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我又不是你夫君(1600收加更)

      “我倒要问你,此刻是乐倌的练习时间,你怎么在这里躲懒?”
    宋明熙耸耸肩:“不过是看着小东西可怜,便想投喂点吃的罢了。”
    扶璧想到,他管那猫咪叫“阿璧”,连带着觉得自己也是他口中的“小东西”。
    扶璧看着他手里的冰糖葫芦,突然想到:“你不能出宫,冰糖葫芦哪来的?”
    宋明熙一哂:“自己做的。今日小厨房里有不少山楂,我便直接动手做了一串。”
    “哦?”扶璧扬眉:“堂堂淮南王世子,竟然还懂庖厨之道?”
    自古便有“君子远庖厨”的说法,富贵人家的公子,连厨房门都不会进,宋明熙真是让扶璧意外。
    小猫已经跑了,他自己不爱吃甜食,左右也无人会吃,宋明熙便将那糖葫芦裹了层糖纸,丢进簸箕里,“殿下见笑了,宋某只会做这个小玩意。”
    扶璧轻哼一声,像是不太信,宋明熙道:“殿下找在下,可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扶璧想说的,此时又说不出口了,若说他昨天照顾不利,要责罚,倒是显得自己矫情了,于是便将事情引到宋明熙躲懒上来,道:“你既然爱躲懒,不守宫规,擅离岗位,便罚你打扫公主殿内殿一月,你可认罚?”
    公主殿并不小,内殿每日需要叁个人打扫,才收拾得过来,这便是要他一个人做叁个人的工,宋明熙毫无怨言,甘心鈇铖,当即便去打扫。
    扶璧逛完一圈回去时,他连红窗花都贴好了。
    扶璧看着窗户上偌大一个“囍”字,心里五谷陈杂,说不出的滋味。
    时间一晃,几天便过去了,宋明熙虽然是在扶璧殿里打扫,可扶璧倒也没见着他几次,屋里就干干净净了,也不知是不是宋明熙故意躲着她。
    直到大婚那日,扶璧起得很早,侍女为她穿上婚服,妆娘给她绞面上妆,扶璧起得太早,昏昏欲睡,睁眼时,妆已经上好了。
    她看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一时竟然没认出来。
    呆滞地看了一会儿,突然就笑了。
    她从小就知道自己会嫁给徐知晏,她也对这个人很满意,可是当这一天突然来了,她心里却十分不自在。
    “你们都退下吧,本宫自己坐一会儿。”
    扶璧用手轻点额间花钿,沾到手上一层朱红洒金粉,她有些怔忪。
    小门吱呀一声打开,扶璧从镜子里看,是宋明熙。
    宋明熙也与她在镜中对视,他在看到扶璧的那一瞬间,也有些痴了,随后惊艳渐渐消去,宋明熙垂眸遮住满眼的落寞。
    “殿下,我来打扫。”
    “这里不必打扫了。”
    宋明熙自嘲一笑:“殿下的命令,在下怎敢不从?”
    他慢慢走向扶璧,胆大妄为地盯着她看,随着他的走近,扶璧的心更乱了。
    “你、你怎么还不出去?”
    宋明熙轻笑:“我朝习俗,女子婚前叁日,不得与夫君见面,我又不是你的新婚夫君,殿下,你在怕什么呢?”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