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姜笙

      叮的一声,电梯在17层停下了。

    霍东咦了一声,这是专用电梯,一般人都坐员工专用的电梯,电梯怎么会在这层楼停下来?

    电梯门一开,霍东看到往里走进来的女人,眼睛里浮现了一缕深意。

    “哟,这不是刚刚在楼下见过的美女吗?”

    进来的人正是姜笙。

    “是啊,真巧,我们又遇到了。”

    姜笙似乎根本没留意到霍东等人的神色变化,提着一个新款Dior包站在稍微不那么拥挤的地方,主动跟顾时衍打了个招呼。

    “顾先生。”

    狭小的空间,顾时衍不用刻意都能看到女人雪色的肌肤,以及被双臂挤得有些可怜的胸。

    姜笙闻到顾时衍身上的荷尔蒙气息,带着点特有的男人香,不像其他男人身上除了汗味就是厚重的香水。

    “姜小姐。”

    男人目光扫了一眼过来,看似没什么,但从中透露出来的威严,几乎没人敢在他面前耍心机。

    看顾时衍一句称呼就把人美女给聊死了,霍东连忙问了一句:“美女,你上几楼啊?”

    “17楼。”姜笙抬眼水润润地望向顾时衍,这样妖艳妩媚的气场下,她笑起来居然像百合花一样清纯,“顾先生,能麻烦你帮我按一下电梯吗?我够不着啊。”

    顾时衍面无甚表情,摁了下17楼,当他的手放下时忽然触碰到了一处柔嫩,好像是女人的手指。

    “谢谢顾先生。”

    “不谢。”

    到了17层,电梯开的瞬间她脚忽然崴了一下,姜妖精踩了十厘米的红色高跟鞋,不摔才怪。

    一旁的顾时衍自然伸出了绅士手搀扶她,他的手掌虚虚地错过她的腰,男人的手腕和臂膀成了姜笙不被摔的支撑点。

    一瞬间,一股空谷幽兰的香气似乎攀爬到他身上。

    不甚拥挤的电梯里,没有人发现顾时衍原本光洁如雪的衬衫领口上,已经被印上了一个口红印。

    “没事吧?”

    “没事,谢谢顾先生。”

    “不谢。”

    姜笙勾唇笑了下,很快直起了身,跟人道了谢后身姿窈窕地从电梯出去了。

    “啧啧。”

    霍东斯文地抬了下自己的金丝边眼镜,看了眼顾时衍衬衫口上的唇印,一脸春心荡漾地提醒他。

    “时衍啊时衍,我已经有了预感,你这块唐僧肉已经被妖精给盯上了。”

    成熟又威严的男人淡淡地瞥了眼衬衫领口的口红印,眼波深邃,在电梯到达顶层时,步伐稳重地出了电梯。

    “你等等我啊时衍。”

    霍东连忙追了上去。

    ——

    姜笙从顾氏大厦出来时,心情已经好很多了。顾时衍这种会绅士手的男人,也太有魅力了吧。

    她看了下时间,已经12点半了,姜笙打算找个朋友一起在商场吃个饭。只是她翻了半天手机,联系人也只有顾洛一个人。

    最奇葩的是,微信和qq上也只有他一个人,姜笙很快想到了一点。

    这个渣男为了控制她,做的也真够绝的,连她的所有社交和人脉都直接一刀切,好让她处于一种孤立无援的状态。

    不知情的人都觉得这是顾洛太爱她了,控制欲太强,所以羡慕姜笙的女孩不在少数。

    毕竟顾洛有颜有钱,性格上又颇为强势霸道,完全符合少女们幻想中的梦中情人类型。

    可姜笙自己清楚,顾洛只不过是想从各个方面完全控制住她,为他和蓝越将来的幸福生活做铺垫而已。

    算了,还是回家吃饭吧。算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回那个家,大概有5年了吧。

    打车回了姜宅,姜笙把车费付清了,也不管管家和佣人各异的眼神,径直走向了中间的别墅。

    这个时候已经是午饭时间,沙发上看报的姜堰都没看过来一眼,好像根本没她这个人一样,年纪已经大了的爷爷拄着拐杖下来。

    看到姜笙,一双老眸凝望了她很久:“姜笙,你终于肯回来了。”

    爷爷的声音和以前一样平和,没有任何的苛责,却瞬间重敲在了姜笙的心脏上,心神猛地一震,说不出来的心酸。

    “爷爷。”

    姜鹤看着她,声音和蔼地挥了挥手:“你过来。”

    “姜笙姐。”

    一句俏生生的姐,阻止了姜笙的步伐。她一抬眸,梁冰若就像一只偏偏蝴蝶再次闯进了她的视野之中,后面跟着梁冰若的亲姐梁冉冉,正冷若冰霜地看着自己。

    自从姜笙的母亲过世以后,姜堰再娶,梁可语带着她的一对拖油瓶女儿嫁进顾家,到现在已有5年了。

    “真的是你啊,姜笙姐。”梁冰若看到姜笙似乎很高兴,好像又想到了什么,有些犹豫地躲在梁冉冉的身后。

    “冰若,冉冉,叫你们妈妈下来吃饭了。”姜堰抖动了下手上的报纸,说话的语气变得颇为温和慈祥,他和梁若冰两姐妹才像有亲生父女的感觉,而站在门口的姜笙早就被他给忽略了。

    “好的,爸爸。”

    她离开顾家5年,姜笙原本还以为,自己有足够强大的精神世界去面对这对继姐妹。

    可再次看到她们,还是会有软弱的反应。

    “爷爷,我有点事先走了。”

    姜笙深呼吸了一下,转身想离开,却忽然被人拽住了胳膊。梁冰若已经追了上来,带着哭腔道:“姜笙姐,你是不是还在介意当年那件事?如果你真的过不了那一关,我可以走……”

    “放手。”姜笙声音很平静,梁冰若对上她眸底的华光,一时间愣了下。

    “我以为你懂事了,没想到回来了还是这个鬼样子。”

    姜堰还以为姜笙回来是跟他们服软的,没想到她比五年前更加尖锐,这是她对自己妹妹和家人的态度吗?

    “我本来就是这个样子,当初你把我射墙壁上不就完了?自己生的,怪谁呢?”

    反正他偏爱的,永远只是那两个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继女而已。她一直想不通,从期盼到失望,再从失望到绝望,对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已经没了任何想法。

    “你!”

    姜堰一气之下,顺手抓起桌上的茶水杯往她身上扔,刚烧开的茶水泼在她脖子上,烫得姜笙皱紧了眉。

    姜堰没想到自己居然扔的居然是装着滚烫茶水的茶盅,他手边明明是一个空茶杯才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装满了烧开的茶水。

    终究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姜堰没想过对她怎么样,只是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实在是这个女儿要惹他生气。

    姜笙的脖子都烫红了,尖锐的疼痛感传遍全身,她紧紧地皱着眉,脖子肯定已经烫伤了。

    “姜堰!”

    面对父亲的眼神警告,姜堰总算知道要收敛自己的行为,但瞪着姜笙的眼神满是愤懑。

    “又装上了?”梁冉冉厌恶地看了一眼姜笙,“姜笙你恶不恶心啊,只有瞎了眼的男人才会相信你这种狐狸精的矫揉做作,你和顾洛可真是天生一对!”

    梁冉冉自诩冰清玉洁,从来不和心思龌蹉的人打交道,她是打心眼里看不上姜笙这种狐媚子。

    装可怜博取男人同情,更是她不可能做的事。

    顾洛就是梁冉冉通过姜堰介绍给姜笙的,她们早知道顾洛是个gay,但她们一致觉得姜笙这种长得就像狐狸精一样的女人,就该有顾洛这种gay治治她的狐媚劲儿。

    省得以后祸害别人的家庭,丢了她们的脸。

    可笑的是,当初梁可语和姜堰勾搭在一起就是婚内出轨,就算姜堰和妈妈的感情破裂了,也是法律承认的夫妻。

    这些年梁可语被强行洗白,居然还称起一句姜夫人了。

    也不知道这梁冉冉的傲气也不知道是哪来的,明明不过是一个继室带来的拖油瓶,在姜笙面前总是一副高人一等的姿态,姜笙发现自己的怒意很容易就能被这对姐妹激起来。

    “姜堰,你还真当自己是我爸啊?”姜笙的眼神看得姜堰遍体生寒。

    “我爸爸早就死了,死在和梁可语偷情的那天。现在这个家里只有一对姘夫和荡妇,外加两个身世不明的野种而已!一个个的真以为自己还有什么所谓的长辈尊严?我就是叫你们一声狗男女,你们都得给我受着!”

    “梁冉冉,你妈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你还有什么脸在我面前装,遮羞布都没有了。”恶意的话,刺得梁冉冉浑身发抖。

    姜笙勾唇,掀起桌上的开水全泼在了梁冉冉和梁冰若身上。

    “啊——”姐妹俩尖叫出声,被泼了个正着,狼狈不堪且感受到了钻骨的痛意。

    “姜笙!”姜堰都气疯了,看到梁冉冉和梁冰若姐妹俩的脸被烫红了一大半。

    “活该!”姜笙笑得花枝乱颤,阴狠地勾了勾唇,“姜堰,你敢泼我,我就泼你女儿,看谁能搞得过谁!”

    “先生!”姜堰气的呼哧呼哧地,被梁可语扶到边上。

    管家都要疯了,才五年不见,大小姐气人的本领又升级了几个档次。

    “爷爷,我回去了。”

    “我送你。”

    姜鹤没有看一眼大厅之中的任何一个人,拄着拐杖出了别墅,送她到了大门口。

    “爷爷,对不起。”

    “傻孩子,你说什么呢。”姜鹤拍了拍孙女的手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爷爷知道你很委屈,爷爷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闭上了眼。最担心的,就是我的孙女儿将来能不能有个依靠。”

    “爷爷。”

    这个家,她唯一挂念的就是爷爷。爷爷身体多病,掌控着姜时集团和整个宋家的大权。

    宋家还有梁可语母女俩的虎视眈眈,她一定要保护爷爷,不让他被几个狼子野心的女人害了。

    “爷爷,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她要去医院挂号看烫伤的脖子,这么一身完美的肌肤,如果留了一点点伤痕,她都要剥姜堰两个爱女的皮!

    唯美貌和男人不可辜负,这是姜妖精的人生准则之一。

    出了别墅她才拿出手机打算打个车,这个时候也很少有车路过,脖子还疼得不行。

    顾家别墅在半山腰上,附近也有其他别墅,姜笙才走到路边,便看到一辆黑色轿车缓缓从道路上碾压而过。

    黑色轿车四面玻璃窗徐徐下降,风灌了进去,姜笙看到了那个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

    他一手掌控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撑在车窗上,手指上夹着的烟吹散模糊了他的侧脸。

    抬眸的瞬间,顾时衍也看到了站在路边的女人。

    姜笙冲他一笑。

    明艳动人。

    顾时衍的目光已经不动声色地从女人身上移开,身上显得深沉的气息令人难懂。

    姜笙注意到,他左手腕上戴着一个古板却价值不菲的腕表。

    对视的一瞬,男人收回了手。驾驶座的车窗玻璃也升了上去,彻底阻隔了姜妖精直勾勾的视线。

    “……”

    她不就看了他一眼吗?居然还小气地把车玻璃都升了起来。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