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两方烛台

      桌上又两方烛台并立,据说新婚之夜要在喜台上左右两边摆上红烛,燃烧到天明便是夫妻相携白首到老的意思。
    她作为一个通房,自然没有要和世子爷白头的妄想,只是看着桌上一长一短两根蜡烛,心里说不出来的不对劲。
    扶璧取了一盏蜡烛短得快要燃尽了的烛台,把长的那方留在宋明熙房里,吹了烛火,她便丝毫不留恋地走了。
    宋明熙屋子前铺就一层鹅卵石路,扶璧的新鞋崴脚,腿又酸软无力,小心翼翼走了两步,不想前方路段一变,就摔倒在路上。
    她疼得站不起来,默默自己的膝盖,不知是否擦破了皮,光线骤然一暗,烛台也倒在草地上,扶璧扶起烛台,火灭了大半,夜深露重,还好没烧着草地,不然她怕是要被宋家人活活打死。
    蜡烛还有微弱的烛芯在燃烧,扶璧双手围住那小小的火焰,不让它被风吹灭,看着火苗越来越大才放开手,起身慢慢回下人房。
    她在宋府走了好一会儿,不知是腿疼所以感觉自己走得久,还是真的走得久,一直没找到下人房的位置。
    她想,要不趁此机会溜出去。
    可是宋府重重格局,她不认得路,也不知墙外是什么,可能翻过去还是宋府,也可能是大街,这时辰有宵禁,不管是被兵痞捉了入狱,还是被探子抓了灭口,也或者碰见人伢子,又被贩卖到别的地方。
    扶璧思来想去,还是往原路返回,宋明熙的屋子铺了地龙,靠在外面也比被北风刮的强。
    近了世子屋子,她看见房里又微弱的烛火,许是出门时没把蜡烛彻底吹熄灭,靠着那一丁点儿火星子,便又蹿了起来。其生命力之顽强,真是令人叹服。
    她也有点庆幸,还好自己没把蜡烛吹熄,现在还有一丝光指引着自己的路。
    扶璧靠在门边,把属于自己的,低矮的蜡烛摆在身前,双手抱紧衣裳,尽量索取温暖。
    夜很长,梦里有她早逝的母亲,有她的哥哥,有她馋了很久不让买的街边点心,和见惯的西域贡品,一屋子小姐妹会甜甜喊她“小郡主”,她不再是见人就跪的哑巴贱民,不是靠身体取乐的通房,她是她自己,清平郡主扶璧。
    扶璧在梦里抱着哥哥的手要夺回自己的糖葫芦,哥哥的手伸得老高,她够不到,只能双手合十求他还给自己。
    眼看哥哥心软了,就要把糖葫芦给自己,忽然身体一坠,手臂贴到冰冷的地面,宋明熙居高临下冷眼看着她,“怎么没回去?”
    他用金边折扇挑起她的下巴,轻浮道:“只认识一天的小通房,就对我情根深种,非要守着我入睡,我怎么这么厉害呢?”
    扶璧抿了抿唇,无法解释,她还在回味刚才的梦,梦里的糖葫芦还没吃到,她还想再回去尝尝。
    宋明熙见她晕乎乎的模样,用手掌探了探她的头,她软着身子倒下,还好被宋明熙长手一捞,搂在怀里。
    “元卓,找大夫。”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