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口活(h)

      嬷嬷带他来到了一间垂满红丝带的房间,墙上都贴着春宫图,宋明熙虽然不是处子,但也十分不适。
    他被带到一副硕大春宫图面前,图上男子跪在女子身下,头埋在她双腿间,女子双颊通红,很是享受。
    这是一副口图。
    嬷嬷道:“女子最容易受到刺激和高潮的地方,就是阴蒂,在这儿,你要讨好贵女,口活自然不能差,须得照顾好对方的小蒂子,舌头灵巧才能让女子有快感。”
    “当然了,再好的理论,都离不开事事躬行。”嬷嬷补充。
    宋明熙脸色发青:“你莫不是要我去给……”
    他自觉难以启齿,话都说不完整了。
    她取出一根红绳,在上面沾了个小牌,让宋明熙写上自己的名字。
    然后道:“想什么呢,你这种新来的,我也不敢送你去伺候人啊,此物便是给你练口活的东西,你若是能把它放在嘴里打成结,便是功夫到位了。”
    话毕,她从房顶上扯了一条红丝带做示范,把红丝带含进嘴里,舌尖搅动,出来时丝带上有了一个结,宋明熙叹为观止,却拉不下面子讨教。
    “你独自在此处练习,叁日后我来检查,若是做不好,你便没饭吃。”
    他对着那根红绳一脸难言  默默把它收了起来。
    ……
    晚上,宋明熙去了被安排的卧房,他以为最差也只是比牢狱环境好些,没想到竟是大通铺,十个男子睡一排。
    “新来的,你的位置在最后。”
    一床被褥砸到宋明熙脸上,房间一阵哄笑。
    他默默抱着被子去了角落,然而沉默并不能让他存在感变低,还是有不少人来找他。
    “喂,听说你以前是世子,那你见过大理寺卿徐大人么?”
    “听说你们是京城双壁,他比你好看么?不然为什么人家是驸马,你却成了小倌。”
    宋明熙冷冷道:“你们不睡觉?”
    “嘁,装什么。”
    “是啊,都来这种地方了,还以为自己会是什么好男人吗?”
    宋明熙给自己铺床,此时正走来一个大汉,“外面人手不够,你们来个人出去帮忙收拾。”
    众人都推宋明熙:“新来的快去。”
    扯着宋明熙去大堂给人端酒送菜,收拾桌子。
    来这里寻欢作乐的女眷大多寡居,孩子都不小了,宋明熙给一位胖妇人上菜,胖女人靠在椅子上,怀里搂着个年轻小倌,道:“倒酒。”
    小倌正要给她倒酒,手却被拍开,女人指着宋明熙,道:“我要这位公子给我倒酒。”
    宋明熙给她倒了一杯,转身就走,手却被女人拉住,摸了一把。
    宋明熙大怒,甩开女人的手,“你做什么?!”
    女人道:“哎哟,不就摸你一下,至于?把你们管事的给我叫出来!”
    教坊司的管事把宋明熙领走,在僻静处大骂:“你还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你现在就是个沦落风尘在脏男人,再敢得罪达官显贵,我扒了你的皮!明天不许吃饭了!”
    宋明熙轻嘲一声,自觉不如在牢里来的自在。
    他回到大通铺里睡觉时,已是鸡鸣时分,眯了没一会儿就又要爬起来受训。
    ——
    宋明熙:补课培训的第一天,想回去坐牢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