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ùsんùωēń.ⅽòⓜ 九十二,锁链(h)

      午膳后,扶璧还懒懒躺在床上,小丫鬟早已经采买好了物品,悄悄送来。
    扶璧手里捧着一卷书,道:“将宋明熙给我带过来。”
    丫鬟领命,不多时,宋明熙就被带过来了。
    他还是那件灰扑扑的下人服,昨日受了罚,光着一眼倒也看不出来,果然他铜皮铁骨,经得住打,扶璧在心里冷哼一声。
    宋明熙行礼道:“殿下,唤在下来有什么事情吩咐么?”
    扶璧指着塌边的小凳子道:“你坐那,陪本宫说说话。”
    “是。”宋明熙坐下,塌边小桌子上的线香烟雾缭绕,给扶璧的面容填上一层朦胧,“殿下有什么想问的?”
    扶璧食指支着颧骨,“没什么想问的,宋明熙,你现在觉得我心里怨极了你是不是?”
    宋明熙低眉顺眼恭顺道:“在下从前有许多不是之处,对殿下造成了不少伤害,如今的一切,都是在下的业报,岂敢有怨愤之情。”
    扶璧觉得有趣,玩味一笑:“你现在能完全接受自己面首的身份了?那也不错,昔日之事,你可以用身体来报答我。”
    宋明熙咽了咽喉,“殿下是认真的?”
    扶璧仰头大笑,“世人忌讳白日宣淫,我非要趁着这白日玩个痛快,你从是不从?”Уǔzℎáìⓦǔ.pⓦ(yuzhaiwu.pw)
    宋明熙默了一会儿,他鼻尖都是浓郁的芳香,眼里是扶璧敞开的领口,早也有些心猿意马,只低着头不敢冒犯。
    扶璧朝他招手,他便朝床边走来。
    扶璧躺下身子,他手臂撑在她身边,定定看着扶璧,她面容张扬邪意,带着诱惑,在宋明熙眼里很是危险,如同一朵罂粟花。
    宋明熙眼神暗了暗,低头欲吻下去,他闭上眼睛,慢慢俯下身体,唇上温润的触感还没传来,咔嚓一声响起,扶璧从他身下溜走,反手把宋明熙按在床上。
    他眼睛蓦然睁大,看着自己手上的金锁链,有些不可置信。
    “殿下,这是什么新鲜玩法么?”宋明熙道。
    扶璧道:“怎么,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
    宋明熙有些茫然:“在下说过什么?”
    扶璧唇角冷冷勾起:“打一副金子做的锁链,将人绑在床上,关一辈子。”
    宋明熙神色渐渐回归平常,扶璧观察着他的神色,问:“还要再具体一些么?”
    宋明熙平静道:“殿下,不必更多,在下想起来了。”
    他抬一下手,金锁链发出噼里啪啦的碰撞声,他自嘲般笑笑:“殿下这是在报复么?”
    扶璧蹙眉:“我对你做的一切,都不必用上‘报复’这个词,我施加给你的所有东西,都是你的荣光,你好好受着罢。”
    说完,她撑起身,微微敞开的衿口,露出春色,在宋明熙眼前晃悠,又吃不到。
    他只能闭上眼,让那些杂念离自己更远一点。
    可是鼻尖都是扶璧的体香,身体上能感受到她的温热气息,闭上眼也都是她雪白的肌肤。
    “房间里还有一样我送给你的礼物。”扶璧下床,给自己披了件袍子,“宋世子这般冰雪聪明的郎君,过不了多久必然能猜到吧。”
    ——
    首发: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