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ùsんùωēń.⒞òⓜ 四十四,醉后强制爱

      他的吻向来是文人般的,会先轻覆在对方唇上,嘴唇相蠕,而后一点点深入,把舌尖伸进来,细细品尝每一寸,再卷了小舌儿,含吮津液。
    今夜的吻却不同,更像是一匹饿久了的豺狼,寻到猎物,便直接生吞活剥了,没有丝毫犹豫。
    那力道也是大得很,又啃又咬,不一会儿,扶璧的唇便肿了,她想呵斥宋明熙,但是他的舌头抵在她口里,那样霸道的把她所有要说的话,都堵在源头。
    什么愿望不能阻止他的动作,他野蛮且粗暴,解不开扶璧的腰带,便滋啦一下,把那素罗撕裂,扯碎,把小腰搂得贴紧自己的身体,埋在扶璧双乳间,深嗅她的体香。
    她今日身体染上了花香,宋明熙浑身都在痒,他的手把扶璧身体捏出道道红痕:“你身上的,是花香么?还是合卺酒的味道?”
    扶璧手抱着他的头,想把人推开,“不要。”
    宋明熙握住她一边乳房,在手里摇晃:“这里有好酒么?”
    “没有。”扶璧喊道:“你走!”
    宋明熙双颊通红,哪有翩翩公子的模样,分明是个地痞无赖,“我不,我要喝你身上的酒。”
    “啊——”γùsんùщùм.cōм(yushuwum.com)
    扶璧的乳头被咬住,中心一疼,便有汁水不断从里面流出,她的身体感官都集中到那里,花穴痒死了,水流个不停。
    头发散开在雕花床上,扶璧上身下身都在这个男人的控制下流水不停。
    她张开嘴深呼吸,宋明熙的手指却塞了进来,食指和中指在她舌头搅弄,扶璧躲闪,他便夹住她的舌头,嗤笑道:“怎么这般怕我?我明明这么爱你,为什么不能对我好点?”
    扶璧心一软,卷住他的手指,轻轻吸了起来,宋明熙很舒服,身体更受刺激,把她腿分开,自己坚挺的肉刃抵在花穴上,早已蓄势待发。
    肉棒抵住花穴,隔着衣料摩擦,两人都想要更进一步。
    感受到扶璧花穴的翕张,宋明熙撕开她的衣服,把扶璧口中自己的手指抽出,用湿润的手指捅插花穴,搅出哗哗水声。
    看见扶璧难受的样子,他忽然有一种掌控的快感,他欣赏了会儿扶璧脸红的模样,抽出手指,换了肉棒,直捅进去。
    也不知这醉汉喝多了是怎么肏进来的,明明看哪都是重影,可肏穴却能一发即重。
    手按在她腰上,不时去抓那两团肉蒲,抓得乳汁四溢,肉和乳汁从指缝中漏出。
    他一进去,媚肉便缠上来,如藤蔓离不开大树般,死死缠着肉棒不肯离。
    宋明熙被快感淹没,头顶如绽放烟花,他抓住扶璧的胸肉,狠狠肏穴,每一下都直入宫口。
    “嗯啊——”扶璧忍不住地呻吟,交合处被拍得红肿,快感袭来,忍不住翻出了白眼,花穴喷出一大股淫水。
    她这是潮吹了,很久没这么舒服过了,下意识紧夹小穴,宋明熙也射在她体内,扶璧身体像是抽空了一般,便不管不顾地睡了。
    ——
    首发:yцsんцЩU.νīρ(ΡO18.Oяɡ(po18.org))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