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看小黄文被曝光了

      姜笙乖巧说了一声,正打算拿回自己的手机,看他忽然没了动作,心里涌现了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她的不详之感还是对的。

    嗯啊……啊哈……嗯啊……啊……啊……啊……嗯哈……”

    手机里溢出的轻微和谐的声音,让姜笙瞬间有点毛骨悚然,如此没节操的声音,充斥在狭小的空间里。

    如果她真的是一只猫,身上的毛都要炸起来,这TM不是她下载的有声小说吗?

    顾时衍,你听我解释!

    “腹黑总裁的契约妻?”顾时衍搭在她椅背上的手撑了起来,呼吸若有似无地拂过她的后颈,声音低得就像贴在她耳根上说。

    姜笙的头压低了一点,她的小H文居然曝光了。

    “腹黑大叔萌宠妻?”

    他念有声小说名字的嗓音低沉暗哑,垂下眼眸,盯着她眼神依旧很深邃,只是多了一种揶揄。

    姜笙的头压得更低了。

    她现在只想甩出否认三连,我没有,我不是,你可别瞎说。

    还好饭桌上说话庆贺的声音比手机的声音大很多,否则长辈们看她的眼神都得不对劲,现在起码姜笙内心的情绪变化,可以说很丰富了。

    “还给我。”

    姜笙最终哆嗦地伸出了手,想把手机拿回去,那张脸红得也是恼羞成怒了。

    “呃啊……啊……啊太快了……啊啊……嗯啊……”

    姜笙:“……”

    更劲爆的声音传出来,姜笙确定顾时衍听到了,看到对方开始似笑非笑的神态,她忽然恼到一手砸了手机,一下狠踩了好几脚。

    手机终于没了那股羞人的声音,直接黑了屏,似乎被姜笙直接踩到了寿命终点。

    姜笙起初还觉得蛮奇怪的,这手机质量是不是不太行啊?这款手机不是号称砖头都砸不开的吗?

    “要死啦,你踩我手机干什么!”

    一位不怎么脸熟的中年阿姨尖叫出声,姜笙终于明白原来自己踩的是别人的手机。

    顾时衍:“……”

    他眼底难得掀起了波澜。

    原来她的手机好端端的在顾时衍手上,有声小说也已经被顾时衍给关了。看着自己脚下属于别人的手机,姜笙僵硬了。

    “对不起。”

    刚刚还恼羞成怒到踩手机的姜笙,终于恢复了正常。捡起手机给人擦干净才还回去,那阿姨看她的眼神都跟精神病犯人,一把抢过了自己的手机。

    “这是怎么了?”

    明媚还很热心地问了一句。

    “没事,刚刚手机刚刚摔地上了。”

    “没事就好。”

    顾时衍看着姜笙因为恼羞成怒红了的脸,眼底划过了淡淡的笑意。这种小黄文,他也在别人手机里看到过。

    但被发现后恼羞成怒踩手机,踩的还是别人手机的女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顾时衍胸口原本的悸闷,奇迹般的散开了。

    姜笙咬着碗里的排骨,平复了一下刚刚的心情,本来只打算本分老实吃完饭的她,心里有了点坏心思。

    “叔叔,我敬你一杯。”

    饭桌上,姜笙举起高脚杯对着顾时衍,对着他绽放了一个清纯干净的笑容:“上次送我回家,我还没正式谢过叔叔呢。”

    一时间,全桌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顾家的人都不知道姜笙和顾时衍私下有这么一段,倒也没人多想,只当是长辈照看一个晚辈而已。

    唯有苏子昂脸色变了又变,心里忽然很不悦。

    餐桌底下,姜笙也挪了下脚。

    她的动作很像是脚放累了换了个位置,却精准地蹭到了顾时衍在桌下的大长腿上。

    好像有什么攀缠上了他的腿,蛇一样的摆脱不开,短短几秒钟,似乎缠住脑子里最后一根理智的弦,迷乱地纠缠。

    顾时衍喉咙滚动了一下,面色如常地举起了自己的高脚杯,手背上的青筋隐隐现现,依旧压抑沉默。

    他双眼皮处掀起了很深的褶子,看她的目光忌讳莫测,目光深意地看向这个始作俑者。

    姜笙的确是个很上道的学生,他也向来知道她的大胆,居然在这。

    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子底下,这其中还有她的未婚夫,睁着一双不知情的眼睛看着他们。

    “顺路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姜笙和他碰了下酒杯,颇为豪迈的一口喝干杯子里的红酒。

    那双纤长白细的腿,也老老实实地放着地上,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放下酒杯后,顾时衍往后靠着,从西裤里翻出了自己的打火机和烟,姜笙猜这个男人心里没有面上那么平静。

    点到为止,姜笙也没有继续跟顾时衍有什么暗中的互动,专心地吃起了饭。

    为顾老祝寿以后,姜笙和顾菁菁交换了联系方式,溜得也比谁都快。

    当佣人都在收拾宴会过后的狼藉时,顾时衍上来的时候眼神扫了一圈,厅内早没了姜笙的影子。

    “顾少?”

    佣人以为他有事,顾时衍却依旧沉冷着一张脸,什么都没说,很快离开了宴会厅。

    浴室里,冷水从蓬头里喷下来,磨砂玻璃内站着的男人浑身湿透,他的头微微低着,双眸紧闭,腿部肌肉遒劲。

    全身都被打湿了,水滴沿着肌肉纹络流下来。

    顾时衍抬起了头,仰着下颌,颈部线条绷紧,仰面接受流水的冲刷,想把脑海中的画面冲淡,但某些画面却越发清晰了。

    姜笙是娇媚的,嫩的,却也像朵危险的罂粟花,不断诱惑着他要一起堕落。

    纤细的纤腰,白嫩的脖颈,傲然的胸围……

    他撑在墙壁上的手往脸上用力抹了一下,往上穿过发间,头发全被拨到额后。

    那些画面,在他脑子里再也挥散不去。

    顾时衍看着墙面上自己模糊的面容,发现冷漠的脸上全都是陌生的欲念,被压抑的猛兽在慢慢苏醒。

    要堕落,就一起堕落吧。

    ……

    相比顾时衍,姜笙已经出了顾家别墅大门。

    “姜笙姐。”

    才刚到自己车跟前,梁冰若的声音传了过来,她和苏子昂已经走到了姜笙的面前。

    她下意识皱眉,毫不客气地开了口。

    “不到我跟前晃悠会死是不是?”

    “姜笙姐,你误会了。”梁冰若神情黯然,咬住了唇,“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顺便坐我们的车回去?姜笙姐,你为什么总是对我有这么大的恶意……”

    苏子昂身后,正是那辆闪闪发光的劳斯莱斯。他们这副施舍的面容,真是令人生厌。

    “姜笙,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浑身带刺。冰若只是担心你路上不安全,才让我送你。”

    苏子昂这话说的有些违心,他只是在餐桌上听到姜笙和顾时衍的事,心里很不舒服。

    哪怕他们分手了,苏子昂也有自己的私心,他甚至希望姜笙永远对他念念不忘。

    自从上次知道姜笙的真实身份后,爸妈着都劝他重新追姜笙回来,但苏子昂仔细想过以后,如果再给他一个机会的话,他还是会选梁冰若。

    冰若温柔善良,善解人意。姜笙却是一朵带刺玫瑰,骨子里都是冰冷的。

    苏子昂仔细回想他和姜笙在一起的时候,他从没有感受到热恋的情绪。

    虽然姜笙性子乖张、热烈张扬,但很多时候面对感情却是出乎意料的冷静,别说撒娇了,他甚至没有被爱的感觉。

    这个女人,没有心。

    起先他也心疼她,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填补她心里的空窗,可后来发生的那些事,她对冰若姐妹的伤害,也让他怀疑了她的人品。

    至于梁冰若,心里也是提防她挖走姐姐喜欢的男人,不想让她和顾时衍再有什么接触。

    不得不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姜笙噗嗤地笑出声,视线极冷地看向他:“我浑身带着刺?你是以什么资格和身份来指责我的?”

    苏子昂被噎得说不出话,继续沉默。

    “滚!”

    姜笙气焰嚣张地和他们擦肩而过,肩膀狠狠地撞了下梁冰若的,苏子昂伸手扶住她,两人狼狈地后退几步才稳住。

    而那人,已经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子昂哥哥。”只有顾时衍看她的眼神变了,姜笙都不敢猜测这个男人现在怎么看她的。

    梁冰若伸手抱住了苏子昂的腰,眼睛里积满了泪水,一双大眼睛浮现了红意,最后还是把眼泪逼了回去,这副隐忍坚强的模样惹人心疼。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一定是我的错,姜笙姐才会这么生气,说不定是我们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了,我心里真的过不去这道坎。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会把你让给姜笙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自责!”

    “别哭了。”

    苏子昂心下一片怜惜,对姜笙的那一点愧疚很容易就消散了,只有这样的善良温柔的女孩子才适合他。

    “姜笙还是接受不了我们的事,以后会慢慢接受的,到时候她一定会祝福我们俩。”

    “嗯,如果没有姜笙姐的祝福,我肯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苏子昂没再说什么,只是圈住了她的腰,紧紧地将梁冰若搂进了怀里细声安慰道:“会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终有一天她会被你的苦心感动解开心结,原谅我们的。”

    “嗯。”

    ……

    姜笙还不知道渣男女在内涵自己,从顾老宴会上出来的心情一派美好。

    尤其想到那个男人撩眼看自己的那瞬间,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能被他做得这么有味道,姜笙的少女心都要被他撩得酥了一半。

    路上,姜笙打开了蓝牙耳机,给梁凉打了个电话。

    “凉凉,我已经从顾家出来了。”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