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洞七:罂粟花剧场2(剧情)

      作者:嗯,忽然想嫖……不是,想写不二了。
    “好香……”不二周助埋头在女人的颈侧,轻轻嗅闻。
    不知何时灼热起来的呼吸打在她敏感的皮肤上,让柔姬下意识地歪头避开,却是将自己肩颈间的空档全数让给男人。
    湿润的吻一个一个落下,锁骨上的细密舐咬刺刺麻麻,下身被抚摸的触感越来越放肆,柔姬浑身一颤,再次伸手推拒不二。
    这次她的声音里明显多了些冰冷。
    “下去,不二。”
    男人闻言停下动作,微微抬起身体,栗色的短发擦过柔姬的脸颊,留下一抹淡淡的清香。
    他两手撑在柔姬的耳旁,劲瘦的腰背躬起,肩线宽阔流畅,像一只矫健灵活的大猫,将软床上方的吊灯遮去大半。
    柔姬的视野顿时陷入一片昏暗,却依旧能清晰看见男人澄澈通透的眼眸,但此时的那抹冰蓝色不仅仅是闪着光、融化成水,更像是要沸腾起来似的。
    真难以想象,一个卧底警察会有这样的眼神。
    “小姐不需要我伺候了吗?”
    不二刻意放低声音,喑哑的嗓音摩挲在女人的耳边,暧昧求欢的意味已经足够明显。
    然而柔姬无动于衷,她只是放缓了语气,拍拍不二的手臂,说:“今天辛苦你了,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我不累,”不二低垂着头,对柔姬的话置若罔闻,压低身体后,单手插进她的腰与床铺之间,将温软的女人抱住,“今晚我想留在这儿。”
    “不行。”
    柔姬皱眉拒绝,家族内部反对不二当她贴身助理的声音一直没有停过,最近几单生意又接连被联邦“截胡”,怀疑不二是“内鬼”的人不在少数,这种时候,他越留在她身边就越危险。
    柔姬摸了摸他的栗发,耐心劝道:“不二,回自己房间去……”
    “你已经,拒绝我好几次了。”
    男人低沉的话语忽然打断响起,柔姬顿时哑声。
    她张了张嘴,只觉得这句话听起来很是委屈,却完全看不到埋在她颈窝处的俊脸上,那一闪而过的诡谲和狠戾。
    “……”
    房间内暖风习习,舒适宽大的床铺上,两个男女就像这世间挚爱一样,身体紧贴在一起,交颈缠绵。
    柔姬感受到不二呼之欲出的欲望,想了想,体贴地说:“前面的夜店也有不少干净的女郎,要不我让白石给你找一个合心意的……唔!”
    不二猛地抬头,冰蓝色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身下的女人,唇舌侵近,用着几乎撕咬她的力度在她口中肆虐,只觉得女人一开口,自己的心就像是被扔进了冬叁月的冰窟里。
    一直知道她理智到近乎无情,可是……
    “七年啊……”
    柔姬在毫无防备下被掠夺着呼吸和津液,身体本能的反抗全都被不二一一压制住,直到舌根发麻,感觉自己快要触到窒息的边缘时,才被松开。
    可还未等她发脾气,就听到男人略带哀伤的声音。
    “我陪了你七年,柔姬。”
    不二同样呼吸紊乱,胸膛高高地起伏,眼角微微泛红,一眼不眨地看着她。
    “与你……上床也有叁年了吧,你有没有……对我有一点真心?”
    柔姬眼睫轻颤,有些不敢直视他含伤的蓝眸,心里的某个角落像是被狠狠揪起来拧动似的,本就乱掉的呼吸更是无法平复。
    可她不仅要直视着不二,还要平静地提醒他,也是提醒自己:“别说的这么可怜,你为什么来到我身边,不二,你心里不清楚吗?”
    “至于上床,各取所需罢了,我从没有拦过你找别人,”柔姬仿佛在某一刻不二的眼中看到了崩裂的碎雪,她平淡无波地闭上眼,“我没有向你要求过什么,自然不会给你什么,你应该明白。”
    “……出去吧。”
    视觉的缺失让柔姬其他感觉逐渐放大,她闻到了不二身上清淡的香气。
    忘了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非要同她用同一种洗发水、沐浴露,从此身上沾染的味道也趋近统一。
    但还是不一样的。
    他们的体香不一样。
    柔姬常常在不二的怀里闻到她所没有的清冽,像雪霁的晴天,偶尔掺杂上一丝血腥气,也很快被他自己清理掉。
    从这件事起,柔姬就知道不二不喜欢黑暗。
    为此,她还特意嘱咐手下的人,留几个干净的女孩子,即便她们强烈要求接客,也不要那么快让她们接触黑暗。
    ——在这个种满罂粟的边境小镇,想找出几个纯净的女子真是有点儿难度。
    柔姬从来没问过不二有没有别的女人。
    不过照刚才的表现,估计他是没有。
    ……
    柔姬在胡思乱想中,察觉到那丝清淡的香气在离她远去,内心忽得松了口气,又莫名有种低落。
    她静静地睁开眼,蒲扇着睫毛适应了房间里的光线后,坐起身,头疼地发现不二离开却没有关门。
    不过她的房间也没几个有胆子进来。
    柔姬索性不管了,她一时心绪烦乱,暂时也睡不着,干脆下床,赤脚走到酒柜前,打开玻璃柜门。
    “太晚了,还是不要喝烈酒的好。”
    低哑柔和的嗓音忽然出现在身后,柔姬先是警觉,意识到这是谁的声音后,愣然地转身。
    栗发男人正站在门边,温柔地看着她。
    “你……”
    不二微微垂眼,视线落在女人白皙温软的脚踝上,停顿了一下,走进门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再折身走到柔姬身前。
    “我只是去拿东西,没说要走。”
    柔姬抿抿唇,下一秒自己的身体就被男人拦腰抱起。
    “又不穿鞋。”
    不二宠溺地斥了一句,将柔姬稳稳当当地抱回床上,顺手将床头柜的东西塞进她怀里。
    “想喝酒就喝这个吧。”
    柔姬跪坐在床铺上,看看俊雅无双的男人,又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红酒瓶,陡然升起一股荒谬的感觉。
    她不惊讶不二能这么快收拾好情绪,但总觉得他此刻的态度……似是有很大不同。
    不二拿着两只红酒杯走回来,很自然地坐在柔姬身边,轻笑着问:“怎么了?不喜欢喝这个吗?”
    柔姬摇摇头,眼神清冷。
    对,就是这个态度,太自然了。
    “不二……”
    “陪我喝一杯吧。”不二温温柔柔地打断她,拿回酒瓶,徒手拔出木塞后,倒出两杯红酒。
    “这还是我上次过生日的时候,你送我的,一直没舍得喝呢。”
    男人的嗓音柔和舒缓,柔姬不自觉地跟着他回想。
    不二的生日在2月29日,四年才有一次,这七年里,他也不过只过了一次生日。
    “原来是这瓶酒。”柔姬捧着酒杯,喃喃道。
    “你果然不记得了,”不二毫不意外地笑道,“也是,四年前,我们还没那么熟。”
    至于怎么“熟”起来的……
    柔姬低头抿了口酒液,并不想回忆那混乱的一晚。
    不二弯弯嘴角,眼底的笑意含着暧昧,显然也没有忘记那场让他们关系“突飞猛进”的夜晚。
    “明年再陪我过生日吧。”
    柔姬点点头,随口道:“我能活到的话。”
    “……”看着她无所谓的姿态,男人的脸色瞬间淡了下来,他抬手给柔姬续上红酒,“小姐还是别说话了。”
    柔姬嗤笑一声,“我都不在意……”
    “我怕我今晚会让你下不了床。”不二慢条斯理地晃着酒杯,眉梢眼角似醉非醉。
    “我说了,今晚你回你自己那里睡。”
    不二充耳不闻,放下酒杯,像是自言自语道:
    “明天还有正事,得给小姐……留两分体力。”
    “喂!”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