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撩拨她

      “我怎么样了?”顾时衍似乎觉得很有意思,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压低的声音里透着一股风流的味道。
    “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姜笙感觉脸连同脖子都红了,还散发着一股烫意,他总是这样不动声色地撩拨她。
    已经恼羞成怒了的小姑娘刚拔腿要走,却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揽住了腰肢,男人的声音和刚刚无异:“走这么快做什么?今晚等我,一起吃饭。”
    姜笙连忙抬头,却发现宴会厅的人已经被刚刚展示的拍卖物吸引住了,并没有看向他们这边。
    她松了口气,没人看到就好。
    “在看什么?”
    顾时衍的声音忽然离得很近,姜笙想都没想地回了头,嘴唇却刚好撞在男人低头时的薄唇上。
    “……”
    主持人的声音重新在台上响起,姜笙心跳怦然种,有些恍然地回了神,一时间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意外。
    “你故意的!”
    “我怎么故意的?不是你主动亲的我?”顾时衍手指刮了下她的脸颊,嗓音低低的磁性,“你撞上来的。”
    “我不知道你凑得这么近,这都是意外。”
    顾时衍呼吸里都是她的味道,很清新的感觉,他心里也跟着一动:“你亲我一下还说是我故意的,一副不高兴的样子。那以前你摸我的手,蹭我的腿,又故意用眼神勾我,这该怎么算?”
    男人轻描淡写地说着这些,深刻地提醒姜笙以前做过的那些事,耳朵开始渐生烫意了。
    “我没有,那也只不过是意外而已。”
    姜笙回视他,万年不见的羞耻心终于彻底上了线。
    一副虽然我是,但就是不能说的模样,这说谎也不脸红的样子,倒是惹来他一声低笑。
    “肯定是你心思不纯,才会觉得我在勾引你。”
    “是吗?”顾时衍早知道她会耍赖,倒也见怪不怪了,“嗯,那就是我自作多情,我思想不正,不管是你摸我的手还是蹭我的腿,都只是意外。”
    他一贯严肃的神态忽然变得似笑非笑起来,这种类似纵容的表情,出现在他脸上很是难得。
    “当然是意外了。”
    少女很赞同地点了点头,脸颊连带脖子根都已经泛红了大片,一脸“没错就是这样”的表情。
    顾时衍垂眸看她,忽然低低道。
    “做了又不肯承认,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就像那些背地里大鱼大肉都喂不饱的人,嘴上还总是一本正经地说着自己忌荤腥,我说的对不对?”顾时衍声音低缓平静,总结了一句,“口是心非的小姑娘。”
    “你才是口是心非,你全家都是口是心非。”姜笙的羞耻心都快爆表了,第一次知道顾时衍居然还能把这种话说成情话的本事。
    “嗯,还知道承认就好。”
    “……”
    她不知道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把自己当一家人?
    是叔叔,还是?别的存在……
    他伸手握着她的手腕,手指细腻地摩挲着女孩儿的肌肤,低低淡淡道:“不乖的孩子,以后都没有大鱼大肉喂你,把你饿成小尼姑。”
    “……”
    “顾时衍,你还要不要脸了?”姜笙这样的万年老司机,都被他撩得说不出话了,果然永远不能和男人比流氓。
    “你不管亲我还是摸我,都可以用一句意外揭过,我还没干什么就是不要脸了?你这个人还双标。”男人浅淡的声音似乎要贴到耳鬓,温热的气息在耳朵里扩散,“跳了一晚上的舞,怎么还这么能折腾?”
    “……”
    姜笙躲了下,又想发挥自己的撒娇耍赖技能,却看到顾菁菁一脸失魂落魄地过来了。
    之前竞拍开场舞时,顾菁菁一直没等到顾洛的微信,索性自己一个人四处找人去了。
    “菁菁!”
    “菁菁?”
    姜笙看到她时,发现顾菁菁跟失了魂似的,脸色白得不行,她叫了几声她似乎都没听见。
    顾菁菁回过神,看到姜笙后哇的一声哭了,抽抽噎噎的说不出什么话。
    “怎么哭了?”
    “没……没什么。”顾菁菁摇了摇头,忽然问,“嫂子,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堂哥?”
    姜笙以为是她没找到顾洛,在为自己难过,不知怎么的眼皮子一跳,脑子里闪过顾时衍的脸。
    “别哭,现在已经没事了。”
    “可是……”顾菁菁还想说什么,却被姜笙拉着去拍卖会的主桌,已经在嘴边的话都咽了下去。
    顾时衍依旧站在原地,眯眼望着姜笙匆忙拉着顾菁菁转身离开的背影,眉眼深邃。
    “姜笙姐。”
    姜笙才刚坐下,就听到梁冰若阴魂不散的声音。一抬头,看到苏子昂和梁冰若两个狗东西站在了自己面前。
    梁冰若一脸恩爱娇羞地牵着苏子昂,看着姜笙又欲言又止,似乎生怕她受到什么刺激。
    “原来是冰若啊。”
    姜笙笑了下,一改往日的态度起了身,主动迎了上去:“刚刚还想跟你们打个招呼,正巧你们就过来了。”
    “姜笙姐。”
    梁冰若看她反应反常,眼里浮现了警惕,开口问道:“我们想知道,你和顾总到底是什么关系?”
    “冰若,你看着很关心顾总?”
    姜笙依旧笑眯眯的,梁冰若脸色白了一下,连忙争辩道:“我只是怕姜笙姐误入歧途而已,顾时衍并不像你看的那么简单,你靠近他,到时候你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都听到了吧?”苏子昂看着姜笙,苦口婆心道,“顾时衍的背景,比你听到的还要黑暗几百倍,你现在离开他还来得及,如果他继续纠缠,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摆脱他!”
    “很好。”
    姜笙点点头:“既然顾总被你们说的那么可怕,不如先劝梁冉冉断了对顾总的想法,再来大义凛然地说这些所谓为好我的言论吧。”
    她根本不相信任何人,何况这两人当她蠢,看不出梁冉冉对顾时衍的觊觎吗?为了她好,真是说得出口!
    “你这个人简直不识好歹!”
    梁冰若没想到姜笙真的这么油盐不进,还想再说什么,却听姜笙忽然低叫了一声,似乎被什么绊倒了,整个人都往前面栽。
    梁冰若起初还以为,这是姜笙故意栽倒在苏子昂怀里的小伎俩,下意识伸手挡了下。
    令她没想到的是,姜笙被顾时衍接在了怀里。
    姜笙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手指紧紧扒着顾时衍的衬衫领口颤抖着,那双桃花眸里瞬间浮现了一层薄雾。
    男人的怀抱仿佛为她而生,顾时衍熟练地抱着小姑娘,温暖的薄唇抵在姜笙的额头哄慰着:“没事了。”
    没有什么比这一幕,更能冲击苏子昂的眼球。他从来都没有想过,姜笙可以这么依赖一个男人。
    “什么情况?”
    “我刚刚看到梁冰若伸手推人了?”
    “天啊,梁冰若居然打人?”
    随着宴会厅里七嘴八舌的议论,梁冰若才回过神的收了自己的手,大脑一片空白地懵逼了。
    自己根本没碰到姜笙,她怎么就倒地不起了?
    这个女人碰瓷!
    梁冰若做梦都没想到,姜笙居然也会碰瓷。
    “冰若,你这做的就有些过分了。”有女人也看不下去了,忍不住说了句,“我知道你是气人家抢了你的风头,但也不能做出这种事啊。好端端一个慈善拍卖会,非搞得这么乌烟瘴气。”
    “合晴,我真的没有打她,我是被冤枉的。”梁冰若这回有口难言,眼睛里瞬间涌现了眼泪,“姜笙姐,你为什么要这么冤枉我?我好端端地站在这里,根本就没碰到你。”
    梁冰若这么一说,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道该相信谁。
    “放心吧,大家都会相信你是被冤枉的。”苏子昂心疼地伸手,擦干她的眼泪。
    “陷害你?”顾菁菁马上冲上来,语气很冲地说着,“那么是姜笙让你走过来的吗?你说姜笙陷害你,是不是还得多亏你们这么配合特意走到跟前,才让姜笙这么顺利地陷害到你?”
    “我只是过来跟姜笙姐打个招呼而已。”梁冰若神情委屈巴巴的,不明白顾菁菁怎么也站在这个狠毒女人这一边。
    “你可得了吧。”顾菁菁环保双臂,眼神很不屑,“你这种白莲婊我见多了,带着假惺惺的面具害了姜笙后,等着她打你骂你指责你,对,然后就像现在这样无辜可怜,让那些一根筋的傻帽们都心疼你,觉得是姜笙苛刻。”
    梁冰若脸色一僵,察觉到周围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变了,包括站在自己面前的苏子昂。
    “这个梁冰若到底怎么回事啊,还没说两句就又哭上了,人家姜笙都还没哭呢!”
    “我现在怀疑梁冰若是不是像上次舆论说的那样,那可就太恶心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
    ……
    “姜笙,我看你没什么事吧?”梁冉冉看到情况后走过来,面带微笑的眼睛里带着警告,“既然没什么事,可以没必要这么小题大做吧?就算你和冰若再不和,也别把事情做得太难看了。”
    梁冉冉这句话,字字句句都在指责姜笙,暗示她用心不良。
    孰是孰非,大家还是懵懂的。
    但姜笙确实受没什么伤,总归也就是个小波澜而已,注意力打算重新回到拍卖物品上,却听到了主持人一声惊呼。
    “我的天啊!”
    “怎么了?”人群中有人接了一句。
    主持人拿着两个抽奖箱,支支吾吾地说着:“这两个抽奖箱里的名字,分别放的都是同一个人的,一个是姜笙,另一个是梁冰若。”
    “……”
    “……”
    这件事的突然败露,令现场的人都有些幡然醒悟,今天不管怎么抽都是梁冰若和姜笙,肯定是有人在抽奖箱上做了手脚。
    姜笙的名声不怎么好,上了只有出丑的份儿,她不可能傻到这个地步,但梁冰若就不一样了……
    在顾总竞拍前,梁冰若简直就是大放异彩的那个人,尤其以80万拍下开场舞的瞬间,可谓风头很盛。
    所以这个做手脚的人,只有梁冰若。她自己想出风头就算了,还故意拉着姜笙一起作对比,不是存心想让人出丑难堪吗?
    梁冰若怎么都没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顾时衍。
    再一联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梁冰若怎么都洗不白了。
    所有人都把目光转移到了梁冰若身上,猜疑的,嘲讽的,冷笑的,看得梁冰若浑身冰凉,她没想到事情会败露得这么快!
    “冰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脸色最先沉下来的就是苏子昂,他根本不知道抽奖箱被人动了手脚。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明摆了就是一场局,一个要姜笙出丑的局。
    “子昂,我没有做过手脚。”梁冰若眼里含着泪,慌乱地拉着他的手试图解释,“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要相信我啊。”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抽奖箱里只有你和姜笙的名字?”苏子昂看着她的眼神都开始变得陌生了,多了抹疲惫,“你敢说,你心里就真的对姜笙没有一点怨恨?明明你心里也很清楚,当初是我们对不起的她,为什么还要报复她?”
    说完最后一句话,苏子昂转身离开了宴会大厅。
    梁冰若死死地咬住了唇,眼睁睁地看着苏子昂离开,她再也顾不得什么,追着苏子昂跑了出去。
    “子昂,你等等我。”
    等她跑到外面时脚下的高跟鞋一崴,苏子昂已经不见了人影,委屈的眼泪终于溢出了眼眶。
    ……
    看着梁冰若追着苏子昂出门,明眼人似乎看出了什么。看来顾家姐妹之间的龃龉,不像传闻中那么简单啊。
    梁冉冉已经没了之前的淡定从容,生怕被那几个女人供出来,她才是那个罪魁祸首。
    “四叔,我看姜笙好像有点不对劲,是不是被吓坏了?”顾菁菁发现姜笙的脸色很差,在他怀里好像没了生气。
    顾时衍低了头,果然看到姜笙的脸色有些过分的苍白,他摸了下她的额头,还隐隐有些烫意。
    “可能是发烧了。”
    “怎么会突然发烧了?四叔,怎么办啊?”顾菁菁眼圈突然红了,十几岁的小姑娘,很容易遇事就慌。
    顾时衍摸了下姜笙的额头,遒劲有力的手臂打横抱起小姑娘,灯光的侧影斜斜的打在男人坚实的肩背上。
    “没事,我先送她去医院。”男人平和的嗓音,磁性中带着稳重,轻易能安抚人心。
    “四叔,我也一起去吧。”
    “不用,你在这玩会儿,我让司机早点送你回去。”
    听顾时衍这么说,顾菁菁乖乖地留在了原地,对面的周秘书看她一个小姑娘,马上走过来陪她。
    “不用担心了,有你四叔在呢。”
    顾菁菁吸了吸鼻子,嗯了一声。她忽然想到前几分钟在楼上看到的画面,对姜笙的同情更深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姜笙开口,顾洛居然在和一个男人滚床单,正想着,忽然听到高跟鞋下楼的声音。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