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ùsんùωēń.ⅽòⓜ 七十,你在咒本宫(1

      宋明熙指着一声浇湿的自己,“在下说着玩的,殿下赏罚分明,怎会因几句好话而减轻刑罚。”
    扶璧挑眉,她从进来时,便注意到宋明熙浑身浇湿,“你不冷?”
    宋明熙不在意道:“还好。”
    他的脸侧粘着鬓发,眉眼也是湿漉的,和方才被拖走的男人不同,宋明熙眼底那一圈红,就容易然人心生怜悯。
    扶璧看着他眼下乌青,想来这几日责罚也够了,便道:“你今后还是独自住着,省得又惹出麻烦,害本宫半夜要被吵醒。”
    宋明熙点头,眼里含笑,“多谢公主美意。”
    “呵,谁照顾你了?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你如今不过一介庶人,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陷害你,还是不要太得意。”扶璧道,一边扯下自己的披风,往宋明熙脸上一扔,便回去睡觉了,留他一个人在身后傻笑。
    后来几日,宋明熙的责罚也过去了,一直无事发生,只是扶璧让人献艺解闷的时候,总排不到他,他终日无所事事,百无聊赖,只能在大太监的“指点”下,勤加练习才艺。
    婚期逼近,旁人都在紧张准备,生怕出一点纰漏,唯有他,被安排去做什么都会搞砸。Уǔzℎáìⓦǔ.Pⓦ(yuzhaiwu.pw)
    女官笑道:“真是没见过这么笨的人,什么都做不好,当初怎么名誉京城的啊,莫不是靠银子散播消息的吧。”
    再几日,连掌事大太监都看出宋明熙的失落,他原本很精神的一个人,现在总是走神,不经意透露着颓靡。
    那大太监在审理案子那天对宋明熙很是青眼相加,认定他是要做半个主子的人,便与他道:“你莫不是失宠了难受吧,宫里人都这样,今夜殿下已经是要听着曲才能入睡,你若是有拿得出手的才艺,便提前安排你去。”
    宋明熙谢过,只到:“殿下不喜我,公公不怕我惹恼了殿下,您也跟着挨罚?”
    “宋公子哪的话?殿下对您不同,咱家都看在眼里,您今后得了恩宠,别忘了咱家才是。”
    宋明熙笑笑,默认了。
    到了夜幕拉下,明月照耀,庭前积水空明的时候,宋明熙便抱着琴去扶璧殿里了。
    他进来时,扶璧斜倚在床榻,公文散了一地,滋啦一条摊在地上。
    扶璧抬眼,看见来人是宋明熙,又缓缓垂下:“今天怎么安排你来了?”
    “殿下不想见到我么?”宋明熙道。
    扶璧被堵,无意与他争执,只道:“你们,谁不都一样么?有什么想见与不想见的。”
    宋明熙掩去眼里的落寞,随即自嘲,“原来在殿下眼里,我和他们都是一样的。”
    宋明熙轻轻叹气,“罢了,殿下想听什么曲子?”
    扶璧懒懒道:“什么都行,助眠的就行。”
    宋明熙放好琴,替她把地上散落的折子一一拾起,迭好,放在桌上,然后回到位置上,开始奏乐。
    这一曲起初平静舒缓,一个变奏,渐渐凄婉起来。
    扶璧听着不对劲:“这不是助眠的曲子,像是《明月》接了《孤雁》。”
    前者是高贵雅乐,后者却是丧偶之音。
    “你在咒本宫守寡?”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