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怎么这么会吸(h)

      这一捅直顶花心,扶璧一个哆嗦,很夹住他的肉棒。
    宋明熙被紧紧包裹,脑子里爽到一片空白,除了机械运动,什么都不能再让他注意。
    肉棒被肠壁紧紧裹住,像被无数张小口吮吸,爽得头皮发麻,宋明熙掐住扶璧的腰,就开始卖力地肏穴。
    她的小穴好嫩,好紧,让他得到无比舒适的快感,天知道这哑巴怎么这么会吸,她上面那张嘴不会讲话,下面那张嘴倒是会伺候人,宋明熙一进去的时候,几乎要被她夹射。
    他稳住扶璧的身体,一下一下快速撞击,青筋凸起的肉棒如同刀刃,把缠着自己的媚肉带出,又狠狠往里送,投入小穴的怀抱,重重贯穿,周而复始,把交合处源源不断流出来的淫水,肏成白沫,书房里回荡着啪啪的响声。
    扶璧面皮薄,怕外人听见,手往交合处摸,企图阻挡宋明熙来势汹汹的肉棒,让声音轻些,然而她的手还没伸过去,就被宋明熙一只手握住,牢牢抓在掌心里,举过扶璧的头顶。
    小哑巴怕发出声音,越发惊动路过的丫鬟,死咬着嘴唇,不敢呻吟。
    下唇的疼痛并不能缓解小穴被肏带来的一波一波的快意,扶璧快要溺死在这肉欲的浪潮里,宋明熙附身去啃她的脖子和锁骨,在上面吮吸出朵朵红梅,扶璧已经没有功夫去思考,这些痕迹这么高,要这么用衣服遮挡,她的意识逐渐涣散,随着宋明熙抽插的频率,而跟着沉溺。
    宋明熙使坏,揉着她下面那颗珍珠大小的肉粒,据说那是女子浑身最敏感的地方,一碰就会腰肢酸软,不过扶璧这么骚的身体,揉揉腰都能浪出水。
    他带了阴劲打着圈揉那颗蒂子,扶璧头向后仰,叫了一声。
    宋明熙得了便宜,笑道:“爷就喜欢听你叫,多叫两声。”
    扶璧不敢再叫,又死死咬住嘴,宋明熙掐住她那颗蒂子,轻轻一拧,扶璧眼泪都留了出来。
    他不无遗憾道:“可惜你是哑巴,不然爷真想听你求饶。”
    宋明熙说完,肏得越发卖力,扶璧被他一撞一撞,身体后移,脑袋出了桌沿,悬空着,宋明熙又卖力肏了几十下,扶璧已经头完全悬空,她身上起了薄汗,没有力气仰起头,便自然下垂。
    血液都往脑袋涌来,扶璧的五感都在充血,眼睛胀胀的,她可真害怕,本来就得了哑疾,可千万别让眼睛也受了损,可做到高潮还是不受控制地翻白眼。
    她体内一凉,宋明熙把她扶起,手臂搂住她的头,她头晕目眩感更加强烈,真的再也不敢来第二次了。
    下体又液体从体内流出,扶璧除了身体一轻,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宋明熙埋怨了一句,“怎么这般娇弱”,她便没了意识,在昏睡过去前,似乎听见他在耳边说了一句:“你不是想知道我在你身上写的是什么?是‘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那是什么意思,扶璧好像听不明白,只知道其实这些话不该是宋明熙写给自己的。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