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等小情人下课

      宋清心接到派出所电话时已经是下午六点了,顾时衍在会议室里开了5个小时的会,眼看还没结束的意思,她可真是急的要跺脚了。
    “顾少。”
    里面的周秘书看宋清心都急到要跺脚了,连忙俯身低声道:“顾少,我看宋助理似乎有话跟你说,要不要去问问?”
    顾时衍坐在转椅上,手指飞快地翻阅着桌上的文件,交叠的长腿搁着会议桌的边缘,手上的瓷杯放回了咖啡碟。
    围坐在会议桌上的高层一个个的都面露苦色,连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听周秘书这句话仿佛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
    “什么事?”
    宋清心看顾时衍终于注意到她了,连忙推了门进来。
    “顾少,姜笙和人飙黑车被关派出所了。对方是韩家的公子,韩夫人现在一口咬定是姜笙的责任,还说黑车是姜笙弄的,你也知道那帮人有多势力,再不过去姜笙就要吃亏了。”
    周秘书:“……”
    现在的小姑娘真是能耐,上学第一天就和人飙黑车,还进了局子。
    “顾少?”周秘书表面神情凝重地扭过头看顾时衍,心里早就乐得要打跌了,这是终于要下班的节奏了吗?
    “散会。”
    果然,顾时衍起了身,下一秒就出了会议室。
    看到顾时衍听到姜笙的名字,马上离开了会议室,其他高层们都一副如释重负的模样,随后又表示非常好奇,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贝存在,才能让顾总这么早散会。
    姜笙不是没有进过局子,但还是第一次被个贵妇模样的人指着鼻子骂,据说是韩厉的母亲,保养倒是不错,就是修养不怎么样。
    “小小年纪就开始会勾引男人了,下次我再看到你以这种方式吸引我儿子的注意,看我不刮花你的脸!”
    宋翠云瞪着她,说话的声音很大,以至于整个派出所的人都看向了这边,看热闹的人不在少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种女生的心理,虚荣心又攀比,我们韩家不可能接受你这种儿媳妇。”宋翠云眼里含着讥讽的情绪。
    “我妈刚刚说的你都听到了?”一旁的韩巧丽冷笑出声,“别人不知道你是谁,我心里可是一清二楚的,蛇蝎心肠的绿茶婊,和苏子昂的事早被人传烂了,我弟弟可是个正经的好人,你要是还敢肖想我弟弟,看我怎么收拾你。”
    韩巧丽第一眼看到姜笙就认出她来了,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还敢来一中上学。
    身上黑历史这么多,现在扮个高中生就能洗白了?
    听韩巧丽这么说,姜笙只轻蔑地看了她一眼:“对不起,听不到畜生叫。”
    “你说谁是畜生?”韩巧丽还没被人这么下过脸子,脸色瞬间沉了下来,“你不过是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还有脸骂人?谁不知道你挖墙脚三了自己的妹妹,抄人论文还被别人赶回国,一件件丑事说出来都丢死人了,真不明白你怎么有脸出来晃悠的,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你这个绿茶婊!”
    韩巧丽听姜笙骂自己是畜生,一股无名火冲上了天灵感,骂了还不够,下意识抬起了巴掌想打过去,却在下一秒被人伸腿绊了下,整个人往前栽差点摔在地上。
    “巧丽,你没事吧?”
    “妈,我的腿好疼啊,那个贱人刚刚居然敢绊我!”韩巧丽扶着自己母亲,哭哭啼啼的诉苦,“妈,你快让警察把她抓起来,我要她死!”
    “岂有此理。”
    看到自己女儿受了屈辱,宋翠云自然不会罢休,加上听女儿说了这个女人的黑历史,心里更加鄙夷了。
    这种女人还敢肖想自己儿子!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把这个女人给我抓回去?”
    “你们在干什么?”一道男声忽然打断宋翠云的声音,众人循声回头一看,居然是江城的沈大状沈知正徐步走来,没想到这次韩家连沈大状都请来了。
    这次韩厉卷入了黑车的祸端,韩家重视也是正常的。沈大状一出手,要人坐几年牢都是正常的事。
    宋翠云还以为是自己丈夫通知了沈大状,心里更得意了,她可是韩家的夫人,一出手就能请到这座城市最出名的大状,要玩死一个臭丫头那是捏死一只蚂蚁的事。
    “沈大状,你来的正好。”宋翠云瞪了一眼姜笙,“就是这丫头怂恿我儿子赛的黑车,小小年纪不学好,我要不给她个教训,以后绝对是社会的祸患。”
    看韩夫人这么倒打一耙,姜笙从口袋里掏出一片口香糖,近乎无视地嚼着,看着有些吊儿郎当的。
    沈知看到韩夫人还在口喷脏水,整个人的表情都尴尬地顿了一下,有几个协警对视了几眼:“韩夫人,实在有些对不起,我们马上把人带走。按照所里的规定本来要交保释金的,但20万她肯定也交不上,您先消消气。”
    “还是你们识相,还不把人带过去。”韩夫人神态越发得意了,“我告诉你你们,就算她家长今天真的来捞人了,你们也不准给我放人。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底层垃圾,居然能教出这种不要脸的女儿。我不给他们一个教训,还真以为自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您尽管放心吧。”几个人点头哈腰的,再对姜笙时态度已经大变样,相当粗暴地用警棍挟持着她的胳膊,“你还不老实点,跟我们走。”
    嚼着口香糖的姜笙避开了他们,桃花瞳眸里涌现了厌恶的情绪。
    “你有种再碰我一下试试?”
    “嘿哟,你还蛮横上了?”那几个协警手上的警棍敲着桌子,继续恐吓着她,“你知不知道你得罪的是谁?你要不想吃苦,就得老实点听话,这里可不是你们家菜市场,容不得你撒野。”
    “哦?”
    另一道磁实的男低音在所里响起:“我也很想知道,我们得罪的是何方神圣?”
    看到来人时,站在韩夫人身旁的韩巧丽眼睛立马亮了一下,高兴地喊道:“时衍哥哥?”
    听到这句哥哥,姜笙目光看向了门口,顾时衍穿着正式的藏蓝色西装,奶白色的纸巾袋,多了几分儒雅的味道。
    “有没有哪里伤到?”
    “你来的正好!”韩巧丽委屈地嘟着一张嘴,兴奋地跑上前挡住了男人的去路,乳沟也隐隐若现,故意往男人身上蹭过来,“那个女人真的没没素质,在班上勾引我弟弟,还怂恿他赛黑车。我本来想好好教育她怎么做人,结果这个女人居然还伸腿绊我!”
    看韩巧丽这么会颠倒是非黑白,姜笙已经懒得再说什么,却见顾时衍拧着眉冷漠地回了一句。
    “我不是问你。”
    他直接穿过韩巧丽,几步走到了姜笙面前:“有没有哪里伤到?”
    “没有。”
    韩巧丽看到顾时衍居然和姜笙说话,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嚷嚷道:“时衍哥哥,你认识这个女人?”
    顾时衍伸手撩起她的长发,拨到了耳后,声音压得很低:“一天不收拾,就开始上房揭瓦了。还好没受伤,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手指上的薄茧擦过脖颈上的皮肤,怕痒的她缩着躲了下,正好塞进了他怀里,被他一只手揽着了腰,姜笙又躲不了了,语气里带了些不自知的娇气。
    “不是我要上房揭瓦,是他们太过分了。”
    韩巧丽没想到,姜笙居然还在顾时衍面前告状,她沉不住气了,拎着裙子过来口口声声地质问着。
    “时衍哥哥,你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我们什么关系,你不是都看到了?”顾时衍看了眼一旁已经手足无措的协警,再开腔时已经不似刚刚的语气温柔,相当冷硬道,“你们还没回答,我们得罪的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
    协警们已经是满头大汗,怎么会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怎么都没想到这丫头是个更有背景的。
    韩夫人也没想到这么巧,怼的这丫头居然和顾时衍有关系,她可以在任何千金名媛面前耀武扬威,却不敢在顾时衍这样的人物面前作死。
    “对不起顾总,都是误会。”
    “误会?”顾时衍半垂下眼睫,那种冷意从骨子里渗透出来,有种轻易镇住全场的上位者气场,带着不容置喙的严厉,“刚刚你骂起我的人来,可不见得是什么误会。”
    “对……对不起。”
    韩夫人一下子怂了,一直以来她都听说顾时衍是个很难相处的人,没想到这回真见识到了。
    “大声点,我没听到。”顾时衍两只手掌摩挲在姜笙的耳后,似乎有种很神奇的安抚效果,他深邃的眼眸斜睨过来,“你在跟谁道歉?”
    “对不起,姜小姐。”韩夫人咬着牙,咽下了屈辱。
    顾时衍只是垂下了眸。
    “没鞠躬,没有诚意。”
    韩夫人:“……”
    韩夫人是真不知道顾时衍这么会折腾人,明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但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反而韩巧丽看不下去了。
    “凭什么要我妈鞠躬道歉?我们说的哪一件事不是真的?”韩巧丽看到顾时衍这样,怎么可能还不明白什么,“时衍哥哥,你居然可以和一个陌生女人这么亲密,你这样做对得起夏桐姐吗?”
    “巧丽!”
    听她这么胡言乱语,韩夫人吓得一张脸都白了,揪着自己的女儿责怪道:“你在这里瞎嚷嚷什么,还不快给顾总道歉!”
    当年的事谁不知道,李夏桐出轨某个政客,当时的顾时衍还不是顾氏的高层,被舆论百般嘲讽,他却借李家的手打倒敌人,顺利拿下2个亿的投资项目,可想而知顾时衍这个人城府有多深。
    “我又没说错什么,凭什么要道歉?”韩巧丽愤恨地咬着牙,眼睛恶狠狠地瞪向了姜笙,“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时衍哥哥心里一直藏着个很爱的女人,你以为自己算个什么东西?”
    “韩巧丽!你还说?”韩夫人是真的怕了,尤其面对对方越来越低的气压,她咬了牙,一巴掌扇在韩巧丽的脸上。
    听到这么一番话,姜笙似乎明白了什么,她以前就听梁凉说过顾时衍的一些过往。
    这个夏桐,应该就是顾时衍的前女友了。
    “你可以继续骂。”
    顾时衍眸光淡淡地看着她,眉眼中都是阴沉的冷冽,明眼人都看出来是不动声色的怒意,很少人见顾时衍真正动怒的样子。
    “但等骂完了,我会挖了你的舌头。”那样的暴力血腥,竟然可以在他口中说得那么轻描淡写。
    “你……”还想逞口舌之快的韩巧丽,惊恐地往后退了几步,竟被吓得瑟瑟发抖。
    “我让你别说,你这张嘴管不了是吧?”宋翠云见势不妙,拽着她往派出所门口走,“赶紧跟我回家!”
    韩巧丽挣扎了下,终究还是闷不做声地被宋翠云拽着离开,脸上写满了心不甘情不愿。
    “妈,时衍哥哥怎么可以喜欢上其他女人?”宋翠云终于哭出了声,不停地擦着眼泪。
    “哭什么?顾总怎么可能喜欢上这么一个丫头。”宋翠云看她一眼,道,“这些年喜欢他的女人不计其数,你看他看上过谁?”
    “说的也是,时衍哥哥肯定不可能看上这种黑历史一大堆的坏女人。”韩巧丽擦了下眼泪,拿出手机打了一行字。
    “夏桐姐,今天我看到时衍哥哥了。”
    这条短信发出去以后,好似石沉大海一样没有任何回应,韩巧丽又很不甘心地又编辑了一条短信。
    “他居然帮着一个坏女人欺负我,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啊?”
    ……
    “笙哥,你没事吧?”
    姜笙才刚走到车门口,就收到了冉烟烟的短信,虽然闹得不是很愉快,但她和这群小混混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了。
    冉烟烟似乎很喜欢她,一口一个笙哥地叫着。还别说,姜笙真挺喜欢这种听上去就吊到不行的称号。
    “没事。”
    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看着她,一双修长的腿交叠着,身体忽然往前倾了下,像老鹰拎小鸡似的直接把她给拎上了副驾驶,她本来打算坐后面的。
    姜笙这才留意到,顾时衍今天开的车换了一辆路虎,他以前不是经常开那辆保时捷吗?
    想到今早是周秘书开的车,姜笙心里嘀咕了句,这个人就是臭毛病多,既然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车,就别让周秘书开啊。
    “还愣在这儿干什么?”顾时衍的眼神,也随之落在她刚刚发短信的手机上,深邃的目光带着些许审视和询问,“刚刚在给谁发短信?”
    “没谁。”
    姜笙难得老实地坐在他身旁,身上换了一中的浅蓝色校服,她从书包里翻出了一沓试卷捧着看,顾时衍只要稍微一垂眸,就能看到她脖颈白皙粉嫩的肌肤,跟朵小白花似的。
    “上了一天课,学习还跟的上吗?”顾时衍开口问。
    “还可以。”
    这句话过后,车内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姜笙偶尔抬头看着窗外的风景徐徐倒过去,车窗上倒映着男人的侧影,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深刻的轮廓,男人的魅力,似乎很容易在认真做某件事上体现出来,给人以安全感。
    半个小时后车就到了顾家,姜笙拎着书包下了车,直接往别墅里跑。
    “先生。”管家看姜笙跑远了,一回头看到顾时衍把领带扯了下来,问道,“您开的那辆保时捷,真的当公车使用了吗?”
    这些年,顾时衍一直开的都是那辆保时捷,别的老板或富二代的车换了一辆又一辆,他依旧只开着那辆保时捷。
    今天听周秘书说这车以后放公司用了,他还挺惊讶的,以前怎么劝顾少都没有换过车,还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换车了。
    “嗯。”
    顾时衍把车钥匙拔了,正要往主别墅走,却看到霍东和宋西城正抽烟说着什么,这会儿看到顾时衍,纷纷转头瞧了过来。
    “哟,这是接小情人下课了啊?”霍东最先调侃出声,“不是有首歌叫等你下课吗?顾总都28了,是不是突然感觉回到18岁的时候了?”
    “来干什么?”
    “这不是来这里,喊顾总去酒吧喝酒的吗?有空不?”
    “不去,一会儿还要给姜笙检查作业。”
    宋西城拿眼瞧着顾时衍,忍不住调侃做戏。
    “宝贝啊,你作业做好了吗?老公马上要来检查作业了。”
    霍东也反手握住了宋西城的手:“真是讨厌了啦,你真是好坏哦,老不正经还要检查人家作业。”
    “记得好好做,要是没做完我就要嘿嘿嘿……”
    “哎呀死相,真是讨厌了啦,顾总你好坏坏~”霍东的声音骚气十足,那股骚气直蹿上人脑的天灵盖,骚到一旁的管家都忍不住抖了抖。
    “行了。”顾时衍扫他一眼,“你要再演下去,马上给你拍下来放到网络平台去。”
    霍东笑得更骚气了:“可惜看不到顾总哄小姑娘做作业的场面,否则拍下来那才好看。”
    顾时衍真的失笑了,不得不出言警告了一句:“差不多行了,你还没玩没了了是吧?”
    “好好好,我不说了行吧?”霍东收了声,笑道,“既然你不去酒吧,那哥几个先走了,明天公司见。”
    “嗯。”
    顾时衍迈开步伐,朝主屋方向走去。
    主屋里,顾大夫人的声音带着些爽朗的笑意,特地用公筷夹了一些菜放在她碗里。
    桌上摆着六菜一汤,香味四溢,热气腾腾,那股香味钻进鼻子里,下意识有流口水的反应。
    “姜笙,吃饭了。”姜笙接过递来的米饭开始埋头苦吃,本来自己身为客人是应该客气一下的,但看到美食她就忘了……
    “姜笙啊,好吃吗?”
    “好吃。”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