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有人说心口疼

      顾时衍看着屏幕,目光变得深邃。

    “叔叔,这是谁的短信啊?”

    顾洛好奇地问了一句,张佳芸的眼神也有些飘闪了。老太太曾经跟自己说过,顾时衍这个人从来不看短信,有事只打电话。

    对上顾洛好奇的视线,顾时衍薄唇里吐出一口白烟,依旧一本正经地开了腔:“有人说心口很疼,让我帮忙揉一揉。”

    顾洛:“……”

    张佳芸:“……”

    顾二夫人:“……”

    蓝越:“……”

    这么一本正经的帅逼男人,刻意压低磁性成熟的腔调,嘴上却说着帮人揉胸口这种轻佻放肆的话,太容易让人产生一种旖旎的遐想,蓝越的耳朵根一下子红了。

    可不知怎么的,顾时衍的目光似乎有穿透性,好像任何事事都瞒不过这个男人的眼睛,最后看他和顾洛的一眼,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蓝越头顶上,从头凉到尾。

    顾时衍并不在意这些人是什么反应,坦然自若地拿上自己的外套和车钥匙,往外走:“二嫂,帮我和爸妈说一句,我先走了。”

    “好。”

    顾二夫人下意识咽了下口水,看着顾时衍离开了。

    俨然不知,她儿子已经被绿帽戴上了。

    来乖乖低头,帮你把绿帽戴好,歪了不好看。

    ……

    姜笙的预感是对的,她真的发热了,可能今天淋雨时间有点久,加上脖子上的伤也没好,好像有点发炎,心口隐隐发热还有些难受,连带脖子上的伤都更疼了。

    中途接到一个电话,姜笙有些迷迷糊糊地接了起来,男人磁性沉稳的声音传进了耳朵里。

    “在哪栋楼?我上来了。”

    顾时衍嗓音里透着淋漓尽致的成熟和性感,仅仅这几个字,听得她心肝和四肢都要酥麻了。

    这个男人,也太苏了。

    “顾先生,我在7栋1501房。”

    “等我。”

    挂了电话,姜笙浑身烫意加深了,浑身都是红扑扑的,她很难受地躺在床上,虽然很累很渴,理智却还很清晰。

    没一会儿,有人敲了门。

    姜笙一张脸都是烫的,她抬腿一下蹬开了被子,一打开门,看到高大挺拔的顾时衍站在门口,些许光晕落在沉稳的男人宽厚的肩膀上,黑色的瞳孔中氤氲着无法琢磨的情绪。

    “生病了?”他的声音,依旧偏向温和。

    “顾先生。”姜笙身上穿着一件睡衣,那双一片奶白色的小腿显露了,被他深邃的目光注视着,白皙的脚趾很害羞地蜷缩起来,她里面好像什么都没穿,不知道有没有被他看出来。

    “不要动。”

    他打横抱起了她,伸手一掀黑色的风衣外套,把姜妖精整个人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她只露出两个滴溜溜的眼睛,只能看到男人的下巴,透露着睥睨众生的的矜贵气息。

    后边两个一个劲儿伸长了脖子,连个头发丝儿都看不到的秘书,只得强行把自己的八卦心给摁压了下去。

    姜笙的侧脸贴在了他胸膛上,蜷缩着窝在他怀里,被他贴过的肌肤产生了无限的烫意。

    一颗心狂跳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死去一样激烈。什么时候她也需要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只为护她安全。

    好难受,要他亲亲抱抱才能好。

    再后来,姜笙就有些烧得意识不清了。

    等她的意识稍微清醒了点,姜笙听到有人在说话。

    消毒水的味道有点浓,脑子里一瞬间闪过顾时衍深邃的眼眸,昨晚的事情在脑子里记忆犹新,她应该被那个男人送到医院了。

    “冰若,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吧,这都守她一夜了。”

    “没事的姜伯伯,如果不是我,姜笙姐也不会发高烧。”

    梁冉冉看着自己的妹妹又在开始大发圣母心了,恨铁不成钢地冷笑了几声:“这种苦肉计她姜笙用的还少吗?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这样的绿茶婊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待她。”

    “冉冉。”

    梁可语出声阻挠,但语气里并没有指责的意思。梁冉冉没有继续就这个问题说下去,再不甘心也只能压抑下去,深呼吸几口气,最后还是换了个话题,但依旧是挤兑姜笙的。

    “我承认当年姜伯伯和她妈离婚,娶了你的事让她受到过伤害。可父母的事情,她一个做女儿的又有什么资格干涉?是她妈妈自己受不了跳楼自杀的,和我们母女有什么关系?”

    是姜笙自己选择了自暴自弃,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一团糟,怎么怪得了别人?

    “行了,你不要再说了。”

    梁可语又阻挠了一句,梁冉冉终于不甘心地闭上了嘴。

    不管姜笙再怎么不堪,她也是姜堰伯伯的亲生女儿。姜堰伯伯对自己和妹妹都亲如女儿,她还是要给姜堰伯伯面子的。

    “说起来,我有件事觉得很蹊跷。”梁冰若犹豫地开了口。

    “我刚刚给洛哥哥打电话时,他好像根本不知道笙笙姐生病住院的事情。我还听医生说过,昨晚送笙笙姐来医院的是一个陌生男人。这姜笙姐都和洛哥订婚了,还被这么一个陌生男人亲密地抱着,姜笙姐在外面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听,我怕顾家那边又会传出一些对姜笙姐不利的言辞。”

    “什么陌生男人?抱她来医院的?”

    “不认识,大概是姜笙姐以前的朋友吧。”梁冰若叹了口气,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

    姜笙以前的荒唐早在江城传遍了,以前的朋友,无非是那些鸡鸣狗盗的狐朋狗友。

    “这个不知廉耻的孽女,生来就是克我的。”姜堰又怒又急地骂了一句,“真丢死人了,简直不知礼义廉耻。”

    “姜伯伯,你先别误会。”梁冰若似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改了口,“也有可能是我看错了的。”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荒唐,才能像你们姐妹一样懂事?”

    姜堰怒不可遏地说了一声,心里更是失望之极。看来他得尽快把姜笙嫁给顾洛,免得再她做出什么败坏顾家门风的事。

    “行了,老姜。”

    梁可语从身后抱住了姜堰的肩膀,温柔地靠在他背上,轻言细语地安慰着自己的丈夫。

    “干脆早点让姜笙和洛提前结婚就好了,反正冰若的男朋友也要从美国回来了,还有冉冉和顾总的事也有了苗头,到时候女儿们都有了归宿,我们也可以少操点心。”

    “嗯。”

    一说到梁冰若的男朋友,姜堰特意问了句:“苏子昂不是要在国外继续读博吗?”

    “是,但说了会和冰若先订婚。”梁可语说话的声音很温柔,“虽然冰若现在年龄还小,但他们两个人异地恋还不知道有多少变数,冰若没有什么安全感。所以我和苏子昂已经商量过了,让他们小俩口先订个婚,再等几年举报婚礼,够了年龄去领证。”

    “这个事,我们和苏家父母也商量过了。”

    “也好。”

    姜堰心情总算平和了不少,低语道:“当初姜笙挖了冰若的墙脚,在冰若和苏子昂的感情里插上一脚。要不是冰若懂事大度,这个家还不知道要吵成什么样子。”

    当初这个事闹得沸沸扬扬,还是冰若亲自出面压下了消息,才把这件事的不良影响降到了最低。

    “都已经过去了,孩子还小不懂事。”

    “19了还不懂事,如果当初我把她管教好了,也不会让冰若受这么大的委屈,姜笙欠了她太多。”

    姜笙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装睡,这些话也听得一清二楚。她对这个父亲积攒下的失望情绪,再次升到了极点。

    他从来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生女儿,却愿意相信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继女,把她们疼到捧在手心里。

    自从爸爸娶了梁可语,有了这两个女儿,顾家再也没有她的地位了,盲目偏心最为致命。

    而现在,姜堰不顾她的意愿要提前她和顾洛的婚事,擅自安排她的终身幸福。

    苏子昂,梁冰若的现任男朋友,她当然记得了。

    当初她在美国一所常青藤大学留学,邂逅了同是华国人的苏子昂,两个人聊着相见恨晚,处了半年朋友后在一起了。

    后来,梁冉冉姐妹也申请到了和她同一所大学留学。

    苏子昂无意中知道,梁冰若的继父是华国姜时集团的董事长后,在梁冰若的数次诱惑下,很快投入了她的怀抱。

    怕自己的名誉受损,梁冰若对外一直都是姜笙介入过她和苏子昂的感情说辞,姜笙才多了一条小三的罪名,人人都恨不得她死,鄙视她是小三。

    至于苏子昂,他选择了沉默,理由是不想伤害梁冰若,一直都是他抵挡不了诱惑的错,梁冰若很单纯也很执着,不该她受伤。

    最后所有的锅都被姜笙一个人背上了。

    你看这锅,它又黑又亮。

    这件挖人墙角的丑闻被有心人大肆宣扬后,在国内外几乎都闹得满城风雨。

    姜笙自闭了,甚至自暴自弃地默认了梁冉冉给她介绍的男朋友,哪怕梁冉冉故意介绍了一个只会打女人的gay。

    至于梁冉冉为什么介绍男朋友给她,无非是担心她又挖梁冰若的墙脚,毕竟在所有人眼里,她姜笙是个挖人墙脚的小三,罪有应得的狐狸精。

    后来事情传到国内,姜堰也相信了这个事实。

    苏子昂只知道梁冰若是姜时集团的继女,却不知道姜笙是姜堰的唯一亲闺女,名正言顺的姜时集团大小姐。

    当初上大学的时候,姜笙刻意隐瞒了自己的身份,不像梁冰若姐妹一样肆意顶着顾家的名号逍遥。

    苏子昂当初自以为是地选择了梁冰若,却不知道他到底错过了什么,又失去过什么。

    虽然姜堰不喜欢她这个亲生的女儿,但姜笙还有一个很疼爱她的爷爷,还是个掌控顾家大权的爷爷姜鹤。

    听这梁可语话里的意思,苏子昂要回来和梁冰若订婚了。

    真是有趣啊,等梁冰若订婚时,她一定要给苏子昂和梁冰若送上一份大礼。

    以前的姜笙只会自暴自弃,但现在的姜笙不一样了,她会作妖,而且会的很呢。

    “姜笙姐,你醒了啊?”

    第一个发现姜笙坐起身的是梁冰若,她清丽的眸子里,带着只有她和姜笙才能看得懂的恶意和挑衅。

    其实梁冰若早就清楚姜笙醒了,却装得跟刚知道她醒了一样。其实先前说的一切包括订婚的事,也都是她故意刺激这个女人的。

    亲生父亲又怎样?最后还不是因为她的挑拨,对姜笙这个亲生的厌之入骨?

    感情深厚的男朋友又怎样?她只是施展了下自己的个人魅力,姜笙的男人就投入了自己的怀抱。

    她可以当着姜堰的面肆无忌惮地戳姜笙的痛处,可姜笙却不能对自己怎么样。

    “冰若,你过来一下。”

    “姜笙姐,怎么了?”

    梁冰若皮肤很好,那张奶白色的尖俏小脸,眼睛就像小鹿一般纯净可人,看着娇弱可爱,是一张极具欺骗性的脸。

    啪的一下,姜笙一个耳光把她掀翻在地,梁冰若尝到了嘴里的铁锈味,脑子晕乎乎的。

    啪,又一个狠辣耳光盖了过来,梁冰若竟然被打得牙齿脱落,血掉下来,模样狼狈不堪。

    “贱人,一天不打就贱得慌,什么东西都敢对我下手了。”

    ……

    有在看的朋友求个珍珠哦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