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风之旅人

      顾家,姜堰和梁可语自然也知道了Aqueen的事。
    “这个不孝女,非要把我气死不可!”
    好好的Aqueen,这个不孝女说毁就毁了!她自己倒是轻松了,留下一大堆烂摊子给子昂和冰若。
    “老子打死她!”姜堰语气森冷,可能还当是姜笙没有反击能力的时候,可以任由他打骂。
    梁可语弱弱地真相了一句:“可是老姜,你现在根本打不过她啊……”
    话说到一半,她自觉消了音。
    姜堰:“……”
    他还真打不过!
    想到那次在医院的事,他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几下,咬牙切齿道:“现在是靠武力解决的社会吗?我以理服人!”
    梁可语却有些不赞成:“现在Aqueen已经注销了,与其再去和姜笙理论什么,还不如想办法补救。”
    “怎么补救,你有办法了?”
    “我们先睡吧,明天再和子昂他们商量对策。再不济的话,还可以让冉冉求求顾总。”
    “这个可以有。”提到顾时衍,姜堰回过神,“我真被那个不孝女气到了,你也知道顾家现在是老爷子一个人把控,如果冉冉可以搭上顾总这条线的话,我们也不至于继续呆在顾家受气!”
    “冉冉25了,已经到了适婚年龄,如果能一举生下顾氏恒鼎的继承人,就没人再能制衡我们。”
    “放心吧,和姜笙不一样,冉冉可是那些名门公子竞相追逐的闺秀千金,这几年一直都夫人问我,但冉冉可是要嫁给顾时衍的。”
    姜堰听罢,满意地点了点头。
    曾经有个大师给他几个女儿算过命,说他有女命格高贵,起初姜堰觉得是姜笙,因为老爷子最疼她了。
    后来姜笙名誉尽毁,他觉得肯定是剩下两个继女。一个嫁给了高学历的苏子昂,另一个要嫁给恒鼎的掌权人。
    虽然他没有儿子,但他的后半生终于有了倚仗。
    姜堰不知道,他完美地避开了正确答案。
    ——
    姜笙睡醒后身体软绵绵的,看了下时间还早,就赖在床上玩了会手机,意外地刷到了一个大V博主的微博。
    这是个有一千多万粉丝的博主,影响力比较大,一发微博就引来了网友们的议论。
    Aqueen在宣布注销商标和退市后,引起了网红圈的震动,粉丝们也都不敢相信,纷纷在Aqueen的微博下商讨。
    贵妃吐槽V:本宫今日吐槽网红圈乱象,粉丝们都知道,Aqueen本人是顾家最小的千金梁冰若,梁小姐公开身份还没几天,就有了Aqueen注销商标的消息,你们就不觉得很蹊跷?本宫倒要看看,背后之人还要如何作妖?
    “梁冰若和J妖精的瓜在微博上早被扒烂了,最想看到梁冰若倒霉的,只有J妖精了吧?”
    “而且一早醒来发现J妖精的名字都被设成了禁词,社会社会!”
    “评论区破案了。”
    “J妖精是什么样的货色就不用人介绍了吧?艳名远播,小小年纪名声不知道臭成什么样了!”
    “今天贵妃说话怎么有点智障了?总觉得博主在带一波节奏,商标是一个人说取消就能取消的吗?除非那是本人注册的商标才有权注销,Aqueen的粉丝都知道,Aqueen是设计师以自己名字命名并注册的商标!”
    “终于看到一个带脑子说话的人了,如果真是J妖精注销的商标,难道不是意味着她才是Aqueen本人?”
    “博主这智商还是趁早告别微博吧!真把网友当智障了?”
    “J妖精这种女人都有人相信?为她说话的肯定是男人,光知道用下半身思考了!”
    “这位妹妹,我还真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女人。你对人家美女有这么深的敌意,肯定是脸丑心恶吧?”
    ……
    这个大V博主在现实中叫陈悦,是梁冰若的初中同学,这次也是受了她的托付在网上带节奏。
    本来以为舆论会一边倒,但没想到还是有网友为姜笙说话,陈悦马上打电话通知了顾家人。
    “我让姜笙在网络上给你道歉。”姜堰眼睛里闪烁着精明的光,“只要她肯承认一切,Aqueen还是有救的。”
    Aqueen商标注销了,大量粉丝的谴责退货,都给苏子昂造成了无法预估的损失。除非有人愿意背黑锅,重新挽回Aqueen的声誉。
    这个最好的背锅人选,就是姜笙。
    只要她肯在所有人面前承认,是自己嫉妒妹妹,找了人脉注销Aqueen的商标,就能抚平粉丝的愤怒。
    “虽然这样做对姜笙姐不公平,但她闯下了这么大的祸,我们也是在没办法了,相信姜笙姐会理解我们的。”梁冰若乖巧地开了口,斟酌着自己的语言,“子昂,你觉得呢?”
    “这是她一个人闯出来的祸,当然要她自己承担。”苏子昂脸色变得紧绷,语气带上了强硬的做派,“爸说的对,姜笙必须站出来道歉。”
    “就这么做吧。”
    这一家子在达成共识后,决定由苏子昂打电话给姜笙。
    梁冰若心里吃味了,但想到姜笙马上要被心上人伤得透彻心扉,心里又止不住产生了快意。
    “姜笙。”
    苏子昂刚拨通了电话,就是对她一顿劈头盖脸地指责。
    “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注销了Aqueen,必须承担接下来的后果,下午我会以Aqueen的名义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你自己道歉,解释商标注销与我和冰若无关,全都是你一个人策划的,目的是为了报复冰若,你嫉妒她。”
    听出了苏子昂话里的残酷无情,梁冰若眼睛浮现得逞的笑意,却在下一秒皲裂——
    “苏子昂啊苏子昂,你算个什么东西,还敢在我面前呼来喝去?”
    还必须承担?他算老几?
    姜笙言辞很犀利,苏子昂忽然愣怔了。他似乎才想起他们已经分手,再也不是他说一句话她就要考虑的时候了。
    这种感觉很糟糕。
    因为按了免提,其他人都把姜笙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
    姜堰脸色难看地抢过了手机,言语锐利:“姜笙,不管怎么样你都得给我回来,别忘了我是你爸!”
    “哟姜总,我还真忘了。”
    姜笙这句轻佻讽刺的话,惹得姜堰又冷了几分脸色:“Aqueen也是你的心血,你自己的名声差成什么样?如果Aqueen对外宣布你才是那个设计师,那些粉丝又会怎么看你?”
    “所以,你们就可以这么无耻地让梁冰若顶着我的名声和地位?我是不是还还该喊声666和niubility?”
    姜堰脸一沉,不觉得有什么错:“再说了,冰若也会做衣服,你把这个位置让给她怎么了?”
    在他看来,梁冰若顶着Aqueen的设计师没什么错,可姜笙决绝到毁了Aqueen,才是真的大逆不道!
    怎么了?
    姜笙听到这个词就想笑,怎么这么可笑呢。人一旦偏了心,那就是盲目到可怕。
    “姜笙姐,你下午还是回来一趟吧,我们都是一家人啊,有什么事都可以好好说清楚。”
    梁冰若柔柔地开了口,似乎充满了愧疚:“如果你愿意澄清这些,我也愿意告诉所有人你才是Aqueen的设计师!”
    “冰若!你在犯什么傻?”
    姜堰当然不可能同意,如果冰若承认是自己顶替了Aqueen的身份,到时候江城的舆论会怎么看她?觉得她是个撒谎的骗子,还会质疑她人品有问题。
    到时候名声还要不要了?
    听到姜堰的低吼,姜笙眼睛又冷了一个度,本来她都打算放过他们了,没想到一个个偏要作死。
    这样给她添堵,是要付出代价的。
    “好,我下午会到。”
    说完这句话,姜笙直接挂了电话。
    听到了姜笙的保证,姜堰和梁可语才深呼吸了一口气,这颗心也就重重地落下了。
    “行了,准备一下下午的新闻发布会吧。”
    “嗯,这事我会处理。”苏子昂一想到电话里姜笙的冷漠,就有种说不上来的疲惫。
    梁冰若看出了他的失落,手攥紧了他的衣袖:“子昂,你是不是累了?”
    “没事。”
    下午三点,姜笙果然到了苏子昂的新闻发布会。
    看到姜笙出现了,江城的媒体们顿悟,看来上午的消息并非空穴来风,Aqueen近日的风波果然和姜大小姐有关系。
    “我今天来,是为了澄清有关Aqueen被注销商标的事。网上说的一点都没错,是我找人注销了Aqueen的商标,和梁冰若以及苏子昂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都没想到姜笙居然承认了,还这么平静地承认了!
    居然真的是姜笙在背后搞鬼,她在嫉妒身为Aqueen设计师的妹妹!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姜笙,你太让我们失望了。”苏子昂站在边上,染上了几分无奈和疲惫,谴责她道,“冰若作为Aqueen的设计师付出了太多,你却私底下找了人脉,轻而易举将她的所有努力付诸东流!”
    苏子昂不仅强调梁冰若所谓的努力,给梁冰若续鬼才人气设计师的光环,还暗示是姜笙找了人脉才注销了Aqueen。
    毕竟商标只有注册的人才能注销,这样一来似乎说得通了,难怪梁冰若注册的品牌能被姜笙注销,原来是她私底下找了人脉。
    一个人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四舍五入也能算是个人才。
    苏子昂啊苏子昂,你的无耻都可以都可以刷新吉尼斯纪录了。
    “这就失望了?还没开始让你绝望呢。”
    姜笙冷漠的言辞,忽然让苏子昂和梁冰若有所警惕,难道她根本不是来澄清Aqueen的?
    忽然,大屏幕上出现了几张图片,那是拍的一些设计手稿,看得出来全都是初稿,正是时下最流行的Aqueen款式。
    场下的人瞪大了眼睛,发现图片上面标上了完稿时间和署名标志,是一个潦草的Aqueen字样。
    “想必各位都看清楚了吧?这是设计衣服的初稿,我才是Aqueen本人。”
    什……什么?
    谁是Aqueen?
    姜笙是Aquenn?!
    全场诡异地安静了几秒,苏子昂和梁冰若的脸色忽然变得异常难看,姜笙居然还保存着设计品的初稿!
    “姜笙姐,你怎么可以这么做?”反应最快的是梁冰若,眼睛里涌现出隐忍和心痛的情绪,“我们本来是一家人,你却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心里有多难过?”
    “你先找了人脉注销Aqueen的商标,我原谅了你!可你不知悔改就算了,还窃取我的手稿说自己是Aqueen!”
    这个戏精!
    “各位,我这里有更完整的设计初稿,相信大家看了都能明辨是非!姜笙姐,你不肯为注销Aqueen商标的事道歉就算了,还开口污蔑我不是Aqueen,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污蔑个鬼,这朵白莲花,好想掐死她!
    梁冰若说完,屏幕出现了新的Aqueen初稿。这是姜笙推出的重工刺绣连衣裙。
    风之旅人系列,今年的爆款。
    “风之旅人的这款连衣裙,我花了6个月时间才定的稿,从初稿到成型都没有假手于人,是我一笔一划画出来的!”
    梁冰若情绪反应很激动,甚至声嘶力竭的。相比冷漠的姜笙,她才像那个被窃取了稿子,很无助的设计师。
    姜笙没有想到,风之旅人的初稿会落在梁冰若手上。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防止她揭穿他们。
    现在双方都有设计初稿还各执一词,是谁都会相信没有前科的梁冰若,而不是声名狼藉的姜笙。
    真是好算计。
    人群中有不屑的声音传来:“14岁就开始欺负人家,18岁挖了人家墙脚差点被赶出顾家,19岁又开始Aqueen的主意了?一个女人能下贱到这个地步真是够了!”
    “没想到长得这么好看,却总是做一些龌蹉事。”
    “梁冰若真是个小可怜,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啊……”
    ……
    底下人的话很难听,姜笙眼皮子都没眨一下。她越是这样,苏子昂心里越不安。
    “姜笙,你的这些手段也该停止了!”苏子昂拽着她的胳膊往台下走,反正事情也澄清好了。
    表面上不想让她继续受侮难堪,这句话却暗示了所有人,她是一个很会玩手段的女人,坐实了姜笙在污蔑梁冰若的事实。
    “苏子昂,我给你脸了是不是?”
    姜笙在他碰到自己手臂的瞬间甩开了袖子,又笑了起来:“你和梁冰若很配,都一样的无耻。你都说了我喜欢玩手段,今天不让你见识一下,倒是我不知好歹了。”
    “姜笙!你给我适可而止。”苏子昂咬着牙还想说什么,却被一句女声打断了,“哟,这是在干什么啊?”
    宋清心站在原地笑了下,又有些流里流气的开了口:“顾总,我们来的还真挺凑巧的。”
    顾总这个词灌进了耳朵里,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眼神也跟着所有人看了过去。
    不会是恒鼎的顾总吧?
    浅灰色格纹西装的男人今天并没有系领带,领口微敞,懒散却又不失男人的味道,左胸前袋里是奶白色的口袋巾。
    整个人看上去又是一丝不苟的笔挺,言行举止依旧稳重得体,很符合他的性格。
    宋清心这句话刚落地,男人有所察觉,抬眼看向了姜笙的方向。
    那眼神平静似水,就像路上偶遇个人你会很正常地看上一眼,可能常年混迹商场,有种让人发憷的不怒自威。
    姜笙没想到,这么快又遇上了顾时衍。
    “怎么回事?”
    磁性的男神音,听的她心头都忍不住荡漾了一下。
    姜笙看到他在问宋清心,转过了脸,很随意地看向了某个方向,顾时衍都能猜到了她的反应。
    顾时衍的到来,可以说是现场的意外,很快就从其他人这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想要知道谁是设计师,只需要让对方画个图。”顾时衍看了一眼苏子昂,“这点还需要人教?”
    他的语气并不严苛,听在苏子昂耳朵里却是很难堪的。他和顾时衍相差不了几岁,却轻而易举地被对方的威严镇压住。
    “话是这么说。”苏子昂紧握着手,冷淡道,“Aqueen的设计师是谁我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件事也是顾家的事,我和冰若不会做的太过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一句家丑不可外扬,已经把姜笙的罪名定的很死。
    23岁的苏子昂终究有着自己的年轻气盛,不甘于在顾时衍面前有任何露怯的一面,顾时衍不置可否。
    “姜笙。”
    这是顾时衍第一次这么叫自己,她眼睫毛轻轻颤了下,有股陌生又悸动的情绪在心里流淌。
    “顾先生。”
    “这是你的手稿吗?”
    “是我画的。”
    顾时衍闻言,点了点头。
    梁冰若看他这样的反应,忍不住辩驳道:“凭什么姜笙姐一句话,顾总就相信了?”
    “我的眼光不会错。”
    梁冰若伪装到堪称完美的表情,终于裂开了一道明显的裂痕,第一次这么明显地感受到了顾时衍的自负和霸道。
    “顾总,你不觉得这句话很盲目吗?姜笙姐连大学都毕不了业,怎么会做设计……”
    “冰若。”苏子昂听她又拿出姜笙大学没毕业的事情说,忍不住出言制止了她,这件事一直都是姜笙的心病。
    虽然他觉得是姜笙有点活该,可还是要给她留点面子。
    “也有不盲目的,你们俩各画一张设计图就能看出问题。我做评判,有没有问题?”
    顾时衍语气很平静,但说出来的话让人无法抗拒。梁冰若忽然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咬住了唇。
    设计图是最明显的证据,可以很直观地看出一个设计师的功力。
    一听到顾时衍说要亲自做这场局的评判,场下的媒体记者都兴奋了,议论纷纷。
    “我去,顾总要上了?”
    “顾总居然要亲自做监护?那看一眼图纸就能看出谁是冒充的那个,哈哈,今天这场戏果然精彩!!”
    “你们说姜笙会不会忒倒霉了点?要是遇到个其他人做评判,说不定那人怜香惜玉就给她留点面子了,可现在遇上的人可是顾时衍啊啊!”
    “那可不是,这次姜大小姐又要把面子里子给丢掉了!”
    ……
    “姜笙啊,过来我这边。”
    宋清心故意拉着姜笙到顾时衍身边:“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和顾总说!至于你那个未婚夫,我会替你打掩护的!别怕啊!”
    姜笙:“……”听着就不像是好人说的话!
    听着台下那些冷嘲热讽,不知怎么的委屈上头了,姜笙伸出手扯着男人的袖口晃了晃,跟小猫撒娇似的,还要哼两声。
    “干什么?”
    顾时衍看注意到她的小动作,却很纵容地没有拿开自己的手,面上不动声色,嗓音却比之前温和了很多。
    看姜笙又不说话了,顾时衍垂下深邃的眼眸,视线落在了女孩嫩白的脖颈上,声音暗哑:“哑巴了?还是准备一直杵在这里当背景?”
    姜笙耳根子一热,松开了他的袖口。他声音极低,两人靠得太近,听得她耳根酥麻。
    她和顾时衍之间总是这样暗潮涌动,是她先起的头,但他现在对她说的每句话都像在反撩。
    看着自己被放开了的袖口,顾时衍心里头竟然觉得有些失意。但也只是微微蹙了下眉,再度开了腔。
    “去吧,把你的设计画在纸上。”
    姜笙闻言抬了头,工作人员已经摆上了纸和笔。顾时衍坐了下来,刚好隔在她们中间,不紧不慢地抽着一根烟,那是一种稳重信任的上位者形象,轻易可以镇住人。
    光是这么看着他,都让她很安心。
    “姜笙姐,你何必自取其辱?你要是现在承认错误一切都来得及,我还会在时衍哥哥面前替你求情。你该知道,我们既然敢让你上新闻发布会,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挣扎也没有用。”
    梁冰若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过来,和姜笙并肩而立,说话的声音很轻:“你知道子昂为什么对外宣称我才是Aqueen吗?因为你的风之旅人系列在华国红了以后,提名了金设计奖。”
    梁冰若眼里的得意,只有姜笙能看到:“他说,你这样名声烂到没边的女人,公开了设计师的身份只会给Aqueen抹黑。我就不一样了,不仅能代替你拿这个奖,还能维护Aqueen的名誉。”
    名声。
    这是姜笙的伤疤,也是她曾经堕落和黑暗的理由。
    谁会想到,她的人生就毁在了这个词上面。
    她原以为苏子昂只是和其他男人一样,抵不住外面的诱惑,原来他也厌恶她的名声。其实好像也正常,毕竟——
    连她自己都厌恶啊,姜笙勾起明艳的笑容,淡淡接了一句:“那你们可真是好划算。”
    顾时衍沉眸静静地看着姜笙,那勾唇的笑看的人刺眼。他忽然想起那次在洗手间,那张唇娇艳欲滴,会焚烧人的理智。
    看出了姜笙的失意,梁冰若心头很畅快!
    “姜笙姐,只要你愿意还是可以继续留在Aqueen的。只要你肯承认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嫉妒我,以后的Aqueen设计师还是你,我只是挂个名宣配合宣传而已,你说呢?”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