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

      少年收心继续跟着太子干,他一直知道太子暴戾,他曾经妄想用劝谏改变太子,但是太子的手段过于偏激,本该安稳的天下更加混乱。
    他开始反思自己,他追求的是什么?
    是家族复兴?
    是至高权力?
    还是什么?
    他在迷茫中那样,想起来那个女孩,她说,你可以成为向你父亲的大英雄。
    父亲……
    如果是他,他会怎么做?
    将军是个为国为民的大英雄,他征战沙场,保家卫国。
    既然如此,掌权者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用心看了女孩哥哥党派制定的政策,条条针砭时弊,他不愿再与太子为伍,开始暗度陈仓,让人替他传递情报。
    ……
    扶璧已经睡着了,安静地靠在宋明熙的肩膀上。
    鼻尖都是她的发香,宋明熙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手揽在扶璧肩头,不自觉地收紧了些。
    当啷一声,扶璧的手打开,掌心握着的钥匙掉落到地上。
    宋明熙给自己解开锁链,一手揽在扶璧肩膀,另一只手捞过扶璧的膝弯,将她打横抱起,轻轻放到床上。
    宋明熙替她掖好被子,站直,转身。
    身后响起微弱的声音。
    “宋明熙,你自由了。”
    他心里涌起万般不舍,回身将她抱起,狠狠吻住。
    在唇舌交缠中,尝到一丝咸涩。
    原来是他的眼泪。
    扶璧睡得很沉,没有醒来,宋明熙重新将她放好,手握紧又松开,最终头也不回离开了长公主府。
    *
    一个月后。
    在长公主和离这重大新闻后,京城百姓被更惊悚的事情吸引了目光。
    契丹打过来了,势如破竹,直奔京都,一时人心惶惶。
    朝廷征兵的征召令,一个月发了叁次。
    精锐部队在边境屡屡受挫,刚收复地区的百姓,也不敢贸然为了银子去参军。
    一点训练都没有受过,不就是去送死,做人肉盾牌。
    可是宋明熙揭了榜。
    他名字也没改,就这样报上了军队。
    跟着北上的队伍,一路去边境打仗。
    伍长见到宋明熙的第一眼就拿他当半个死人,身子骨瘦弱的小白脸,一看就是吃软饭的料,问起来也说没在军队里当过兵,没杀过人。
    可是上了战场,他却冲得比谁都前,杀敌杀的比谁都多,受了伤也一声不吭,伍长渐渐对他改观,这人真是条汉子。
    多打了几场仗,私下比试了数十场,宋明熙的名头就在军中传开了,他战功卓着,在队里比试也能在短短几招之内把人打趴下,快狠准又不伤人要害。
    不光是别的伍长,什长,佰长,连都尉都知道他了。
    宋明熙也一步步升了上去,开始成了手下有兵的“兵头”。
    将军赏识他,又提拔成了校尉。
    等消息传到皇城,扶璧再次听见这个人的时候,战局已经由逆转顺,宋明熙已经被提拔成了都尉,长长的宣纸上写满了他的军功。
    那时已经离他们的分别,过去了十七个月。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