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孰轻孰重

      扶璧没吃多少,依然保留饭后散步消食的习惯。
    徐知晏陪着她,在府里的小花园踩鹅卵石小路。
    夕阳晕染云层,一片澄黄。
    徐知晏忽然道:“汝景文皇帝若是还在世,看见我们结为夫妻,会为殿下高兴么?”
    汝景文皇帝是扶璧的母亲,她哥哥登基后追封的。
    扶璧道:“亲事是母亲在世时定下的,她若是看见你我修成正果,不会不高兴的。”
    想到母亲,扶璧的话就多了起来:“母亲生前一直为民生操心,参与了多项改革,只是与废帝政见不合,便被他暗地下毒害死,一想到此,我便恨不得食其血肉,将废帝挖出来鞭尸。”
    徐知晏轻拍她的后背:“殿下,都过去了,汝景文皇帝若是还在世,不会希望你因为她而难过的。”
    扶璧应了声,她也没打算沉湎于过往,只是想起母亲,还是很不甘,很心痛。
    徐知晏忽然想起,又道:“说起来,废帝旧党并没有根除,郭宥之一脉还在朝中,只是变更了职位,还有另一位……”
    他顿住话头,见扶璧表情,便知她与自己想到一块去了。
    废帝旧党中的中流砥柱,用阴谋阳谋坑过他们无数次的人——如今就在扶璧眼皮子底下的宋明熙。
    徐知晏等了一会儿,在他以为扶璧不会在说话时,她开口道:“陛下仁慈,无意造下杀戮,前朝旧臣能臣服的都留着命,连土匪也诏安了,况且契丹对我朝虎视眈眈,此时还是用人之际,需得团结一致,才能抗敌。”
    徐知晏道:“臣明白,臣也没有要取废帝余党的意思。”
    扶璧道:“我知道的,你从小就是善良体贴的人,我六岁那年,要不是知晏哥哥救了阿璧一命,阿璧倒也没有今日。”
    徐知晏笑笑:“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亏殿下还记得。”
    “母亲那时便交代我,救命之恩当一生报答。”扶璧道:“如今我们成了夫妻,我也方便继续回报你。”
    徐知晏没有领扶璧的情,“殿下,你我十余年的相处,在你心里,是当年的救命之恩在殿下心里分量重?还是后来长久的相处想殿下心里的分量更重?”
    扶璧不明白徐知晏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兴许他希望自己对他的感情,是源自于他这个人本身。而不是他曾经的一件举手之劳吧。
    她认真地在心里掂量:“这两件事都是你给我的,你在我心里,一是入山重的恩情,二是似水般温润的亲情,我也不知哪个更重,若是回到十几年前,你没有救过我,那时骄纵目中无人的小阿璧,想来是不会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包括你。”
    徐知晏脸色不好,眼里都是失落,扶璧拍拍他,“徐郎,你是我夫君,我不想哄你,说的都是自己的心里话,你别怪我。”
    徐知晏垂下眼,恭敬道:“臣知道了多谢殿下与臣说实话,今夜臣还是去书房睡,等殿下准备好。”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