓他们进来的警察放他们出去,将随身物归还,秦于琛抽了根烟给那个警察:“这几天谢谢李哥照顾。”

    李成也才刚刚转正,在局里地位比辅警高不了多少,辅警一有事,这些杂活都得他来顶。

    见惯了分局长局长们互相点烟,这是第一次有人给他点烟。

    秦于琛让他想起了自己刚上大学的弟弟,成天从家里要钱,说是买书,他其实知道钱都砸进游戏里了。

    李成不想让爸妈知道伤心,就自己掏钱给他弟。

    “小伙子,你脑子这么好用,应该知道来钱快的渠道都没真正的前途。”

    秦于琛记住了李成的这句话。

    当秦于琛回到家,发现含青不在的时候,又意外,又不意外。

    今天是周日,含青每周日都和曹月练英语。

    出租屋很小,他人又高,一眼看得清一切,三两步就走到底。

    圆桌是他和含青吃饭的地方,也是含青学习的地方。她的月考试卷和错题本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桌上多了一盆仙人掌,新绿的色彩和浅褐色的桌布很衬。

    他打开含青的试卷,所有的成绩都很漂亮,尤其是语文。

    将试卷放回原位时,他注意到了她的作文。

    来生的我是一棵仙人掌。

    来生的我是仙人掌。

    我不惧酷热与严寒,在无人问津的沙漠里,我是唯一的风景。

    他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夏含青这三个字。

    “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含青报了地点,却又说:“你不用来找我,我马上就结束回去。”

    “那我在地铁口等你。”

    含青从马路对面的地铁口出来,秦于琛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说来真奇怪,她穿着平平无奇的校服,梳着没有个性的马尾,除了他夏天给她买的那双三叶草鞋洗得发白,浑身上下都和别人如出一辙。可他竟然一眼就看到了她。

    在人海茫茫,在车流不息。

    二人一进门,秦于琛就迫不及待地撕开她的校服衣裤,连同内裤一起扔在地上,他很急地解开自己的腰带,在她洁白柔软的臀上蹭了几下就硬了。

    含青被突然进入,眼泪冒出来。

    “你干什么呀,好疼。”

    “乖含青,想我了吗?”

    怎么能不想呢?

    她只是对一个人生活这件事太在行,不知道要怎么表现想念、依赖这样的字眼。

    秦于琛在射之前把自己的性器拔出来,炽热的精液一地不落地洒在了含青的校服上。

    她未达高潮,底下却已扩开舒适的空间,秦于琛伸两根手指进去,在泥泞中将她搅弄地更加破碎。

    “我在拘留所每天都想这么干你。”

    忽略“干”这个不文雅的字眼,他在每天都在想她。

    “含青,我供你上大学,你哪都不要去。”

    含青的魂魄、今生与来世在他手指的力量下模糊成一团。

    她转过头来,吻上秦于琛薄而利索的嘴唇。

    她想,她的来生应该会做一棵仙人掌——如果他是旱漠。

    -----------------------------------------------------------------

    作者微博:阿猛MGG,   想叨逼的可以关注下~不会提示更新(上课太忙了没法保证更新稳定)

    p.s   篇幅不会长,故事讲完就完结啦。全程就只是秦哥和含青两个人的人生~

    礼物  含青(猛二哥)|

    7610588

    礼物  含青(猛二哥)|

    秦于琛和短毛从派出所出来,老板请他们俩在酒楼吃了顿饭。

    老板是个三十多的的中年男人,相貌普通,只从外貌是看不出他的出手大方的。短毛都是通过办公室的其他人接触老板,他第一次见老板,有些畏缩。进酒楼之前,秦于琛吩咐他:“记住怎么说了?”

    说实话,比起老板,短毛更怕秦于琛一些。

    他对老板的恐惧来源于未知,对秦于琛的恐惧来源于直观的见解。他比秦于琛第一个头,点头的动作在秦于琛看来等于无。

    “知道了,我肋骨是被警察打断的,你胃出血也是被他们打的。”

    秦于琛拍了拍短毛的肩膀,掐灭烟头走进酒楼。

    老板先是慰问了他们几句话。

    其实他们都心知肚明,就算被打死在派出所,也不会有人真正在乎他们这条命。

    等菜上到一半,老板给他们二人倒上酒:“你们这些年轻人比我有种。”

    短毛看向秦于琛,见秦于琛喝了老板倒的酒,他才跟着喝了。

    短毛不明白为什么这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