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大婚夜在柴房被强上(H)

      扶璧眨眨眼,她心跳乱了一拍。
    心里渐渐平静下来,可是宋明熙为什么要掳走她,她心里又乱了起来。
    嘴被吻得说不出话,舌头被他缠着,软乎乎。
    方才吃了块糖,唇舌交缠都是蜜糖的味道。
    身上力气也没有,只能双手趴在宋明熙肩膀上,体内那股燥热越发旺盛。
    想来与今天喝的合卺酒脱不开关系。
    她头顶的流苏随着身体摇晃,撞到墙壁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狭小的柴房里,只有他们亲吻的水渍声,和扶璧发冠流苏珠子的碰撞声。
    宋明熙的手,仗着黑暗,肆意攀上扶璧的腰,手指用力在她腰上掐。
    扶璧被他往墙上抬,身子悬在空中,脚挣扎着踢了几下,没踢疼宋明熙,反而撞到柴火上,疼得她龇牙。
    屁股被托起,他的手放到扶璧臀部的时候,她感觉花穴明显收缩。
    他的唇,顺着扶璧的脖颈往下,在锁骨上吸出暗紫色的痕迹。
    扯开衣领,捏着柔软的乳房,让软肉如波浪般晃动,衔在嘴里吮吸乳汁。
    吸空一边,他又吻住扶璧的嘴,让她尝尝自己味道。
    可惜这么甜美的东西,她却并不喜欢,在挣扎中,乳汁顺着唇角流出,流到下巴脖子上。
    前戏做得差不多了,宋明熙摸她下面,早就湿透了。
    她没有换衣服,还是那件婚服,那条被她撕裂的里裤。
    手指能很轻易摸到阴户,拨动两瓣阴唇。
    小穴翕张收缩,像是在讨好入侵的手指。
    甚至不用认真扩张,花穴都已经足够润滑,他也不知何时脱的裤子,掏出坚挺的肉刃,拉着扶璧的手去摸。
    扶璧手下的大肉棒青筋凸起,她手指合上都不能整根握住,实在是恐怖狰狞。
    心里的惊吓还没过去,下一刻,那大肉棒就对准了花穴,直接破口而入。
    肉棒捅到最深处,扶璧皱眉:“嗯啊——”
    宋明熙笑道:“这就受不了了。”
    他托起扶璧的臀部,把她抵在墙上,小幅度肏动,兴头来了,又加大了力道,在进入花穴的时候,也会将她身子抬高,身子又随着重力而下落,将肉棒吃得更深。
    如此反复,扶璧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手搭在宋明熙肩膀上,想推开他,那力道却和小猫似的,简直是在欲拒还迎。
    宋明熙将她换了个姿势,趴跪着肏她。
    交合之处的淫水,被肏成了白沫,扶璧体内的欲望也不能消减,她连抗拒的力气都没有了,不受控制地吸宋明熙的肉棒,眼神也涣散了,身体拱起去迎合他。
    趴跪时,看见自己身上的红衣,才想起,其实今天是自己的大婚之夜。
    可她却抛弃了驸马,和一个面首在柴房里厮混。
    满头珠翠摇晃,发出清脆细碎的响声,夜明珠在角落里发光,照出墙壁上两个交迭的黑影,抵死缠绵。
    ——
    这章太难写了,写了好久好久。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