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越挣扎,就越兴奋(H)

      宋明熙把扶璧死死搂在怀里,一下下抚平她的背,道:“小阿璧,消消气。”
    扶璧身子被他箍得死死的,她还在气头上,感觉被宋明熙当小孩糊弄,愈发气不过,抬腿就往他脚上踢。
    宋明熙吃痛,手一松,扶璧便跑去墙角,怒视着他,宋明熙道:“你何时变得如此暴躁了?动不动就打人,我倒不知原来你是个泼辣性子。”
    扶璧:“……”
    她一时气火攻心,不禁露出爪牙,冷风吹过扶璧的脸,让她清醒了一些,此时身在敌营,还是隐忍为上,小不忍则乱大谋,过了些时日,待自己拿到京城布防图,宋明熙还能妄想困住自己?
    宋明熙见她不说话,自己也动了气,他才是宋府的主子,看来近日真是把她宠上天了,不知天高地厚。
    他拉下脸,快步走到扶璧面前,把她拦腰抱起,扶璧挣扎着,用手打他的肩背,脚扑腾扑腾乱动。
    “不给你点教训还真要上天了。”宋明熙恶狠狠道。
    他要怎么教训自己,扶璧思绪还没动,人就被摔倒床上,手撞到雕花木床的框架上,她嘶了一声,撑起身子,便看见宋明熙扯开身上外袍,一脸虎狼之相看着自己。
    她有些后怕,往床里缩了缩,这一退缩,反倒让居高临下的男人勾起唇角。
    扶璧想要逃跑,脚一动,就被宋明熙握住,他脱了扶璧的鞋袜,手指勾着她光洁的足底玩弄,扶璧的玉足小巧可爱,他忍不住给她挠痒痒。
    扶璧想把脚收回来,却抵不过宋明熙的力气,他反一使力把人往自己这边拖,扶璧双腿岔开,安全感骤然降低,接着宋明熙附身,把她一条腿架在自己肩上,双手顺着腿往上摸,隔着衣服把自己手心的热烫传给扶璧。
    扶璧先前给自己做的心理建设荡然无存,心里只余恐惧,她的腰也被宋明熙掐住,衣服被层层剥开,她胡乱挥着手,想让宋明熙离自己远点,可她越挣扎,宋明熙就越兴奋。
    他的手掐按在扶璧的水蛇腰上,隔着衣服也能感觉里面丝丝滑滑,他大力撕扯扶璧的衣裳,把那件粗布衣物撕裂,露出里面纯洁无瑕的酮体,紧接着滚烫的手就抚摸上了微微凉的肌肤。
    扶璧的腰如杨柳般柔软,肌肤细腻,软滑如水,宋明熙在心里道:“怨不得人人都说女子是水做的,这小哑巴不光淫水多,腰也能掐出水来。”
    扶璧哼哼唧唧呻吟几句,手推搡着宋明熙的胸膛,啊唔大叫。
    她的挣扎,在宋明熙眼里如同螳臂当车,他只要稍稍使力,扶璧就能被他控住,动弹不得。她的力气不大,肢体和宋明熙的身体触碰摩擦,不像在打架,倒像是调情。
    小腿蹭到宋明熙的大腿内侧,撞到一个硬物,腿上的触感十分骇人,扶璧惊觉他已经饥渴到如斯地步,双手后撑,想往后躲。
    虽然理智告诉了她,她其实无处可退……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