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ùsんùωēń.⒞òⓜ 十,小哑巴,这次你自

      扶璧脸红的如同煮熟的螃蟹,盈盈秋波娇嗔宋明熙。
    宋明熙怀中娇香软玉,下体越发涨热,肉棒不受控制蹭着扶璧。
    他的手在水里抚摸着她的腰肢,捏了捏她的臀部,把人扯过来重重吮吻,舌头侵入她的口腔,攻城略地。
    然后道:“小哑巴,这次你自己动。”
    扶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的了什么,她真是低估了宋明熙的下线,不知道他这幅流氓样,被京中贵女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坐享“京城双璧”的名号。
    扶璧撑着宋明熙的胸膛,坐了起来,她的衣袍飘带飘在水上,其余不算繁琐的布料,紧贴着肌肤,她胡乱把身下的裤子扯开,握着粗硬的肉棒坐了下去。γùsんùщùм.cōм(yushuwum.com)
    不知是人在水中的缘故,还是第一次做的太狠,这次的进入倒是顺了不少。
    整根吞下时,宋明熙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捏着扶璧的脸,往一边扯,“昨天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深藏不测呢,小哑巴。”
    扶璧轻轻拍开他的手,自己扶着水桶两侧上下吞吃肉棒,她自己也爽得不行,张开背,舒缓肩胛,这一展胸就被登徒子钻了空子,两只空闲下来的手抓捏扶璧的胸脯,她忍不住轻声呻吟:“嗯啊……”
    随着小穴吞吃肉棒,下身衣服布料也会不小心卷进交合处,扶璧还要用手把它们扯出来。
    她起初还会观察宋明熙的表情,按他喜好或快或慢,后来身体不受控制,太想要了,就加速吞吃,到了巅峰,她闭目紧绷身体,下身一紧,把肉棒咬得死死的,宋明熙爽得被夹射出来。
    扶璧体力不支,向后仰去,靠在浴桶壁上大口喘气,胸部大幅度起伏。
    宋明熙轻笑了一声,把人抱出水里,走出隔间,她在宋明熙的臂弯里回头望了一眼一片狼藉的小隔间,原本八分满的水,如今只有五六成满,其余都被他们折腾时洒出去了。
    那晃荡的水面还漂浮着白色浊液,让人很难不知道他们在水里做了些什么。
    扶璧被随意往床上一放,通房是不能留下过夜的,她想,所以宋明熙还想再来一发?她真的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待会儿比如如咸鱼一般,肏一条咸鱼会有意思吗?别人没有,宋明熙不一定没有。
    她等了好一会儿,胸膛的起伏还没平静下来,等到宋明熙把她衣服都扒光了,推到被子里,她也没有等到这个男人的魔爪。
    睁开眼,宋明熙自己穿好了干净的里衣,掀开被子往床上趟,正好和扶璧对视。
    扶璧赶紧闭上眼,双手捏着被子挡住自己的脸。
    宋明熙嗤笑一声,一只手握住她两只手,把被子往下拉,非要看她的神色。
    两人一躲一追,又玩了起来,把被子弄得乱七八糟。
    宋明熙拉着扶璧的小手,暧昧地抚摸,把每一处指缝都滑过,痒得扶璧左右扭动身子抱怨。
    她的手很嫩,一点也不像干过活的,宋明熙正要发问,就摸到她指尖一处划痕,道:“怎么伤着了?”
    首发:ρǒ一八sм.cǒм(po18sm.com) яǒǔяǒǔщǔ.χyz(rourouwu.xyz)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