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金陵琐事

      番外四、金陵琐事
    书房的烛光总是燃到黑夜,里头坐着一个专心致志投在书中的人。
    边上的烛火倏地晃动了一下,顾月晟抬起头以为窗子未关好,想要起身,却听见窗缝里挤进芮秋压低的声音,
    “是我,高鸣被顾老太太叫走了,我替他看一会。”
    顾月晟怔了一下,还是踱到窗边,把那一条小缝推开,露出芮秋的脸,
    “你穿这么少,先进来,等高鸣来了再回去。”
    芮秋嘟起嘴,梗着脖子,
    “不行,我给你看门怎么能进屋,高鸣一会就回来了,不碍事不碍事。”
    说着伸手把窗从里向外关,一张脸又剩窄窄的一条,临要闭严,被顾月晟制住,芮秋使使劲,奈何里面人不配合,
    “我就想看一眼你嘛,现在看完了得关上,把你吹出病可如何是好?”
    顾月晟背着光,脸上的表情不如迎光的芮秋明朗,声音也闷,
    “就这样。我也要看着你。”
    窗框突然烫手起来,芮秋和顾月晟同时松开来,两人都点不自在,半晌,还是芮秋厚着脸皮装无事发生,
    “监视我是不是好好给你看门啊?那就开着呗。”
    顾月晟点点头,回案前读书去了。
    芮秋手又贴过去,搁在那条窗户缝上,屋里的热气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屋外的寒气也不甘示弱地冲进去,隔着她缠绕在一起。
    芮秋抓了抓,把手握成拳,再打开,空空如也。
    留不住。
    芮秋抬头看天上挂的月亮,明明高不可攀,怎么能染上了凡尘。
    叹一口气,只有凉意真实。
    都留不住。
    因为不属于她。
    ...
    顾月晟院子里的树,尤其是芮秋屋前的这一棵,都敌不过日益变冷的秋风里掉了一地的枯叶。芮秋是这院子里唯一喜欢这些落叶的人,其余的下人只会在每一个狂风又起的夜晚默默叹气,抱怨明天又要扫满院的落叶。
    芮秋裹了披风跑出屋外,蹲在树下,把晃悠悠落在树根处的叶子展平了捡到怀里。兴许是名字里含了秋,芮秋好像天生就比别人对秋天敏感,淡淡的橘子香味,冷雨过后翻起的泥土气味,还有虽现下已经谢了但也曾浓郁金陵的桂花香气。
    从前在京城时秋日更明显一些,比起冬天更让人不舍些,京城人忙着储藏过冬的粮食,避免饿肚子,她也会咬牙拿出银子去买些好柴,添些能久放的粮食,秋天里曾是那么忙碌的,到了顾家全然不同了,她不用为自己能不能活下去发愁,也不必担心漫长的冬天会不会冻死,她房里早早支起了炭火盆,柜子里堆了棉衣,够她过去捱过两个冬天。
    背后传来枯叶被踩过的碎裂声,芮秋机灵地回过头去,看见顾月晟执着伞踏步而来,
    “要下雨了。”
    芮秋捡叶子的动作停住,仰起头看看天色,灰蒙蒙的,是要落雨的前兆。慢吞吞地站起身,献宝似的把怀里颜色染得漂亮的归根落叶给顾月晟瞧,顾月晟哭笑不得,不知道这些日子她在执着什么,日日住在树下似的,
    “你这几日拾的还不够?现在拾起来,留不了多久还是要枯黄。”
    颜色漂亮的秋叶还是会沦为一片枯黄,桂花满城飘香也会花色惨淡,花事终了,秋日灿烂也难逃短暂,末了免不了要向冬季低头。
    顾月晟往前走了两步,笑着朝芮秋道,
    “你若是喜欢,下个秋天再赏便是。”
    芮秋敏感地闻到顾月晟身上的清冽香气,顺着他靠近的动作愈发清晰,芮秋深深地盯着他,盯着他执伞没能隐在广袖中的手,应该是冰冰凉凉的,一旦她凑过去握住定会被他缩起来,换另一只没暴露在冷风里温热的手来包住她,她应该感动得一塌糊涂,再给他一个不顾外人目光的吻,秋风也不能携走他们一丝甜蜜。
    应该这样。
    芮秋蓦然勾起嘴角,把怀里抱了不久的落叶使坏一股脑全丢在了顾月晟身上,看着躲闪不及的他一脸无辜,得逞地大笑,自己先跑远了。
    还是太俗套了。
    他俗套的那份温柔,她俗套的这个吻,还是留住吧。
    等到下一个秋天,等到每一个秋天。
    如果我能在你身边。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