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七,重逢

      宋明熙对着花不觉微微一笑。
    下面扔花的姑娘抱着弟弟喜极而泣,这俊公子接了她的花,是不是对她有意思,所以,孩子的名字叫什么好呢?
    下一刻她便笑不出来了,她送的花被宋明熙精准无误地扔了回来。
    不过,她环顾周围,心里就平衡了,其他姑娘的东西也被一一送了回来。
    宋明熙被堵得厉害,行路都艰难,他面对群众的热情,比面对敌人的恶意还难,被推得落后于人群,到了天黑才到家。
    宋明熙一边换衣服,一边回想,从前他游街是作为通缉犯出来现眼,站在牢笼里,被两旁的烂叶子臭鸡蛋砸地脏兮兮。
    现在一切都变了。
    他套上朝廷送的新衣,门被敲响,士兵来通知宋明熙将士们的庆功宴快开始了,让他快去和他们一起乐乐。
    宋明熙点头,扣好扣子就和小兵出去了。
    他没想到,这群不要脸的竟然在花楼聚会。
    明天还要面圣呢,今天放肆成这样成何体统?!
    但是架不住其他人太过热情,宋明熙无奈,还是不扫他们兴了。
    这群人一进去,在花楼几乎包场,连隔壁南风馆都被占用了不少位置。
    宋明熙掀开袍摆,在包间主位坐下,姑娘们都想做他旁边,被宋明熙推开,推到他兄弟们身边。
    “你呀,怎么老装正经,每次喝花酒,都不解风情。”
    “姐姐们莫怪,我这兄弟就是这样,生来不近女人似的。”
    宋明熙摆手,“你们自己乐就行了,管我做什么?”
    “好好好,是兄弟就先满上,咱走一个!”
    丝竹管弦,绕梁不绝。
    宋明熙酒量很好,又自持,稍微有点异样感觉就会停下。
    他摇晃着酒杯里,看着里面的倒影感慨。
    旁边人谈到京中八卦,听到熟悉的名字,宋明熙微微侧头,去听他们说话。
    “陛下想给长公主殿下招驸马呢。”
    “哎哟,这回又要便宜谁?”
    “听说公主有一心扑在政事上呢,哪有功夫风花雪月啊。”
    “可别是下一个吕后。”
    “说什么呢你,胆子真大。”
    “更大的也有呢,你说我要是去陛下面前溜溜,他会不会让我给公主当驸马。”
    “做梦吧你。”
    “哎不是,我哪差了,这身材,这脸,这力气,哪哪都强!”
    “得了吧,听说殿下府里一堆面首,她肯定喜欢小白脸,你个黑货还是去睡觉吧。”
    “嘁,不过说起脸,还是我们小宋将……啊,小宋兄长得好啊……诶,人呢?”
    宋明熙走至门口,听见自己名字,回头道:“我出去透透气。”
    想起扶璧,他古井般的心,又是一阵悸动。
    想到明天晚上朝廷安排的庆功宴上,可能会见到她,他从入京的前叁天晚上就开始夜不能寐。
    梦里也是那个姑娘。
    他摇摇头,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忽然很想见她,可是一想到明天要见面,宋明熙又一阵退意。
    闲逛着,路过一间以纱帐代窗纱的包间,里面很是喧嚣闹腾。
    主要是,传出来的都是细软的男子声音,他不禁驻足。
    风吹起纱帘,露出主位上歪坐的一人,她一身素白,戴着同色幂篱。
    来风花雪月之地还戴幂篱,真是稀奇。
    可宋明熙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
    不知不觉,他已经走到了门口,呆呆愣愣的,像块木头。
    “怎么,你们认识?”左边的小倌道。
    右边的小倌道:“贵人,这人是来找你的么?”
    戴幂篱的女人没说话,侧前方倒茶水的小倌道:“看什么看,没事就快滚,别打扰贵人听琴。”
    宋明熙没动,一直没说话的小倌,起身来撵走他。
    宋明熙胳膊被推了一下,这时女人道:“起开,都下去。”
    “贵人~”
    “贵人不喜欢我们哥几个伺候了么?”
    “还要说几遍,烦不烦。”女人道:“这个姿色比你们都好。”
    那几人神色不甘,瘪嘴嘁了声,统统退下,此处只余女人和宋明熙。
    他又想上前,又想离开,脑子里想起早晨照镜子,自己好像是黑了点,衣服也不够得体,怎么就在这种地方碰见了,真是难为情。
    ——
    应广大群众要求,完结前加段h,好的,安排~
    不过番外无法保障,我真是番外困难户,山泉的番外想了两个月都没想出来,本来想写是叁个人的婚礼的,呜呜呜呜呜,写不出来,但是直接标个完结会被打吧。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