Ⅹγùsんùωēń.⒞òⓜ 二,在马车里给他口

      小厮把扶璧抬进车里,驾驶到人烟稀薄地自行离开,车里只余扶璧和那名公子两人。
    马车很宽敞,扶璧跪下,把自己手和脸在衣服内侧擦干净,盈盈波光望向清俊公子,娇柔的手指轻轻置于男子胯上,抚摸着男子的宝贝。
    男人低声笑道:“你还挺会。”
    扶璧在心里冷笑,面上捧出一个讨好的笑容,掀起公子的衣服,隔着薄薄的里裤抚摸他的下身,那肉棒在她手里不断变大变硬,她才把那可怖的布满青筋的肉棒掏出来。
    扶璧是第一次见男子的肉棒,而且公子的肉棒委实尺寸不小,她怀疑自己是否能吞下去。
    她犹豫着把小脸往肉棒处凑,舌尖伸出一点对着龟头的小缝舔,然后张大嘴巴,把龟头含在嘴里。
    她偷偷看过兄长枕边的春宫图,一边回想,一边试着做。
    图里的女子是不断吞进又吐出大肉棒,必然不能用牙齿咬,不然会疼得厉害。
    扶璧于是尽量用嘴唇接触男子的肉棒,不断吞吐。
    男子的肉棒很长,她口腔浅,只能吞下一部分,剩余那段也不能冷落,于是用手包裹住,跟着嘴的频率律动。
    一个不小心,她的牙齿磕到了肉棒上,听见男子吸了一声气,扶璧抬起小鹿般水灵灵的大眼睛去看他,似在求饶,男子不满的表情只是一闪而过,又恢复成平静的模样。
    没多久,扶璧感觉嘴里有液体流进,带着腥味,她还是迫使自己把不断流出的液体咽下,然后用小鹿般的眼睛去观察公子的表情。
    那男人得了劲,抓着扶璧的头往自己胯下按,抽插好几回,扶璧感觉男人的肉棒要挤到她喉咙里。
    她好想干呕。γùsんùщùм.cōм(yushuwum.com)
    她把男人的肉棒从嘴里吐出来,一泡白浊喷到她脸上,她不敢去擦。
    男人合上眼睛,靠在马车上,射完他看起来心满意足。
    扶璧静静看了男人一会儿,他确实生得俊俏,眉毛如同远处延绵的青山,眉头浅淡,是蒙着水雾的峰脊,眉峰浓郁,像烟雾褪去得见真章的岳麓,睫毛也纤长,两腮浮起淡淡薄红,扶璧看着也有些脸红。
    男人睁开眼,扶璧赶紧低下头,她眼前出现一方天蚕丝兰花帕子,扶璧愣了下,明白是男人给她擦脸用的,便做了个道谢的礼,接过帕子赶紧擦脸。
    扶璧仔细擦脸,听得男人道:“你有名字么?”
    扶璧点头,沾了茶杯里的余水,在车上写了个“璧”。
    男人笑道:“还是个读过书的,不错,是那人伢子捡了便宜,往后我便唤你‘阿璧’。”
    扶璧不知道说什么,她本也说不出话,只能安静地看着男人。
    男人扬声道,“元卓,人要了,去付银子。”
    “好嘞!”
    “从今往后,你需得好好伺候我,若敢生异心,我便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男人冷冷恐吓道。
    扶璧听见这话,起初心里一惊,然后眉眼温顺,低着头,装成乖巧的模样。
    若她寻到哥哥,男人怎么也找不回她不是?
    ——
    采访:扶璧活不好你还收她这是为什么?
    宋明熙:我喜欢她口的时候看我的眼神
    扶璧:我看的是你吗,我看的是生的机会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