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三,在下徐知宴,这厢有礼(300收加更)

      车夫连连道歉,称有辆车行太快,他避闪不及,车轴也撞出了故障,请几位姑娘先下车。
    鱼念真不愿,在车里别扭,忽听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抱歉,府里车夫是新手,冲撞姑娘了,在下这厢赔个不是,徐记铺子里的东西由姑娘任选。”
    扶璧身体僵住,这是她再熟悉不过的人,她连忙检查幂篱是否带正,若是被人晓得从前的郡主给异姓王世子做了通房,她可不是无地自容四个字能说清楚的。
    她会成为全京城的笑柄……
    更何况,就算所有人都嘲笑她,她也不想让马车前的这个人知道,在他眼里,她该是清风明月般的模样。
    鱼念真见这男子相貌不凡,温润有理,从怒转羞,和她的丫鬟已经下了车,扶璧枯坐在车里,听男人自报家门道:“在下徐知晏,这厢有礼了,姑娘请。”
    苦涩在扶璧心头蔓延,她曾以为自己和徐知晏的相遇,会是在哥哥的人马从汝南破京,在烽烟渐熄胜局已定的时候,她高立车辕,冲那人道:“徐知晏,改朝换代了,婚约也还作数,你来当我驸马罢。”
    而他会把手搭在她手上,恭敬道一声遵命。
    “小嫂嫂,你不下来吗?”
    扶璧被这声音扯回现实。
    “还有位姑娘?”
    “对,是我姐夫的通房丫头。”
    她手握成拳,舌尖苦涩,不知道徐知晏要如何看她了,她僵坐着,不知该怎么办,马车车壁被轻轻叩了两声,“姑娘,不下来一起玩么?”
    车帘被掀起,鱼念真拉着扶璧下来,她无处可逃,只能下车。
    县主买了一大堆东西,拉着扶璧看着看那,扶璧并不敢乱动,只跟着附和点头,她总感觉身后一道目光紧盯着自己。
    临走,徐知晏替她们付了银子,鱼念真恋恋不舍道:“徐家哥哥,我就住在淮南王府,若是有缘再见。”便娇羞地上了车。
    扶璧走了几步,忽听身后那人犹豫道:“姑娘,留步。”
    扶璧停住脚步,听他道:“你……很像我一位故人……我能、能看看你的——”
    他话没说完,扶璧抬脚便走,徐知晏还站在原地。
    马车车轮开始滚动,清风拂起窗边纱帘,扶璧回头看了一眼徐知晏,他的身躯还是如竹般挺立,朗月般的面孔挑不出一丝瑕疵,只是眼里有一丝落寞。
    纱帘垂下,她听见风里传来一句余音,“是徐某失礼了。”
    扶璧松开一直紧握的拳,轻轻叹了口气。
    回了宋府,宋明熙掀开扶璧的幂篱,道:“就知道你俩出去玩了,怎么买了怎么多东西?”
    鱼念真把徐公子的事说了,还不忘加一句:“小嫂嫂真是好魅力,连徐公子那样俊雅的男子,都拉着小嫂嫂的手念念不忘,我想和人家说句话都没机会。”
    扶璧:“……”
    宋明熙笑意深了,“拉着阿璧的手?”
    他牵起扶璧的小手,在手心摩挲,“阿璧,你怎么能让别人碰你,不知道我会醋的么?”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