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āńsⓗù.∁oм 番外四,南怀居士

      时间在扶璧还没怀上小扶摇,宋明熙在书房写密信。
    扶璧这才发现,他用的是左手,“我怎么记得,你不是左撇子?”
    宋明熙:“我写密信就是用左手。”
    “真好玩,我也试试。”扶璧放下手中游记,做到宋明熙旁边道:“左手怎么写?”
    宋明熙左手握住她的左手,在纸上继续写密信。
    扶璧感受着左手运笔的奇妙感觉,像是发现了新世界,她还是不太习惯,让宋明熙后续写出来的字,与前面的相距甚远。
    毕竟是密信呀,扶璧忐忑道:“这信上下字迹不同,你要重写一份么?”
    “呈给陛下的,我在结尾注明原因,陛下会体恤臣的。”宋明熙道。
    扶璧心道,这厮怕是要气死她哥。
    她看着这密信的字体,怎么与宋明熙平素的字迹不同,不过看着也还是眼熟,便这么问了出来。
    宋明熙笑道:“为夫技多不压身,这算什么。”
    他又在纸上模仿扶璧的字迹写了一行:吾夫宋氏,京城美男子也。
    “……”扶璧手腕一压,把那行羞耻的字用墨水盖掉:“相公脸皮越发厚了。”
    “不敢当不敢当。”
    “不过,你这字倒是挺能发挥用处的,比如杀人放火嫁祸栽赃……”
    “娘子不能往好点想么?”宋明熙无奈。
    扶璧道:“我该是第一次见,可总觉着你密信上的字眼熟,你以前用这字迹蒙过我么?”
    “为夫哪有这胆子。”宋明熙轻叹口气,洋洋洒洒在密信上嘚瑟完,告诉扶青,是他握着妻子的手写的字,让陛下勿怪,然后盖了私印。
    盖完吹吹,就要合起来,扶璧拦下密信,指着印章道:“南怀居士?!”
    宋明熙挑眉:“嗯,怎么了?”
    “你就是南怀居士?”扶璧惊讶。
    南怀居士从她们谋反中后期就开始送密信,给她们传了不少情报,后续宋明熙在新朝受辱,密信虽不定时,也没间断。
    扶璧心思百转,只觉得前些年真是委屈宋明熙了,搂住他的脖子:“你怎么没和我说呀。”Ⅾòńɡńāńsんù.Ⓒòм(dongnanshu.com)
    宋明熙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说了,殿下不会因为这个嫁我,不说,娘子也不会为了这个与我和离。”
    他说的好有道理,扶璧无法反驳,又想想:“那哥哥知道吗?”
    宋明熙把信放入袋子里,用火漆封住:“陛下英明神武,早就猜到了,不必臣说。”
    扶璧心软瞬间消失,有种被耍的感觉:“合着就我是傻子?”
    她快速从宋明熙身上下来,不想理他了。
    宋明熙知道自己开罪娘子,反省自己装过头,连声道歉。
    扶璧问:“你哪错了?”
    宋明熙虽然不觉得自己错了,但他滑跪觉悟高:“哪都错了。”
    扶璧:“……”
    宋明熙道:“我不该欺瞒娘子,不该让舅子比娘子先知道。”
    扶璧还算满意,可她耳朵尖,听见宋明熙小声道:“淮南南怀,这么明显了,我以为娘子早能想到,也奇怪来着。”
    “……”
    第二天,宋明熙顶着两个大黑眼圈去练兵,全军营的人都知道,宋将军又跪了一夜搓衣板。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