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一,来取悦本宫(h)

      宋明熙拨动琴弦的手指渐渐停下,拨了几个收音,手指按在琴弦上,让弦停止颤动,“殿下何出此言?”
    扶璧坐起身子,“《孤雁》乃是前朝太傅在国破流亡时的丧妻之作,宋明熙,你既然弹了此曲,不会不知晓背后的典故,若不是在咒本宫,你莫不是在悼念废帝?”
    宋明熙掸掸衣袍,“殿下真是冤枉我了,宋某不过见月色正好,思及从前,情思无意泄出,倒是冲撞了长公主殿下。”
    扶璧敏锐地捕捉道:“思及从前?还说你不是念着废帝?你当初在他手下可谓是无上荣光,与现在相比,实在是云泥之别。”
    “在下自然不敢有那种心思,所思所念不过是当时家中美人。”宋明熙凄凉一笑:“如今能来给殿下做面首了,倒也不算太差。”
    扶璧面上一热,又气又恼,她自己都不愿回忆起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旁人知道她的忌讳,也无人敢提起,宋明熙却当着她的面说,扶璧怎能不气?
    她走到宋明熙面前,捏住他的下巴,狠狠咬了一口宋明熙的唇,气笑了,“你如今既然是本宫的面首,不如来行你的职责,好好取悦本宫。”
    宋明熙拇指抚摸自己唇瓣,还未说话,扶璧一扯腰带,将袍子随意扔开,穿着里衣上了床。
    扶璧道:“还不来伺候本宫?”
    宋明熙上前,被扶璧扯住领子,压在床上吻。
    他许久没吃过荤,离开扶璧后,都是在梦里才偶尔能得到慰藉,如今她这般主动,宋明熙怎能不喜。
    身下肉棒迅速硬挺,手大胆地搂住扶璧的腰肢。
    手指钻进里衣,摸上那细腻的肌肤,宋明熙脑子里像是炸开一朵烟花般。
    扶璧没有推拒,他的手便抚上她浑圆的胸脯,那里还是如往昔一般弹软绵滑。
    手指捏住乳粒,在指尖揉搓,扶璧舒服地轻哼出声。
    肌肤相贴,衣衫渐退,淫水打湿花穴下垫着的衣料。
    扶璧的身体不自觉往宋明熙那边拱,想贴地他更近。
    宋明熙下体已经硬胀得不行,眼前美色动人,怀里温香软玉,怎能控制得住。
    扶璧推他一把,指着床边一个木柜,道:“东西在里面。”
    宋明熙依言打开柜门,他原以为是小方盒,里面放些润滑膏之类的东西,结果里面只有一个长锦盒,他只看盒子便知道是什么了。
    “殿下想用玉势助兴?”宋明熙取出那玉势,周身雕刻着浅浅花纹,顶端一朵牡丹花,光看便知道是极品。
    扶璧哼哼道:“你快点。”
    宋明熙依言,手指在扶璧花穴揉弄,给小穴做扩张,他的手在扶璧阴蒂那里蹂躏,手法讲究,弄得她好舒服。
    一边掐按她的腰身,照顾扶璧身上各处敏感地带。
    扶璧花心嫩肉痒得不行,恨不能立刻塞进粗硬的东西进去止痒,手抓着床单,克制自己越想越不对劲,宋明熙不是说他离开自己后,便没再开荤了么,“你哪学来的手段?”
    ——
    大家好久没吃肉了,吃口肉再虐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