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一,身世

      “不是。”扶璧本来就头晕,听他的话还要反应半天。
    宋明熙趁着她反应的间隙,又问:“那殿下喜欢我喜欢你?”
    “没有!”她这时反应倒是快。
    宋明熙:“噢?殿下想怎么样呢?”
    “我是、我是在问你为什么,没有我喜欢不喜欢的。”扶璧道:“我总感觉你对我,与你对旁人有些不一样……我们以前认识吗?”
    “以前殿下中了哑毒,在我府里凤潜,我们那时确实认识。”
    “闭嘴,我说的不是这个!”
    “……”
    “你怎么不说话了?”
    “殿下让我闭嘴。”
    “真能狡辩。”
    扶璧的背被他一下一下抚摸,她觉得手法像极了撸猫,唔,猫咪被这样撸一定很舒服吧。
    在扶璧快要睡着了的时候,她终于听见宋明熙开口:“以前有个少年将军,为了恩情抛下了青梅竹马,娶了恩人的女儿……”
    这像是很长的一个故事,宋明熙声音好听,念经书也不会让人觉得无聊,何况是讲个故事,扶璧闭着眼睛,看见了遥远的从前。
    恩人的女儿叁年未出,按照例律,女人叁年未出,是要被官府强迫丈夫休妻的,之后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个女人是个下不了蛋的母鸡,再也嫁不出去,将军自然不能让恩人的女儿被如此对待。
    就在他焦头烂额之际,青梅出现了,她说自己还是爱将军,愿意不求名分,只想陪在他身边,在他府里做个通房丫头,给他生孩子,孩子挂在夫人名下。
    夫人表面大度,拉着青梅的手,一口一个姐姐妹妹,待她极好。
    青梅不出所料,很快就怀上孩子了,一家人都欢喜不已。
    可就在青梅临盆之际,将军被派去南方练兵,家里只有夫人和青梅,夫人与之前一样待青梅好,比之将军在时更甚,每日流水般的补品送去那通房丫头的房里,说是安胎,实则把青梅肚子补大了,让她生产困难。
    加上大夫鬼手,青梅自然没躲过一劫。
    等将军回来时,连最后一面都没见着,只能对着青梅的骨灰和她生的白胖小子哭。
    那孩子挂在夫人名下,所有人都告诉孩子,夫人是他母亲,要他孝顺母亲。
    孩子白天和父亲练武,晚上喊夫人母亲,就这样长到七岁。
    他的才学展露,被教书先生称为天才,在同窗中的风头无二,他以为他一生都会如此顺遂风光。
    就在这时,将军死了。
    他死在大业二年秋天的皇城,死于龙威之下。
    失去了这个顶梁柱,他们家族如高楼坍塌般倾倒败落,除了名存实亡的爵位,什么都没有了,外面多的是落井下石的人,更别说向来的宿敌要针对这孤儿寡母,差点给已故的将军按上谋反的罪名,连仆人都偷东西逃跑。
    在夫人的教导下,男孩学会了藏拙、明哲保身。
    他不再在私塾出风头,他对外说自己不会武。
    可是藏拙也不能让他免于奚落,他会被孤立,会有小孩指着他骂“逆臣之子”,他们会用石头砸他。
    这时女孩出现了。
    ——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