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误会就是这么来的

      一个座机电话打进来的时候,姜笙扫了一眼屏幕上的号码,还是接了。

    “怎么?”

    她的态度让姜堰很窝火,但还是压了下去:“你爷爷生病了,都不打算过来探望?”

    姜笙心里一个咯噔,她还真不清楚爷爷生病的事。

    “在哪个医院?”

    姜堰嘲讽她:“你还知道关心家里的人?你姜笙,不是早就不把自己当顾家人了吗?”

    “姜总你清醒一点,我只是不把你和那母女三当家人而已,我爷爷当然是我的家人。”

    “本来以为在美国这几年,能好好磨一磨你的性子,没想到你现在变本加厉,看来还是我对你太仁慈!”

    面对姜堰的暴怒,姜笙没了以前的恐惧,反而嘲笑他。

    “姜总啊,对自己自信点!你真的做得够好了,就是太倒霉了点,谁让当初那么多精子一起赛跑,偏偏是我这样的坏妖精跑赢了,让你当初把我射墙上,不就没这事了?”

    “所以姜总,你注定要家宅不宁了。”

    姜笙嘲讽地勾着唇,果断挂了他的电话,姜堰气得头皮突突地跳。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一直被他忽略的女儿,心里住了一个恶魔,随时张开血盆大口吞没他们!因为谢妩的事,她要给她妈报仇!

    挂断电话后,姜笙随手把手机放在了桌面上,又忍不住回忆起了当年的事。

    当初她选择去美国留学,也是因为14岁那年发生了太多事情,在家里实在待不住了。

    当初谢妩被梁可语逼到跳楼自杀,梁可语带着两个拖油瓶女儿登堂入室。

    姜堰是真很疼爱梁可语这两个女儿,含在嘴里都怕化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他喜欢梁冉冉的乖巧懂事,梁冰若的善良可爱。

    她们来顾家之前,姜堰也是疼爱过姜笙的。

    只是女孩儿之间总是会有口角,何况,面对这些破坏了她家庭和幸福的掠夺者,姜笙心里有的只是憎恨。

    梁可语是个心口不一的伪善女人,背地里总是在姜堰面前颠倒黑白地告她的黑状,姜堰对她越来越失望,渐渐到了上手打她的地步。

    姜笙都不记得为了梁冰若两姐妹挨过多少打了,只记得胳膊上伤痕累累,后来到了美国才彻底治好。

    真正的导火线是发生在冬天的那件事,梁冰若浑身湿透地躺在姜笙卧室前的湖边上,醒来后哭哭啼啼不敢说怎么回事。

    姜堰愤怒地认定是姜笙嫉妒妹妹,不仅当场扇她的耳光,还让管家来一根手腕粗大小的棍子,当着顾家所有人的面打了她一顿。

    姜笙永远忘不了,当时的梁冰若躲在姜堰身后,那种得意的神情和爽快的眼神。

    她至始至终都想不明白,姜堰为什么能盲目偏心到这种地步,明明她才是顾家的血脉,明明她才是他唯一的骨肉。

    就为了这两个来路不明的野种,姜堰把她彻底踩在了烂泥里。

    5年的时间,已经改变了姜笙太多太多。

    她在逆境中烈焰重生,在新生中凤凰于飞。

    欠了她的,都要还。

    不还?

    那就打断他们的狗腿好了,反正她也没什么顾忌的,既然所谓的正义已经迟到了,那她姜笙本人就是他们的报应!

    姜笙的目光在一个陌生号码上停顿了几秒,还是存进了自己的通讯录,打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顾时衍。

    到了爷爷的医院,姜笙在病房里重新坐下来,看了一眼爷爷正在打的点滴。

    当她的目光落到柜台放着的几个药瓶身上,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句话。

    这个药一定有问题。

    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忽然从脑子里一闪而过,姜笙起了身,把药瓶拿在手上。

    白色药瓶上写了很多英文,确实是治疗脑血管的病。

    不对,这个药有问题。

    姜笙看了眼依旧沉睡的爷爷,把药塞进了自己的包里,又给明夜发了个微信。

    “大小姐。”

    没到5分钟,明夜回了微信,让她去办公室。

    姜笙拿了包,特意提醒门口的保镖:“不管什么人想进来,没经过我的同意一律赶出去,知道么?”

    “是,大小姐。”

    再三交代了以后,姜笙拿着药去了明夜办公室,把从爷爷病房里拿到的药递给了他。

    “明夜,我觉得这个药有问题。”

    “我看看。”

    这是一瓶还没有开封的药,明夜打开后倒出了些白色药粒,先是嗅了下,又用精确的仪器检测了,摇了摇头。

    “是不是你想太多了,这就是国外进口的药,很合格。”

    “怎么可能?”

    “姜笙,你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了?”明夜把药放下来,“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这个药确实没有问题。不过你爷爷的病历我看过,年纪大了,偶尔出个小毛病也很正常。”

    “不对。”

    姜笙摇摇头,陷入了沉思。

    她也觉得奇怪,为什么就认定这药有问题,有可能是跟最近总是做的一个梦有关。

    她隐约记得梦里看到爷爷吃了一种药,半年不到就去世了。

    她是爷爷遗嘱上唯一指定的继承人,爷爷甚至没给姜堰这个儿子留下半毛钱,这是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第一个恼羞成怒的就是梁可语。

    为了能从顾家拿到钱,梁可语找了替身假扮自己,让替身和顾洛结了婚,推自己下海淹死。

    ……

    这一切是这么的真实,好像只是自己做过无数次的噩梦,又好像曾经真实发生过。

    不管是不是真的,或许冥冥中真的会有上天对人的指引,她不会让爷爷有一点点陷入危险的可能性。

    忽然,姜笙又把包里的另一瓶药递给了他:“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也没有问题?”

    “好。”

    明夜接过了药看了下,发现一样是治疗脑血栓的进口药,但在仔细检查后还真发现了问题,神情瞬间变了。

    “这也是从你爷爷病房里拿到的?”

    “对,我全都拿过来了。”

    “这种药,吃了会使人的大脑神经渐渐衰弱,药瓶被人换了。”明夜不知道是谁在医院里做这种手脚,面色变得很凝滞。

    姜笙总算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还真有人对爷爷下了手,如果她刚刚只拿了一瓶,或许永远不会发现这里面的道理。

    有人往真的药里混进了假药,这种药爷爷都是在医院里吃的,真的假的一起吃,到时候出了事也是医院背锅,他们甚至不可能知道爷爷是吃了药才导致的死亡。

    “这事,肯定跟梁可语脱不了关系。”姜笙语气寒凉。

    “你打算怎么做?”

    明夜多少知道豪门中的苟且,姜笙一个人单枪匹马,梁可语母女身后不仅仅有姜堰,还有顾洛。

    “按兵不动。明夜,你帮我盯着点我爷爷以后用的所有药,我想确保他老人家的安全。”

    “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明夜看着她,摩挲了下自己的鼻子:“你回国的事,凉凉也跟我说了个大概,顾时衍的事,是真的么?”

    “是。”

    “姜笙,我只希望你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明夜看着她,眸中含着复杂的情绪。

    “后悔?”姜笙笑了笑,低低的声音中多了一分伤感,“现在还有什么能让我后悔的事,我的人生早就是万丈深渊了。”

    从她当年14去美国,从当年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不,或许更早。

    从梁可语母女插手她的人生开始,在她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背负整个名流圈的狼藉名声开始。

    她的人生早已没有她能选择的余地了,还没到20的年纪,从云巅掉到了谷底。

    “除了顾时衍,没有人更适合我。”

    明夜失声,半晌没说话。他想说自己不赞同,却又说不出不赞同的理由。

    “明夜,我先走了,下次有空再聊。”

    明夜点了点头,沉默地看着她离去的身影。

    忽然想起那些年少岁月,他也为了她双眸通红过,最后却只能假装是被手上的香烟呛到。

    一如现在。

    直到姜笙已经消失在了办公室,明夜才追了出去,问了一句:“你开车了没?我送你回去。”

    “开了,下午还要给爷爷送饭。”

    别人的饮食,她也不放心。

    “那好。”明夜两手抄进了白大褂的兜里,加了一句,“爷爷的病历和用药我都会帮你盯着,不用担心。”

    “谢谢你,明夜。”

    “回去吧。”

    姜笙点了点头,怎么可能不明白明夜对她的心思。这个世界里,有些人天生不合适,有些爱情烈酒封喉。

    她和明夜,属于前一种。

    “走了。”

    叮的一声,姜笙伸手摁到了地下停车场。电梯门合上的瞬间,明夜朝她挥了挥手。

    这一幕,刚好被顾时衍和霍东看了个正着。

    霍东把嘴里的烟扯下来,啧啧地感叹了一声:“小年轻就是好,就是比我们有活力。谈个恋爱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用想。”

    顾时衍将燃着火星香烟夹在修长指间,也不怎么抽,只放在嘴边吹了一口。

    一个简单的动作。都被他做得魅力十足。

    “我也不老。”

    原本没打算得到回应的霍东,被他这句话给噎了下:“老顾,你这句话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没什么。”

    顾时衍随手把烟摁在了垃圾桶上,跨进了电梯里,神色如常道:“这药,你帮我送回顾家,我就不回这一趟了。”

    “行行,我走了。”

    ……

    这一天,是顾老90周岁的生日,顾家宴请四方为这位寿星做寿,不少政界名流都收到了请柬。

    姜笙作为顾家挂名的曾孙媳妇,也收到了来自顾家的请柬,不过她是一个人去的。

    和顾洛撕破脸皮后,他也懒得敷衍她,叫她自己开车来顾家,姜笙也无所谓。

    这次从英国回来的顾菁菁,倒是吸引了她的注意。顾菁菁是顾时衍的侄女,明媚的大女儿。

    虽然只有18岁,已经是家喻户晓的钢琴家。

    姜笙自小受母亲的艺术熏陶,学了钢琴和芭蕾,她还了解到国外有个著名的芭蕾舞蹈团要在国内选一个成员,担任的是黑天鹅的角色。

    或许这就是一个契机。

    虽然没能在常青藤顺利毕业,但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不管选择弹钢琴还是跳芭蕾,都可能是她人生的新起点。

    顾家别墅前,已经到了上百辆豪车,佣人们在做完事后,也会聚在某个角落议论八卦。

    “又来了一辆劳斯莱斯,八个八,这车牌号牛逼了!”

    “看这车牌号,应该是顾家的。”

    “姜笙吗?”

    “不对吧,车里的应该是梁冰若。你看驾驶座上的男人,不是顾家那位高学历的女婿么?”

    果然,驾驶座上的男人下了车,扶着副驾驶上的女子下来。

    今日的梁冰若可谓是盛装出席,她穿了一件限量版高定礼服裙,美丽的锁骨若隐若现,光线下的裙摆泛起了诱人的光泽。

    毫无疑问,梁冰若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不管现场投来的眼神是嫉妒还是欣赏的,梁冰若都赚足了眼球,满足了自己的虚荣心。

    “还真是郎才女貌啊,不过,我怎么听说,姜大小姐和这位未来女婿有过一段情史,还挖了人家的墙脚。”

    “姜笙的名声谁没听过?整个江城恐怕没人敢娶了,她做出这种事情,我是真不觉得稀奇。”

    “也只有我们小顾总咳咳!”

    在顾家待的久了,佣人们或多或少清楚了顾洛的取向,某些事也心知肚明。

    小顾总娶姜笙,还不是为了能和蓝越双宿双飞,拿着姜笙当个挡箭牌什么的。

    姜笙到顾老宴会的时候,宴会上已经很嗨了。

    一席红色无袖鱼尾礼服裙,完美勾勒出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层层叠叠的裙摆摇曳生姿,在灯光下散发着别致的光芒。

    姜笙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双桃花眼里波光潋滟,也不用刻意做什么,哪怕晚到了,还是引来了全场的沸腾。

    姜笙在圈子里的名声坏到没边,但她有一张连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的脸,整个江城也只有她的美丽才能这样肆无忌惮,漂亮的无所顾忌。

    梁冰若眼看自己的风头瞬间被抢,心里已经恨得不行,却还是在众人面前维持一副端庄温柔的模样。

    “太爷爷,生日快乐。”姜笙送上了准备了很久的礼物。

    “谢谢小笙啊。”

    许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顾老这没喊她老四媳妇儿,顾少成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但对上顾老暗藏精明的笑眸,姜笙嘴角轻微地抽了一下,总觉得这老头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难道她和顾时衍的奸情,率先被顾老给发现了?

    “小笙啊,你坐爷爷这里。”

    顾老笑眯眯地亲自指了下自己左边的位置,很显然,顾老似乎很看重姜笙,梁冰若眸光暗了又暗。

    至于是曾孙媳妇还是孙媳妇,只有顾老自己心里清楚了。

    顾少成捂额,他已经懒得纠正是“太爷爷”这个称呼了。

    本来安排的位置是姜笙和顾洛坐一起,被顾老这么插了一脚,顾大太太也没说什么。

    “这位就是我堂嫂么?长得可真漂亮,我就喜欢美人!”顾菁菁挑了下眉,欢乐地和姜笙碰了下杯,姜笙浅笑着回应道,“你是菁菁吧,在美国就听过你的名字。”

    “嫂子听说过我?”

    “嗯,听说你钢琴弹得很好。”

    顾菁菁笑得双眼眯起,心里也美滋滋的,没想到自己在美人心里有这么好的印象。

    看到顾菁菁对姜笙的态度如此和善,梁冰若又咬住了唇,不懂顾菁菁怎么会看姜笙这样的狠毒女人顺眼。

    真是瞎了眼。

    大家差不多落座准备开饭了,顾时衍才姗姗来迟,他从大厅口进来,深邃的眼神最先落在那抹红色的纤影上。

    这样挑人且张扬的颜色,也只有姜笙敢穿了。

    “时衍!”

    顾少成笑了下,跟自己儿子打了一句招呼:“你怎么才来啊,爷爷就等你了,快坐下吃饭。”

    “公司有点事耽搁了。”

    刚喝了几杯香槟的姜笙眉梢猛跳了下,忽然有种不怎么好预感。

    果然,顾老的声音忽然乐呵呵地响起:“你啊,怎么等所有人都坐满了才到,还好姜笙旁边有个位置,你还不快过来坐下。”

    姜笙:“……”

    妈妈妈……妈个鸡!

    顾时衍深邃的目光平静地从她身上略了过去,搭着外套的手拉开凳子,很随意地在姜笙边上落了座。

    手自然地搭在她坐着的椅子上,背很自然地往后倾靠在了椅背上。

    姜笙:“……!!!”

    他是不是巴不得所有人都察觉到他们的奸情是不是?手刻意地搭在了她椅子上,和搂着她有什么区别?

    偏偏男人还一副不自知的模样,自顾自地和同桌的侄女说起了话,姜笙心里那股不自在的感觉更深了。

    “菁菁什么时候回来的?”

    “太爷爷的生日到了,我可不得赶早地回来嘛。”顾菁菁对上顾时衍,那是一脸的谄媚,“四叔管理公司辛苦了,我还特意从英国给你带了特别的礼物,相信你一定会喜欢的。”

    “嗯,难为你有心。”

    姜笙拿起筷子吃了一口碗里的排骨,以掩饰自己的心虚。她之前对他又撩又亲的,后来看到他,又有些不冷不热的。

    转眼男人和自己坐一桌吃饭,似乎时时刻刻都在提醒,她和顾时衍之前的种种暧昧。

    撩完了人就跑,姜妖精心里正暗自嘚瑟着,结果还没等她嘚瑟过瘾,人就坐在了自己身边,还要一起吃饭。

    这种被逮了个正着的心虚感,怎么就这么强烈呢?

    稳住。

    姜笙喝了口饮料,但还是没平复下她心里的那点心虚。

    从姜笙的视觉角度,可以看到他挽起的袖口,身上有一种不浮于表面的强势霸气。

    身边的男人倒是话少,都是别人主动搭上的,但存在感太强,姜妖精有些坐立不安,恰巧手机响了一声。

    趁桌上的人都在吃东西,姜笙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偏巧不知怎的手机没拿稳给摔了。

    她刚弯腰想捡起来,一只手先于她把手机捡了起来。

    “顾……”

    顾时衍声色不动,已经捡起了她的手机,刚想递给她的手却顿住了,深沉的眸子眯了起来。

    “谢谢叔叔。”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