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二,被强吻

      她侧身后退躲过徐知晏的手。
    他的手指在空气中抓了抓,尴尬地收回来。
    “殿下……”
    扶璧咬唇,心里和徐知晏说了一万句对不起:“驸马,我今日身子不适,而且……”
    看着他渐渐低落的神情,扶璧还是硬着头皮把话说完,“而且,我也没做好准备。”
    徐知晏的眼睫垂下,扶璧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从他克制的语气中听出疏离守礼:“既然如此,殿下,臣先告退了,殿下早些歇息,凤体为安。”
    扶璧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涌出一丝酸涩,但她也并没有去挽留,她一想到翻云覆雨的情事,脑中总是离不开宋明熙的模样。
    尤其是今日,他闭眼便是他的样子,有时是他穿着婚服,举着酒杯,朝她看来;有时是她跪在她腿间,唇角挂着一条晶莹白线。
    扶璧摇摇脑袋,过了这一夜,她便要梳妇人头了,要做个贤淑的好妻子,她想把宋明熙从脑子里赶出去。
    一定是自己饿昏了罢,不然怎么会这样想。
    肚子又叫了一声,扶璧今日滴水未进,现在很想吃烤鸡,但是洞房里不会有带味道的东西,只放了一些点心装饰,扶璧摸了块桌上的喜饼,果然很难吃。
    或许是喝了合卺酒的缘故,她身上燥热,有股难言的寂寞,想要得到纾解。
    她吹灭烛火,取出一颗夜明珠,出去散心吹风,让自己冷静,顺便去厨房看看,能不能找到烧鸡吃。
    之前园子翻修,扶璧也没来她的长公主府几次,并不熟悉里面格局,她凭着记忆,避开人群去找小厨房。
    一对侍女走过,扶璧闪身躲起来,等她们过去了,她才出来。
    真是的,明明在自己府上,还跟做贼一样。
    扶璧又走了一会儿,终于看见小厨房的影子,扶璧环顾左右,确定没人才进去。
    进了厨房,身体暖了,扶璧身上那股燥热又起来了,她想着吃点东西分散注意力,然后赶紧回去睡觉。
    厨房里收拾的很干净,荤腥都没有,扶璧十分失落,走了一圈,在一处发现画得并不怎么样的糖画,和糖葫芦。
    她手指碰了碰,还没干,应该没做好多久。
    不管了,总不能白来一趟,扶璧咬了口糖画,夜明珠的光被大片阴影遮住。
    接着,她的腰就被双臂箍住,向后拽。
    扶璧一声惊呼,嘴就被那人的手掌捂住,发不出半点声音出来。
    她被拖到厨房旁边的柴房,那里狭小逼仄,还有股灰味。
    身体被抵在墙上,扶璧的眼睛被蒙住,嘴巴被那歹人的嘴巴堵住。
    她心里慌乱,拼命挣扎,可是身体又不争气地想要被抚慰。
    夜明珠光线晃来晃去,而后,手一不稳,夜明珠滚落在地。
    原因无它。
    扶璧在那一刹,从他分开的指缝中,看见了他的脸。
    强吻她的人,竟是宋明熙。
    他闭着眼,吻得认真且虔诚。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