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ùsんùωēń.ⅽòⅯ 六十七,你听我解释

      扶璧紧张道:“徐卿,你、你怎么来了……”
    徐知晏眼神幽暗,他冲进来的刹那,神色是焦急关切的,如今收敛起来,渐渐变成一潭井水,只能从眸子里透出一些波澜,他恭敬地回答道:“回殿下,方才经过,听见内室传来尖叫,徐某怕殿下凤体有恙,遭歹人所害,故而一时失了礼数,撞破殿下行事。”
    他说话到“歹人”时,有意无意看向宋明熙。
    扶璧连忙道:“不是的,徐卿,你误会了。”
    她狠狠瞪一眼宋明熙,对方无所谓般朝她笑笑,扶璧更是气得牙痒痒。
    她手脚并用,从宋明熙身上爬起,衣冠都不整齐,快走几步想同徐知晏解释。
    可是徐知晏眼里无她,只是恭敬地行一礼:“殿下身子无恙,徐某告辞了。”
    “你、你听我解释。”扶璧大口喘着气道。
    徐知晏背对着她,“殿下,你从前不这么唤我的。”
    他的身体逆光,扶璧看不清他的神色,只觉得那背影是如此孤独,好像此时天边的那朵离群白云,被风一吹,就刮走了。
    “都出去候着!”徐知晏进来时身后跟着的宫人,也全都看见了,扶璧呵退他们。ⓎǔzℎáìWǔ.pW(yuzhaiwu.pw)
    殿里空无一人,回复了方才的宁静,扶璧心里失落又过意不去,回头看,宋明熙也站了起来,正在整理衣袍。
    她只能把怒火往宋明熙身上发泄,“你以后不许再如此放肆!”
    宋明熙好整以暇道:“殿下,在下怎么放肆了?还请殿下明示。”
    扶璧在气头,有些失智,向来伶牙俐齿的她却说不出一二叁四来指责宋明熙,反被调侃道:“莫不是,在下让徐大人,误以为长公主殿下与在下有私情,在行苟且之事?”
    扶璧抿住了唇,银牙咬碎,眼神恨不能把宋明熙钉死在柱子上:“你、不要、胡言乱语。”
    “在下说错了么?还望长公主殿下指明。”宋明熙微微一躬:“不过,在下与长公主殿下的苟且之事,倒也不是作假,只是时间要往前推一推,是不是?”
    扶璧手握成拳,指节泛白,“你出去!”
    宋明熙轻轻一笑,“遵命,在下自去领罚,不让殿下为难。”
    扶璧轻哼一声,宋明熙这厮,真是让她头疼的存在。
    宋明熙说会去领罚,但是宫里也没有一条规矩具体说要怎么罚,管事的怕他将来得宠,不给他算冒犯主上的罪名,只轻罚了跪两个时辰,一天饭,和叁天苦力。
    宋明熙顺从地去跪,去做苦力,洒扫洗菜的活他都干,自然不会排他打扫主人房,只是安排去了仓库和下人房打扫。
    疲惫一天,宋明熙回了住处,依旧是几人同住,不过环境比教坊司好多了,每人都有自己的独立的床,一间房仅四人住。
    他一进屋,便听见有人在议论今日之事。
    “宋明熙怎么就得了长公主的青眼了?”
    “先前我们还不知他也被选中了。”
    “他使了什么手段蛊惑长公主殿下?”
    宋明熙手指叩门,以示自己的存在,那些人这才看向他。
    首发:ρo①8dё.coм(po18de.com)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