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沈家小柔娘1

      三月的京城,春寒咋暖,屋脊、树梢皆裹上了一层薄薄的雪,随着太阳生起,春雪稍融,青砖砌成的地面漫过了一层水气,小丫头们走过的时候不免浸湿了裙摆,让人好不生恼。

    一个穿着半旧蓝色袄裙的丫鬟跺脚哈手,向手里拎着食盒的丫鬟道:“这么冷的天,偏生我们倒霉,要给灵风楼送膳食,好差事落不到头上,全府谁不知道,大小姐是嫡女,最金贵,二娘子和四娘子是大少爷的亲姐,就这三娘子的灵风楼最没前途。”

    “可不是嘛,这二姨娘跟了老爷这么久,就生了个三娘子,看看人家三姨娘,跟老爷才几年呢,马上就生了大少爷,喜得老爷把赏钱的发了几箩筐了呀,这不,三姨娘马上就水涨船高了,连带二娘子,四娘子都有了着落”拎着食盒的丫鬟一边回道。

    这灵风楼是沈府三娘子柔娘的住所,说到这沈家老爷乃大梁礼部侍郎,却只得了一个庶出的儿子,将近40岁的沈家老爷,当然对这个儿子如珠如宝。在这个刚刚结束,兵荒马乱的大梁朝里面,几乎这是每家每户的缩影,男子稀少,在这个缺乏男性的国家里面,这些男子更是这个家庭的顶梁柱。

    两个小丫鬟,绕过了种着几棵桃树的庭院,到了灵风楼。“请三娘子安”,二人,随便的屈膝福身,齐声说道,还没等得了回话,就已经起身了。二人随便把食盒打开,拿出了几道小菜,摆在桌面上说道,“三娘子,请请用膳吧。太太说,今个儿天冷,几位小姐和大少爷都无需再去请安。”

    “劳母亲费心了”柔娘笑吟吟的说道,吩咐了身边的珊瑚打赏了,便让她们回了去,待二人一走。珊瑚和蜜蜡把这几个小菜摆在桌面上,对柔娘说“姑娘快吃吧,菜凉了就不好了”柔娘拿着筷子道,“哎,这几天又是这个菜色呀。今天既然不用去太太那里请安了,待会随我去二姨娘那走上一遭吧!”

    珊瑚和蜜蜡脆声一应,笑道:“二姨娘身前的翠姑还递了话来,说是姨娘想三娘子了,给娘子做了件香云纱春衣,让三娘子试试。”

    “不是叫了姨娘不要再给我做衣裳了吗?我的衣裳已经够多了呀,姨娘又是打开了自己的钱匣”柔娘嘴角上扬,口中虽然这样说道,可姑娘爱俏,又岂会不爱。

    珊瑚和蜜蜡笑嘻嘻伺候着柔娘起身,洗面,慢慢的涂了一层玫瑰珍珠膏,又敷了一层珍珠粉,柔娘穿上了狐皮大衣,去往了南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