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坏女孩

      他的手还放在方向盘上,淡淡地瞥了一眼霍东,催着他下了车,又开车返了回去。
    可能是男人的保护欲在作祟,他带她上了车,送她去医院。
    ……
    “她既然不说,你直接开口问不就得了?你还会有顾忌的时候?是怕吓到了你那朵娇花?”宋西城冷笑着打断了他的思绪,“宝贝得跟什么似的,这可不像你的行事作风。”
    “你要是开口问她,她要么跟你撒娇,要么闭口不谈。”
    只要说不过他,或遇到什么不想回答的话,她马上要使小性子,撒个娇耍个赖,你还能拿她怎么样?
    宋西城被他撒娇两个字震了一下,烟都呛进了鼻子里,咳嗽了半天才稍微平复下来。
    这股恋爱的酸臭味啊,谁能顶得住?!
    宋西城一怒之下,从嘴上拔出烟离开了。
    “我还有事先走了。”
    顾时衍没有理会他,随手开了瓶啤酒,喝了一口。
    霍东倒是在一旁若有所思,第一眼在电梯里看到姜笙,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时衍居然会看上这个名声烂出了圈的小姑娘。
    如果她真的能把控住他,也不用继续体验这个世间的心酸和冷漠了。
    时衍这个人,在正常情况下还是绅士体贴的,基本不会破功。
    但如果被磨着彻底没了耐性,也不知道小妖精受不受得了他的霸道和强势。
    年纪小嘛,总是磨人还爱折腾。
    ……
    姜笙睡了一觉醒来,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起床开着烘烤机烤了几片面包,借着牛奶解决了早餐。
    离芭蕾舞团招黑天鹅的报名时间还没到,姜笙这些日子还算挺悠闲,时不时和顾菁菁在微信上聊几句。
    顾菁菁:今天顾家会举办一个慈善拍卖会,你来吗?
    自从她发现顾洛经常不带姜笙玩以后,总是会找机会喊姜笙出来,唾骂顾洛是渣男。
    姜笙:什么慈善拍卖会?
    顾菁菁:好像是什么有关LGBT群体,就是同性恋的慈善拍卖会,听着还蛮有意思的,反正你一个人在家也无聊,不如一起去?
    姜笙闷在家里也确实无聊,既然顾菁菁都这么说了,反正也是打发时间,只是想到顾时衍可能会出现,心里有点不自在。
    只是想到上次和顾时衍接吻,心里就觉得别扭,还没想好该怎么面对他。
    在顾菁菁的催促下,姜笙走进了穿搭间,选了一件黑色V领礼裙,波涛汹涌的事业线被黑色抹胸遮挡住,多了一抹高贵冷艳。
    路上看着时间还早,姜笙靠路边停了车,打算去买杯奶茶。
    “哟,这不是姜笙吗?”一句熟络的女声传进耳朵里,姜笙意外地看到了苏茜。
    她挑了下眉,心里也感到很意外。不仅仅意外在这里遇到苏茜,还意外苏茜居然用这么和蔼的声音和自己说话。
    以前她和苏子昂还没分手的时候,这个苏茜就高冷得很,对自己爱理不理的瞧不起人,反倒是对梁冰若姐妹很热情,某次聚会的时候还当着大家的面喊梁冰若弟妹,故意让她难堪。
    “这么巧,居然在这里遇到了苏小姐。”
    听出了姜笙话里的疏离和冷淡,苏茜脸上的笑容没有变化,反而嗔怪了一句:“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姜笙变得这么客气去了?”
    姜笙没什么回应,这样的冷漠倒是让苏茜倍觉尴尬,只能换了个话题,又自顾自地说道:“我一直都觉得奇怪,你和子昂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为什么突然分手了?”
    “不合适,就分手了。”姜笙回了一句,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苏小姐难道还不知道,苏子昂已经和你喜欢的梁冰若在一起了?我们分手了,你不是该感到高兴的吗?”
    提到那个继女,苏茜的脸色变了又变,被姜笙这样赤裸裸地嘲讽,她倒是还能继续舔着个脸说:“姜笙,我们可能有什么误会一直没有解开,要不找个地方坐下好好聊聊?这些天子昂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虽然子昂不说,但我和妈也都心里清楚,他很想你,只是舍不下这个脸皮来找你。”
    “男人都是这样爱面子,我们要多包容包容。”
    听到这话,姜笙脸上的似笑非笑就更深了。
    苏茜一直觉得姜笙很爱自己的弟弟,除了姐姐看自己亲弟弟的滤镜深厚以外,姜笙当初不选富二代,偏偏选择了子昂,难道还不够证明这个女人非常爱自己的弟弟么?
    在她心里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姜笙都不会和她弟弟分手,哪怕因为某些原因分了,只要弟弟肯回头姜笙还是会继续死心塌地的跟着子昂。
    “他舍不下脸皮,我就能舍下了?”姜笙啧了一声,勾起唇角嘲讽了一句,“先不说我对他有没有其他的想法,一个劈了腿的渣男,还有什么脸舍不下的?毕竟脸都没有了啊。”
    苏茜脸色终于阴沉了下来,没想到被嘲了个狗血喷头,但一想到姜笙的身份和自己来的目的,还是压住了内心的不满。
    “我还有事,聊天什么的就没必要了,苏小姐再见。”姜笙也懒得继续搭理苏茜,连奶茶都顾不得买了,拎着兰博基尼的车钥匙离开。
    看到路边那辆兰博基尼,苏茜这辈子都没坐过一次,眼红心热后又换上了一张热切的笑脸,目送姜笙坐进了驾驶座。
    “姜笙,你这是准备去哪啊?”很寻常的一句问语,压住了苏茜的嫉妒情绪,Aqueen到底让她赚了多少钱!
    “顾氏的慈善拍卖会。”姜笙系好了安全带,顺口回了一句,跑车一声轰鸣便扬长而去了,留下一道烟尘。
    顾氏慈善拍卖会?
    苏茜一愣,重复念了一遍,忽然想起子昂今天要去的也是顾氏的慈善拍卖,心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切,装的那么清高,到头来还不是追着我弟弟屁股后头跑?”
    她就知道,姜笙忘不了子昂。
    苏茜得意地在嘴上嘟喃着,被姜笙从后视镜看了个一清二楚,她还在用蓝牙在跟梁凉打电话,阴狠地勾了下唇。
    “这狗东西!”
    “怎么了?”
    梁凉忽然听她语气不对,问了一句:“你还在路上呢?不会是跟人撞车了吧?”
    “没有。”姜笙眯了下眼睛,“刚刚碰到了苏子昂的姐姐,突然过来献殷勤,还一厢情愿觉得我喜欢她弟弟,这苏家人真就跟狗皮膏药似的,一旦粘上就甩不掉了。”
    “你怎么没当场锤爆她的狗头呢?”
    “你怎么能这么粗暴呢?”
    梁凉:“……”
    这一刻梁凉的脑子里简直翻腾着各种国骂,一个一棍子就敲断过梁冉冉腿的人,还好意思说她粗暴?!
    “行,你专心开车吧,到了拍卖会给我发个微信,我继续上班了。”梁凉揉了下眉,没说几句就要挂断了。
    “好。”
    姜笙开车很快到了顾氏大厦,顾菁菁的车停靠在停车位上,躺在车里面都快睡着了才看到她。
    “姜笙。”
    姜笙把车停在她旁边,下降了车窗,笑着跟她打了招呼:“你这么早就到了?”
    “在家里实在太无聊了,所以走的早。”
    顾菁菁穿了一身潮流棒球服,看着有些吊儿郎当的,和普通的富二代没什么差别。
    “姜笙,我们进去吧。”
    “嗯。”
    两人相伴进了顾氏,有人领着她们去了88层的慈善大厅,在电梯里,姜笙又遇到了苏茜。
    “姜笙,没想到这么巧,又在电梯里遇到你了。”苏茜满脸堆起了笑,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进了电梯。
    “刚刚忘了告诉你,子昂也受邀参加了这次的慈善拍卖会,不巧的是,他跟冰若刚刚上去了,要不可能还能遇到你。”
    在确定姜笙忘不了苏子昂后,苏茜这会儿反而故意提起了梁冰若,有意让姜笙吃醋,却没想到她说。
    “还好没遇到,就怕我未婚夫看到吃醋。”
    听到未婚夫,苏茜脸色一僵:“你什么时候有未婚夫了?”
    姜笙没说话,一个余光都懒得给她。
    “嫂子,你们认识啊?”顾菁菁知道姜笙有前男友,但听这个女人这么说话,心里不舒服了,故意用了嫂子这个称呼。
    苏茜惊讶地看着顾菁菁,一看就是个富家女,她脸色一变,忽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自作多情了,人家都有未婚夫了。
    “认识,但不熟。”
    “哦,最讨厌这种套近乎的人了,说好听点叫没眼色,说不好听点就是不要脸。”
    顾菁菁一下猜到姜笙和这个女人不对盘,说话也很不客气,苏茜哪里受过这种气,也知道姜笙还在记恨自己当初对她不友好的事。
    叮的一声,电梯到了。
    “嫂子,我们走吧。”
    顾菁菁亲昵地挽着姜笙的胳膊,故意抢先走在苏茜前面,把她气得脸红脖子粗的。
    想当初,姜笙在那么多富二代里选了什么都没有的子昂,她还觉得是什么真爱呢!果然都是放屁的!
    公主到最后还是只会嫁给王子!
    慈善宴会的大厅里,姜笙才刚刚进门,梁冰若就注意到了她,姜笙实在是那种想让人不注意到都难的发光体,让人恨得牙痒痒。
    今天是恒鼎为LGBT群体举办的慈善拍卖会,顾家收到了邀请请柬后,她和子昂代表顾家出席了这个拍卖会。
    一想到上次高尔夫球场的事,梁冰若心里就恨的不行,还好脸上的巴掌印消退了,否则顶着这张脸根本出席不了这样的盛宴!
    已经有小道消息传来,这次的慈善拍卖会还没举办的几天,已经筹到了将近1个亿的善款,竟然比以往各种名义的慈善捐款数额都要多。
    这股LGBT刮起的暗风,被顾时衍赶了个正着。
    有人顺藤摸瓜就猜到了顾洛身上,坊间一直传他是gay,顾时衍利用自己的侄子赢得了LGBT群体的好感,筹款的数额也是惊人。
    听说顾少都身边28了还没女人,不知道什么样的才能驾驭住他。
    慈善厅内,也已经有人在议论这些传闻,在宴会厅穿梭的梁冰若听得一清二楚,对顾时衍的崇拜又加深了不少,可惜他是姐姐的男人,而且她对苏子昂也是有感情的。
    “冰若,我去外边抽根烟。”
    苏子昂耳朵里听着顾时衍的传闻,不知怎么的,想起姜笙依偎在顾时衍怀里打球的娇媚场面,忽然有些心烦意乱。
    “你去吧,早点回来。”梁冰若看出了苏子昂的不对劲,自打从高尔夫球场回来后,他对自己的态度就有些变化了。
    她忐忑了很久,觉得是姜笙那番话对他的影响很大,她想跟他解释,可他似乎根本不想再提和那天有关的事。
    梁冰若咬住唇,觉得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
    “冰若,你怎么了?”一群名媛太太看见梁冰若咬着唇,脸色似乎也有不对,还关心地问了一句。
    “没什么。”
    梁冰若嘴上说没什么,可名媛太太们循着她的视线看到姜笙时,顿时明了了。
    “这种女人怎么会在这?”
    “人家可是找到顾洛接盘了,怎么就不能出现在这里?”梁冉冉眉眼高冷地喝了口酒,不屑地接了句话。
    “你们都别这么说。”梁冰若咬着唇,低低说了一句,“姜笙姐只是以前不懂事,才做过那些荒唐的事。”
    “冰若,你还是太善良了,姜笙这样的女人谁不知道啊?本性难移!裙下之臣数不胜数,能游走在那么多男人身边的能是什么好女人?”女人们你一句我一句,“你就是年纪太小了,可不要被这种女人骗了。”
    虽然上次梁冰若的舆论闹得很大,但比起梁冰若是否真的恶毒这个问题,她们对姜笙的厌恨比较上心。
    因为那个女人太漂亮了,男人们都恨得不到她,女人们恨永远要被她的光芒掩盖。
    就像现在这个场合。
    霍东还在和某个资本家说话,听着那些女人夸张的言论,忍不住停下听了几句。
    这样的环境下,能长出一个怎样的女孩。
    他忽然想起顾时衍对那个丫头的评价,太难宠。
    看来,这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宠啊,顾时衍恐怕要被这样的小丫头折腾上一段时间。
    这样想想倒还觉得有趣。
    “姜笙姐不是这样的,肯定是误会。”
    “冰若,你怎么还这么固执啊?一个人这么说有可能是假的,但大家都这么说,这事还能有假吗?”梁冉冉苦口婆心地劝说着。
    梁冰若似乎终于动摇了,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犹豫道:“姐,是不是你对姜笙姐的敌意太深了?”
    “我对她敌意深?”梁冉冉高冷的眉眼中透露着不屑,“她那种不自爱的女人,根本不值得我高看一眼。”
    她向来鄙视很姜笙那种妖妖娆娆的性子,一直都以自己的端庄自重为骄傲。
    “快看啊,那是不是苏子昂?”
    梁冰若抬头,果然看到苏子昂站在了姜笙附近,她眸子里闪过不敢相信的神色。
    群中的女人看了,又幸灾乐祸道:“你快看看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时时刻刻都恨不得勾到你家男人,你居然还在为她说话?”
    梁冰若已经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眼眶咻的一瞬间红了:“姜笙姐怎么可以这样,明明知道我……”
    “你别哭。”梁冉冉看妹妹哭了,咬了下牙,“光会哭是没用的,还不如想想怎么治理这只狐狸精!”
    “可是……”梁冰若的眼泪掉了下来,似乎犹豫了很久才又开了口,“那就给她一点教训吧,但是姐姐,千万不要做得太过分了。”
    “你啊你,就是这么善良。”
    梁冉冉恨铁不成钢说了一句,才道:“你放心,也不会做的太过分,一切都是她自找苦吃而已。”
    梁冰若缩了缩鼻子,依旧楚楚可怜的脆弱模样,被梁冉冉一顿好话安慰了一段时间。
    姜笙没想到苏子昂竟然会主动找自己,她依旧站在原地喝酒,没有半分要理会他的意思。
    “姜笙。”
    苏子昂不介意她的冷漠,眼神复杂地问了一句:“你和顾时衍,到底是什么关系?”
    “苏子昂,需要我再提醒你一遍我们分手了吗?你现在在干什么?犯贱吗?”
    “姜笙。”苏子昂压低声音,涌现了酸涩的情绪,“我只是想提醒你,不要和顾时衍这样的人纠缠在一起,你根本惹不起。”
    “我说你听不懂人话?”姜笙是真的烦了这些狗皮膏药,冷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我和谁在一起都与你无关。”
    苏子昂握着酒杯的手收紧了些,声音变得有些硬邦邦的:“我知道你对我有成见,可你根本不知道顾时衍是什么人,就算我们不在一起了,可我也不想看到你过的不好。”
    他话语一转:“你应该也听说过,顾家子嗣很多,顾时衍从小就不是被看重的那个。”
    “那又怎样?”她确实听梁凉说过。
    “以前的事我就不说了,就拿这次的慈善拍卖说事,你以为顾时衍是什么时候知道顾洛是gay的?他从一开始就知道,非但没有捅破这层纸,反而现在搞了个什么LGBT群体的慈善拍卖。”
    说到最后,苏子昂用冷嘲的语调说道:“作为商人,他当然是很成功的。他最近对你很好吧?可他对你好,也只能是他想从你身上图谋到什么,你以为他这样的人会做亏本的生意?”
    “你别犯傻了,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对你好,哪怕他真的对你表现出了好感,那也掺杂了其他的东西。”
    姜笙安静地听完,抬眸看着他。
    “苏子昂,你敢摸着你的良心说,你说这些不是怕我爱上其他男人?你希望我听了这些话,对顾时衍望而却步。我这样的名声,除了顾时衍还有谁敢沾上我,到最后也只能回来找你,是不是?”
    苏子昂心底最真实的想法被戳中,他沉默了几秒后,发现自己根本反驳不了她的话。
    半晌,姜笙笑出了声。
    “苏子昂,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和你在一起么?”
    苏子昂抬起了头。
    “那些富二代都很不明白,为什么我当初偏偏选了你。我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勺,什么都不缺,当然和其他女人看男人的标准不一样。那些公子哥们的身边都有太多诱惑了,招蜂引蝶,花花世界,而你不一样。”
    “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相信爱情呢?”姜笙自顾自地说着,笑容明艳,“这个世界上,最易变的就是人心和感情。我本来以为找个普通一点,条件也一般的男人,可以经得住诱惑。”
    “可是我现在发现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能抵挡住诱惑的,从来不是跟对方条件多平庸对等,只跟人性挂钩。”
    这是苏子昂第一次听姜笙说到这些,他从来没想过,原来姜笙是这样看他的。
    他握住了拳,忽然有比遭到指责还更难受的心理。
    看到怔住的苏子昂,姜笙勾了下唇,却在转身的瞬间看到站在她身后的顾时衍。
    这下轮到她怔住了。
    顾时衍一身考究的正式西装,气质稳重有风度,此刻正望着她这边,不知道站了有多久。
    他身边跟着很多人,和她以往看到的盛大场面一样,他在宴会厅里依旧风光无限。
    在他深远而平静的视线里,姜笙忽然有种被彻底扒光了的错觉,脸色微微有了变化,还是提着裙子往顾菁菁那边走去。
    “姜笙,你没事吧?”顾菁菁警惕地瞪着苏子昂,姜笙只摇了摇头,避开顾时衍的视线。
    “哟,那不是顾总吗?”
    梁冰若身旁的女人们,一直都在观察姜笙那边,看到这一幕又迫不及待地喊了起来。
    “我的天啊,这个女人也太不要脸了点吧?连顾总都被她勾到手了?”
    梁冉冉呼吸一窒,那女人假装没有看到,继续说着。
    “而且你们发现了没有,刚刚顾少看姜笙的眼神很不对劲,就是怪怪的。”这句话她倒是没夸张,一下刺痛了手执酒杯的梁冉冉,好像有什么在撕咬着她的心脏。
    她明明心里很鄙视姜笙,可是心里却有个小人在提醒她,那只不过是种变相的羡慕而已,羡慕姜笙可以敢爱敢恨,不用戴着面具生活。
    而她不一样——
    梁冰若是所有人口中冰清玉洁的女神,是名媛中的典范。
    她承认自己有虚荣心,虽然她很想要顾时衍,但再怎么喜欢他也会保持高冷,她不能让别人觉得自己不矜持,所以她以姜笙为耻辱。
    “顾少怎么可能是这么肤浅的男人?”梁冉冉忍耐了一下,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他只是刚到慈善宴会厅,路过而已。”
    “不管怎么样,这次她又抢走了宴会的所有风头,真是让人看不惯啊。”那女人又点了把火,“冉冉,你和冰若一直都是我们名媛中口碑最好的好女孩,实在是可惜啊,被一个坏女孩压得死死的。”
    梁冰若又咬住了唇,她心里固然很不甘心,可现在还能做什么呢?
    “谁压住谁,还不一定。”
    梁冉冉忽然冷笑了一声:“坏女孩始终是坏女孩,再怎么漂亮又怎么样?一会儿照妖镜一显,她就要变回原形了。”
    “看来,冉冉有主意了?”那女人眼珠子一转,问了句。
    “当然,你们看戏就好。”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姐妹可就等着看好戏了。一会儿可要给点力治理治理那个狐狸精,给我们姐妹们都出口气!”
    “放心吧。”
    梁冰若担忧地看向姐姐,有些无可奈何道:“好吧姐姐,虽然我也很不愿意,可姜笙姐今晚确实做得有些过火,只要你别把事情做得太过了就行。”
    “我还能做什么过分的事?只是看姜笙这么喜欢出风头,顺水推舟而已。今晚不是有个开场舞么?今天所有到场女嘉宾的名字,都会出现在那个抽奖箱里,抽到了谁就竞拍谁的舞。”
    果然,梁冰若看到了抽奖箱。
    “姐姐,你难道是想?”梁冰若拧起了眉,“可是一直都有男人喜欢姜笙姐的,到时候……”
    “是,一直都有男人喜欢她。可你也不看看今天是什么情况?那些男人不是拖家带口,就是带了女伴。她声誉都坏成这样了,现场还有哪个男人敢竞拍她的舞?到时候,她可是要妥妥地出一波丑。”
    “这……”
    梁冰若似乎有些迟疑,柔柔道:“这样做会不会不太好?其实姜笙姐很在意自己的声誉,只是假装不在意。”
    嘴上这么说,其实却推动了一把梁冉冉捉弄姜笙的心思。
    “这样更好,才能让她记住今天的教训!我会让人做个手脚,抽奖箱里的所有名字都换成你和姜笙的,到时候不管怎么抽,都不会有错的。”
    梁冉冉深呼了一口气,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只是给她点教训,替自己妹妹出口气而已。
    “行。”
    两人说着,拍卖会已经开始了。
    开场的竞拍物都很贵重,竞拍开场舞的环节也在梁冰若的期待下到了,随着抽奖箱被应侍生送上去,主持人也上了台。
    “接下来抽中的两位女嘉宾,将会竞拍两支慈善拍卖的开场舞,起步价十万起,价高者得哦,让我们拭目以待,会是哪两位女士呢?”
    主持人一连抽了两个人,当着所有人的面念出了抽中的名字。
    “第一位女嘉宾,有请梁冰若小姐……”
    底下一片掌声。
    “第二位女嘉宾,有请姜笙小姐……”
    原本掌声雷动,这个时候却渐渐平息了,梁冉冉脸上带着典雅的笑容地看向了她们:“真巧啊,今天的竞拍抽中的人都是我妹妹。我这个做姐姐的,就在台下看着妹妹们大放异彩了。”
    底下有人不厚道地笑了,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神色。
    如果说是梁冰若大放异彩还有可能,但要说姜笙的话,现场都是拖家带口要名声的男嘉宾,谁会竞拍她的舞呢?
    主持人有点尴尬了,她都不知道怎么有这么巧的事,偏偏抽中了这座城里话题量提及最高的姐妹俩。
    她想静静!
    “我去,关键时刻顾白洛死哪去了?”顾菁菁牵着姜笙的手,扫了一圈都没看到人,急的跺脚。
    “没事的。”
    姜笙拍了下顾菁菁的手背,一脸平淡的情绪:“顺其自然就好。”
    “可是,你会被人笑话的!”
    顾菁菁虽然是个一根筋的富家女,但也知道这里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还有大批媒体记者等着挖掘新闻,要是姜笙这支开场舞流拍了,那帮人还不知道怎么笑她!
    “没事,习惯了就好。”
    顾菁菁看着这样的她,不知怎么的很心疼,姜笙真的和外界那些传闻说的不太一样。
    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开始竞拍:“第一位竞拍的是梁冰若小姐的开场舞,各位男士千万不要错过哟。”
    苏子昂已经回到了梁冰若身边,很显然,身为男朋友的他肯定不会错过这次竞拍。
    “十万一次,十万二次……”
    “二十万!”
    “二十万一次,二十万二次……”
    “四十五万……”
    随着喊价越来越高,看到所有男人都在为她争破头,那点虚荣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
    最终,梁冰若的开场舞以80万的价格被苏子昂竞拍成功,台下掌声雷动,持续了很久。
    “接下来,是姜笙小姐的,男同胞们可千万别错过了!”主持人说完,底下却是一片鸦雀无声。
    看着这样的场景,梁冉冉忽然笑起来:“各位男士都是怎么了?我妹妹可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竟然没有人愿意出价吗?”。
    场面一时陷入了尴尬,顾菁菁急的牵着姜笙的手,看到顾白洛根本没回她微信,心里也是彻底绝望了。
    “太丢脸了吧,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所以说女孩子就是要注重名声,否则就像姜大小姐这样……”
    “她就一个字了,该!”
    “可不是,长得再漂亮也没用啊,那些曾经为她痴迷为她狂的男人们呢?关键时刻居然没一个人影!”
    “梁冰若真是好命啊,有这么一个为她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好男人。”
    “人比人,气死人啊。”
    ……
    当苏子昂牵着梁冰若下来,听到这些女人们的言论后有些心神不宁,他下意识看向了姜笙,担心她下不了台。
    “子昂。”
    梁冰若紧紧地牵着苏子昂的手,在所有人羡慕的眼神中走向了舞池,脸上露出娇美无害的笑容:“子昂,我们很久没有一起跳过舞了。”
    “没事的,别紧张。”
    苏子昂重新凝了神,和她对视一笑。
    主持人站在台上,硬着头皮又向全场问了一遍:“姜笙小姐的开场舞,还有哪位先生要竞拍的吗?”
    在所有人幸灾乐祸中,各种嘲弄和可怜的目光注视下,某个主桌上响起男人低沉好听的声音。
    “一千万。”
    男人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轻而易举让全场再次变得寂静。
    梁冰若脸上的笑容僵住了,梁冉冉更是被震惊得脸色发白了。在场没有一个人不是惊讶的,不敢相信地看向那个竞价的男人。
    顾时衍?
    怎么可能?
    怎么会!
    底下的人震了又震,脑子根本转不过弯,看着那个穿着考究绅士的男人,他手上拿着燃着的半截香烟,似乎已经看了很久。
    烟雾缭绕,带着一种危险的性感。手腕那只尊贵腕表显露出来,还带出半截白色衬衫袖口。
    如果说竟然有人竞拍姜笙的舞已经很让人震惊,那么竞拍这支舞的人居然是顾时衍,没有比这更震惊的事了。
    那个不管是名声口碑都好到不行,还是洁身自好的顾总,居然愿意花一千万竞拍姜笙的开场舞。
    一个八十万,一个一千万。
    一个是苏子昂,一个是顾时衍。
    已经不用对比,因为根本没有什么对比性,后者是江城的天之骄子,不可侵犯。
    全场几乎静默了半分钟,梁冉冉很艰难地看着他,眼中差点浮现了泪光,最后还是勉强地扯开了笑容。
    “顾总,你刚刚说什么?”
    所有人都受到了惊吓,却见顾时衍又举起了自己的竞价牌,声音依旧低沉而磁性:“一千零三万。”
    主持人腿都软了,可还是要支撑着起来喊价。
    “一千零三万一次!”
    “一千零三万二次!”
    “……”
    “成交!一千零三万!”
    主持人几乎是颤抖着腿一锤定音,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去的,站在边上都木了。
    “一千零三万?”
    “太……太可怕了!”
    有人惊呼,哪怕再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也只能慢慢回神了,想起他们之前评价姜笙的话,此刻的心情都变得很复杂。
    似乎有蚂蚁在咬自己的心脏,梁冉冉做梦都没有想到,顾时衍居然会竞拍姜笙的开场舞,还是以这个价位。
    “顾总。”
    梁冉冉终于忍不了了,她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一脸高冷地走过来,和顾时衍隔了一段距离,咬住了牙。
    “我想大家都应该想知道一个答案,为什么顾总会以一千万的价格,竞拍姜笙的开场舞?你明明知道她是什么人!这样的人哪怕倒贴都会脏了自己的名誉。”
    梁冉冉本来不想说最后半句话,不想让人觉得她在嫉妒,可一旦对上男人深邃平静的眼眸,一股脑全说出来了。
    这个世道究竟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的坏女孩,总是可以想得到什么就得到什么,哪怕是男人。
    而她呢?
    她确实是名媛口中的好女孩,冰清玉洁的女神,可她想要的一切都得不到,连顾时衍这样的男人,目光都停留在了她身上。
    真让人不甘心啊。
    “闹什么?”顾时衍的眼神,透露着严厉。
    梁冉冉顿时闭了嘴,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顾菁菁那么怕他。
    姜笙才刚走过来,就听到梁冉冉在顾时衍面前说自己的坏话,桃花眼浮现了笑意。
    “梁冉冉,你自诩冰清玉洁,怎么也low到和某些人一样,在背后嚼人舌根?”
    梁冉冉擦了下眼角,说坏话被人抓包时,心里还是有些尴尬:“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既然如此,我这样的人你不离远一点,反而要处处贬低我以提升自己的优越感,梁冉冉,你都不觉得自己虚伪得令人恶心么?”
    梁冉冉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被姜笙戳中了痛处后,情绪激动道:“你胡说八道什么?”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这么激动?”
    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梁冉冉还是平复了心绪:“我只是想让顾总清醒一点,他是什么样的人,洁身自好,是所有人的崇拜对象,而你呢?”
    “说的真是大义凛然啊。”
    姜笙差点笑出了声,看向了男人:“顾总,你都听到了吗?梁冉冉不是嫉妒心作祟,而是为了你好呢。”
    “不用听别人说什么。”顾时衍已经站起了身,俊美的容颜上难得地溢出了阴冷,依旧散发着深沉难懂的气息,轻易压住了全场。
    在面对姜笙时,却是低沉的温柔。
    姜笙的目光,刚好触及到顾时衍白色衬衫和领口,刚想打趣他一句,却听到那句浅浅的话。
    “你是独一无二的绝色。”
    姜笙一愣,耳根子又热了。
    他对她那么好,姜笙发现自己对他有了依赖性。
    梁冉冉已经完全呆滞了,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顾时衍带着姜笙的手,滑入了舞池。
    再也没人看向梁冰若和苏子昂,所有人都看着那对翩翩起舞的人,在背景音乐里相拥。
    姜笙很喜欢依赖他的感觉,在那么多双眼睛下,她的手交叠在一起,挽住了男人的肩膀,手下是男人结实的肌肉,似乎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在她的手下带着令人充实的安全感。
    脚下的舞步却依旧优雅,和他配合默契。
    所有人都沉醉在了这个画面里,梁冰若已经完全没心情跳舞了,舞步屡屡出错,踩得苏子昂也是心情烦躁,只能提醒怀里的女人专心,可梁冰若哪里专心的了。
    梁冉冉更是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
    经过这一次,众人对姜笙似乎有了新的认识。一个能斩下顾少的女人,肯定不如传闻那么简单。
    楼上,身着白色西装的男人慵懒地倚靠凭栏,手指敲了下烟灰,薄唇略过袅袅的笑意。
    “这个姜笙,该不会和顾时衍有一腿吧?她可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侄媳啊。”
    白色薄雾下,看不清男人眼底的情绪,拉扯出了绵长的笑意:“怎么能这样呢?”
    “应该不至于吧?”周叔摸着自己的鼻子,神情严肃地想了想,“虽然顾少和您一样,看着就不像个好人。”
    唐枭又是低低一笑,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江城又有好戏看了,还真是赶得早不如赶得巧了。”
    周叔没有回答,目光随着唐枭的视线落在了宴会厅的舞池上。姜笙在顾时衍怀里,就像一朵正在危险绽放的罂粟花,两人看上去很登对,似乎有一种难以言说的默契。
    最后一个动作,姜笙的手落在他温热的掌心上,两人之间拉开了一段不小的距离。
    “顾先生,我这个人很容易多想的。”姜笙对上顾时衍深沉的视线,直勾勾地盯着他看,“你如果一直对我这么好,会让我误以为你在追求我。”
    “难道不是?”
    “难道是?”姜笙抬起那双桃花眼,和他对视了几分钟,这样模棱两可的答案。
    顾时衍从这双年轻的桃花眼里看出了执拗,她却什么都看不到,可能是灯光的作用,他本就深邃的眼睛轮廓,似乎变得更深沉。
    他的嗓音依旧很平静,揣测不到他的心思。
    “可以来依赖我。”
    顾时衍静静地望着她,没有任何暧昧或调情意思,姜笙终于从中看出了脉脉温情,心跳也在那一瞬间提速。
    他一个简单的凝视都能让人怦然心动,不管做什么都有着本质上的优雅从容,那是岁月赋予他们的魅力。
    “那你说到就要做到,不能开空头支票。”姜笙就像普通女生一样,颇为娇气地开了口,“我会当真的,到时候对你死缠烂打。”
    有些话,终究还是没问出口。
    “好。”顾时衍摸了摸她的头,他的手向来很温暖,第一次在车上递给她毛巾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还很好看。
    姜笙抽开了放在顾时衍掌心上的手,想顺一顺自己的头发,却意外碰到了他伸过来的大手,利落的将那一缕发丝都撩到了耳背,他手上的薄茧摩挲着她的皮肤,就像羽毛一样轻柔。
    她皮肤白又薄,娇嫩得很,果然是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痒。”
    姜笙低下头躲开了他的手,脸上有轻微的红。
    “哪里痒?”他低低问了句,说的是正经话,但姜笙却听出了不正经的味道。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
    大家要保护好自己啊,我家里蹲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