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在床上可别叫不出来

      老夫人端着茶的手一顿,笑道:“哟,哑巴,不错,祸从口出倒是能避免了。”
    扶璧看着两人打趣嘲讽,心里极不是滋味。
    后宅多纷争,她一个哑巴被欺负了没处说理去,若是撞见什么不该撞见的,被赶出府门是小,被投井毙命也不足为奇,想到此,扶璧不禁后背一凉。
    淮南王夫人老姜狠辣,看出扶璧的难处眼里也只有凉飕飕的笑意,她打量了扶璧好一会儿,道:“这女子面容倒是和德容公主有些像。”
    扶璧低下头,不敢动,德容公主是她英年早逝的母亲,原来还与淮南王夫人相识么?淮南王宋家立场不明,扶璧在心里祈祷可千万别被认出来。
    僵持之际,宋明熙道:“母亲,您与德容公主见过几面?天家血脉怎么会出个哑巴?”
    淮南王夫人点头,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光,道:“也是。”
    “你在马车上说自己名‘璧’,可有姓氏?”宋明熙道。
    扶璧在脑中闪过几个人家,但是冒充其他官家小姐也不好,万一被识破或许境况会比现在更糟糕,于是她摇了摇头。
    宋明熙道:“连姓都没有,果然是贱民,怎么配与天家血脉相提并论。”
    淮南王夫人满意地点了点头。
    而“贱民”两字如同尖针般刺入扶璧的心,疼得她心脏要裂开。
    淮南王夫人用茶盖撇开茶叶沫子,警告道:“你那表妹叁个月后进京,可别在人家过门前弄出孩子来。”
    宋明熙不以为然:“儿子当然知道。”
    扶璧心里奇怪,她自认人缘不错,闺阁女子爱与她分享趣事,她消息灵通,也没听过宋明熙有未婚妻。若是未婚妻过门了,她这个通房要如何是处?扶璧于是在心里暗骂宋家人异姓血脉,不讲规矩。
    不多时,她便被带下去了。
    原先伺候她洗澡的丫鬟嘴上说她矫情,还是往她房里送了个大馒头。
    扶璧拿起馒头,心里感激,原本难以下咽的糙米馒头,现在就这清水吃,细嚼慢咽也别有一番风味。
    她吃完馒头就沉沉陷入睡眠,被丫鬟叫醒才知道天黑了,“世子那边的人让你去暖床,快跟我走。”
    该来的跑不了,扶璧捏了捏拳头,宽慰自己忍辱负重,在心里把先贤在典籍上的事迹默默念了几遍,转眼便到了世子的居所。
    守门的小厮道多谢翠姐姐,她这才知道领她的女子名唤小翠。
    她听话躺在床上,等宋明熙的到来。
    等了许久也未曾等到他,扶璧不敢乱动,望着雕花床顶想哥哥的大业。
    如果能出趟们,兴许能找到他们埋在京中的探子,然后伪装溜出京城,找到他们的大部队。
    她的想法太美,不多时就陷入梦境。
    身侧软床一塌,扶璧惊醒,宋明熙回来了。
    他身上有薄酒的气味,不知去哪风流了,他身上的男子气息笼罩着扶璧,捏着她的下巴,轻浮道:“爷还没回,你怎么敢睡?”
    扶璧想为自己辩解,但是张嘴说不出话来,只能静静望着宋明熙。
    她樱唇未闭,便被宋明熙吻住,听得他道:“小哑巴,在床上可别不叫出来。”
    ——
    注:哑巴说不了话,但是笑声哭声呻吟声会有的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