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03

      厉鸣笑着看了看冯荏爽,转过来就变换成另一副严肃的面孔,瞪了何一凡一眼,说:“我的心被她偷走了,有问题吗?”
    冯荏爽听完厉鸣的回答感觉自己的肾上腺素升高,冲动的抬起脚直接踩了厉鸣一脚,踩住后又后悔的马上收回。
    厉鸣宠溺的笑了出来,似乎并没感觉的到疼。桌下的这些小动作,除了两人并没有其他人注意到。
    “我感觉我被秀了一脸的恩爱。”何一凡无奈道。
    田恬深有同感:“我也是。”
    其余几人也频频点头,表示受到了伤害。厉鸣见状,不忘给几人的伤口上撒上一把盐,主动把两人在一起的经过详细的叙述了一遍,包括他一步步实施的接近,如何套路冯荏爽,在故事中加了不少佐料。
    几人越听脸色越难看,厉鸣这秀恩爱的功力炉火纯青,哪里像是第一次恋爱的人。
    听完厉鸣的话,只有郑谦笑着说:“恭喜。”
    方骁眉犹豫了一下,突然问道:“所以你现在是选择了冯荏爽做你女朋友对吗?”
    厉鸣顿了一下后点了点头。方骁眉问的问题没有什么毛病,但是他听起来有些不舒服。
    方骁眉也没再问,只是附和的点了点头。
    火锅所有的配菜上齐后,众人才转移了视线,专注到了吃饭上。
    期间,一向习惯找话题的何一凡如之前一样是个聊天引领者率先开了口:“快期末考试了,你们这学期要考的科目多吗?”
    田恬无奈的叹息一声,“多倒是不多,不过有灭绝的课,感觉要挂了。”
    何一凡深表同情的点头说:“我懂你的感觉,想当年我也差点挂,好在有这厉鸣给我们押题,让我低分飘过。”
    田恬眼睛蹭的一下亮了起来,“复习宝典?学长还有保留吗?借我一下。”
    厉鸣:“没用的,我那份只适用我们那一年,李老师为了避免这种情况每年考题的侧重点都不同。”
    田恬的希望变成了失望,“看来只能听天由命了!灭绝为什么如此没有人性啊?”
    冯荏爽:“我听说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田恬不可思议,“真的假的?”
    何一凡点点头,“真的。”
    田恬好奇道:“所以到底是什么情况?”
    何一凡叹息了声:“这件事说来话长,关乎了学校的一个禁忌。”
    冯荏爽:“禁忌?”
    这话题似乎越来越玄乎,京华大学居然有禁忌,着实让人不敢相信。
    何一凡面色凝重,看起来十分谨慎,“我也是无意间知道的,有一次文艺部结束新生汇演后,所有部员一起去庆祝,恰好那次负责学生会的韩老师也去了。那天聚会结束后,我和韩老师两人单独去了酒吧喝酒聊天,无意间说起了灭绝,然后韩老师就说灭绝以前不是这样的,刚来学校的时候灭绝担任班主任,人很温柔,对学生也很友好,后来因为一件事就变了。”
    田恬:“什么事?这么严重?”
    何一凡特意压低了声音说:“她第一次当班主任的那个班级,一个学生死了。”
    “死了?”几人异口同声道。
    只有厉鸣和冯荏爽两人保持着沉默,然而面色却不好看。
    田恬:“怎么死的?”
    何一凡:“自杀。”
    方骁眉:“死在哪了?该不会就是?”
    何一凡点点头,“就是我们楼里那个寝室。”
    田恬有些没听明白,“什么意思?你们楼里的寝室?”
    何一凡叹了一口气,说:“我们楼里有个寝室门也从来没开过,起初我们也没注意过,后来发现那个寝室没人住。直到那次聊天我才知道原来是以前有个学生死在里面了。”
    冯荏爽突然开口:“怎么死的你知道吗?”
    何一凡:“烧炭自杀,一氧化碳中毒。据说是一个周末,他们寝室的人回寝开门发现开不了,然后觉得不对劲,最后用脚把门踹开的,门上被透明胶带封死了,连寝室的阳台的窗户和门也被封死了,一点缝隙都没留。”
    “天啊!”常溪张开嘴,手遮着嘴巴,感到震惊。
    郑谦好奇道:“学校里死人常有的事,去年江城大学不是还有一个学生上吊自杀吗?为什么这个就是禁忌?”
    何一凡:“很多原因,学校死人本身就是一件有损名誉的事情,况且还是京华大学这种全国知名大学,最特殊的是那一年是学校的百年校庆,百年校庆学生自杀传出去多么讽刺,所以这件事就被学校压下来了,因为是周末知道的人也不多。也是因为这件事发生在很多年前,那时候网络信息的传递没有那么发达,普及度也不高,所以学校可以压下来,如果换作是现在想瞒都瞒不住。”
    常溪存有疑惑:“可是还是有学生和老师知道啊!怎么可能瞒得住呢?难道这些人就不会说吗?”
    何一凡笑了,笑常溪的天真,有些事情早已经是众所周知的潜规则,人们默认了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