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六,凯旋

      契丹的国王已经年过六旬,好色成性,但他是王,所有人都要对他顶礼膜拜,觉得他能与他国正当韶华的长公主天仙配。
    宋明熙身后的将士们,都见识到了契丹举国上下的自信。
    但是也没人敢多说什么,毕竟他们副将的母亲被捆在城楼上当人质呢,那把反射白光的长刃就架在她脖子上。
    不过,也有人会偷偷想,为什么副将的母亲会被契丹掳走?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京城人,从京城到契丹,步行要数月,乘车也要一个月左右。
    那究竟是几个月之前,有远见的契丹人就知道宋明熙会成为他们的领队,所以特意去京中拐人,还是宋家另有异心,一直与契丹人有联系?
    宋明熙问出了他们的疑问:“请问这位夫人是怎么到你们手里的?”
    “那还不是因为——”
    契丹士兵正要说,被他的长官踢了一下,改口道:“凭什么告诉你?!”
    宋明熙轻笑:“老天收人前也总要让人死个明白。”
    “哼,那当然是你娘自投罗网,想要投靠我们大契丹王国,才有今天!”
    “作茧自缚。”宋明熙评价道。
    “难道不是你们娘俩为了发达,两头讨好,糟了反噬么?”
    宋明熙悠悠从身后箭囊里抽出一支羽剑,在手中擦拭。
    “你、你想做什么?”
    “他不敢,谁不知道中原人一个‘孝’字大过天,他敢拿箭对准我们,就不怕我们杀了他娘?”
    “对,这样宋明熙在中原也一辈子抬不起头!”
    宋明熙不屑一笑,又抽出一支箭来。
    无人在意,被他们推在最前面的淮南王夫人,眼睛瞪得溜圆,里面写满了惶恐,身体不住颤抖。
    架在她脖子上的刀,又更近了一些。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宋明熙身上,就在这时,他又悠然取出第叁支箭。
    接着,叁支箭搭在了弦上。
    “死个明白。”宋明熙没有感情地眯起眼,道:“我娘死在大业二年的春叁月。”
    咻咻咻——
    叁箭齐发。
    叁道血痕溅在城墙上,溅得老高。
    宋明熙收起弓箭,单手高高举起,“破城!”
    “冲啊——!!!”
    声浪一阵高过一阵,马蹄扬起黄尘,将士们齐齐朝城门涌去。
    不出两日,整个契丹便被中原人的铁蹄踏平,契丹王族也被俘虏。
    大军朝着京城凯旋。
    一路高歌。
    待回了京城,百姓围在主干道两侧,手里提了瓜果鲜花,要送给苦战两年的将士英雄们。
    主将重病,奄奄一息,率先回了京城,大军是由宋明熙带回来的。
    他高头大马走在最前面,进了京城城门,还未走出几步,便有鲜花手绢朝他脸上身上砸来。
    宋明熙被一支百合砸到脸上,有些失神,他手里捏着花,想起了一个笑容似百合花的姑娘。
    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
    首发: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