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一:性奴学校(15304字)(被老师开苞/处女

      陈美莉是一名年满十八岁的女高中生,她正处于十八岁的年纪,正是豆蔻年华,她有着一头乌黑的头发,长发及腰肢,厚厚的齐刘海遮盖住了眉毛,她的脸蛋是标致的瓜子脸,她的脸蛋可水灵了,白皙的脸庞上总是浮现出一抹红润的色泽,脸颊肉嘟嘟的,看了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捏一把,她的嘴唇也很厚,嫣红润泽的两片厚唇瓣看起来很色气。

    虽然陈美莉的头发很长很长,一头青丝披散在肩膀上很美很美,不过她总是将一头长长的青丝给扎成了干净利落的马尾辫,毕竟这样看起来更显得有学生的样子,也更加凸显了她清纯的学生妹的气质。

    陈美莉不仅人长得美,而且她的身材也是很火辣,她在初中的时候还是平胸,每天打扮得也很少女风,总是一副软妹的娇滴滴的模样,而经过了几年青春期的发育,她现在十八周岁,刚刚成年,身材就已经发育得很是成熟,前凸后翘的——

    她胸前那一对奶子足足发育到了g罩杯,两颗乳房沉甸甸的,乳量十足;她的屁股上的肉也变多了,原本窄小的两片臀瓣也变成了挺翘饱满的蜜桃臀。

    陈美莉人美身材好,所以当之无愧的成为了她所就读的高三十一班的班花,娇好的容颜,惹火的身材,这本来是命运之神对她的深深眷宠,可她所就读的高三十一班里,所有的女学生们当中,就陈美莉她一个大胸妹,实在是太扎眼了,她与班里的其他女生格格不入,她那前凸后翘的惹火身材令她备感羞耻。

    “骚货!”

    “婊子!”

    “这婊子的奶子这么大,看看这下作的乳量,一定是被男人摸大的。”

    “啧啧,也不知道是被男人干了多少次,胸居然这么发育得大……”

    “就是就是,身材这么骚,肯定是个水性杨花的骚货!”

    ……

    陈美莉是高三十一班的班花,是班里男同学们的梦中情人,打飞机时的性幻想对象;

    陈美莉同时也是班里女同学们嫉妒和非议的对象,她们总是明面上对陈美莉客客气气,暗地里则对陈美莉各种诋毁污蔑,明明陈美莉还是个尚未开苞处女之身呢,可她们总是在私底下偷偷的辱骂陈美莉是个“破鞋”、“婊子”、“万人骑的骚浪贱”……什么词难听骂什么。

    陈美莉虽然生得一副颠倒众生的好皮相,并且有着前凸后翘的好身材,不过命运之神并不肯赋予她高人一等的智商,她可真的是印证了那句「胸大无脑」的俗语,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她由于智商平平,学习也不用功,所以她的学习成绩一直是班里的吊车尾。

    今年,陈美莉在读高三,她在今年夏天六月份参加了高考,可是她的考试成绩很差很差,总分七百五十分的卷子,她只考了一百多分,选择题基本上考蒙,大题基本上交白卷,她这样的成绩,别说读正规的本科大学了,就连上专科都难。

    由于陈美莉的高考成绩很差,她的父亲陈羽强,母亲张凤霞,对此感到很是生气,他们夫妻二人决定了,女儿陈美莉必须复读一年,必须至少在一年之后再次高考的时候考上一个正规的本科大学才行。

    在复读之前,父亲陈羽强,母亲张凤霞,他们夫妻二人决定将女儿陈美莉带到一所特殊的封闭学校来一场思想教育工作,让她深刻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于是在高考结束后的那个暑假,女儿陈美莉被送到了一所特殊的学校,一所不良思想戒除学校,她要在这所特殊的学校内待上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您们二位就是美莉的父母吧,请您们放心,美莉待在我们学校两个月,我们会每天都给她做思想教育,两个月之后,她一定会意识到学习的重要性,会在接下来一整年的复读时间当中认真学习,考上一所好大学的……”

    “不过二位家长仅仅是希望您们的女儿美莉在暑假来我们学校接受两个月的思想教育吗?我们学校也有专门的复读班,我建议您们二位可以让美莉在我们学校接受两个月的思想教育之后接着来我们学校专门的复读班复读。”

    “我们学校的复读班有十二个班,每个班四十人左右的学生,本科升学率100%,一本升学率30%,要不要考虑一下?”

    “学费多少?”

    “一年十万,不包括住宿费,伙食费,书本费等其他学杂费用。”

    “这……”陈美莉的父亲陈羽强有点犹豫,毕竟学费实在是有点高昂,母亲张凤霞却是很乐意将女儿陈美莉送到这所学校的复读班复读,毕竟升学率摆在那里呢。

    “老公,你就别舍不得钱啦,想想我们女儿的未来啊!”

    “好吧,这样也好,拜托你们学校多多关照我们的孩子。”陈美莉的父亲陈羽强犹豫了一小会儿,最终在他的妻子张凤霞的劝说下,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二位家长请放心,那是自然的。”

    就这样,陈美莉被送到了这所特殊的复读学校,九月份复读班的课程才正式进行,在七月份和八月份这两个月,她会待在这所特殊的学校里接受思想教育。

    七月一日。

    “大家好,我是你们的教官,我叫周明远,接下来的两个月,请各位学生一定要乖乖接受我的管教,不然的话,后果自负。”

    “现在,女孩子们,请脱掉你们的衣服,胸罩,内裤,接下来的两个月,你们要赤裸着身体接受教育,因为失败者不配穿任何衣服。”

    这位名叫周明远的教官是一退役的军人,身高一米八的肌肉壮汉,四肢发达,他脸上的肉是横着长的,他上半身穿着黑色的背心,下半身穿着迷彩裤,还穿着黑色的军靴,他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握着一根黝黑的皮鞭,他将手中的皮鞭对折,然后甩了甩皮鞭,空气中响起咻咻咻的可怕声响。

    “是,教官!于是操场上四十个女孩子,包括陈美莉在内,她们站在操场中央晒着毒辣的太阳,她们全体都很乖顺的脱下自己的衣服,包括胸罩以及内裤,四十个十八岁出头的女孩子,她们赤裸着前凸后翘的雪白胴体,一丝不挂,赤条条的站在教官周明远的面前。

    “接下来,我要用我的鸡巴夺走你们的贞操,因为你们都是失败者,失败者不配拥有贞操,失败者是连婊子都不如的下贱东西!”

    “该怎么办啊?”听到了教官周明远口中的污言秽语,四十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既然来到了这所学校,她们之前也事先知道学校是可以随意体罚她们的,脱光衣服羞辱她们也就罢了,可夺取贞操,这分明是以权谋私的性侵啊。

    四十个女孩子们想要四散逃跑,可们她们能跑到哪里去呢,这里是封闭式学校,学校大门紧紧的关闭,而且有几十个和教官周明远体格相差无几的壮汉在学校的各个班级看守巡逻,她们来到了这里,就像是几十只小白兔掉进了狼窝里,只能够任由一群凶猛的狼群宰割了……

    “陈美莉,你先来,过来,跪到我的脚下,然后从我的胯下钻过去,然后再撅着屁股求我用鸡巴操你。”

    “什么?”陈美莉在心里想着,为什么我是第一个,太羞人了吧,难道是因为我的胸太大太明显?

    陈美莉还在心理各种嘀咕呢,突然听到“啪”的一声,那是鞭子抽打在皮肉上的声音,黝黑的皮鞭亲吻上陈美莉那雪白挺翘的蜜桃臀,她左臀瓣那雪白圆润的臀丘上立马浮现出一道血红的淫靡伤痕,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还不快点过来!屁股还想要挨鞭子吗?”

    “是,教官!”陈美莉那雪白挺翘的屁股上挨了一鞭子,屁股火辣辣的疼,她不敢不听从教官周明远的话,于是她犹犹豫豫的走到教官周明远的脚下,然后双膝跪地,大腿与小腿呈九十度,上半身直挺挺的,身体的重量全部压在双膝膝盖上,这是十分标准的跪姿。

    “很好,你的跪姿很是标准嘛,接下来,快点从我的裤裆里钻过去,然后主动撅着屁股求我用鸡巴肏你。”

    教官周明远嘴里说着令陈美莉感到羞愧的夸赞话语,然后他又说着下流的污言秽语,他将两条腿打开,他甩了甩手中的皮鞭,皮鞭在空气中发出噼里啪啦的骇人声响,威慑着跪在他脚下的陈美莉以及操场上站着的其余三十九名女学生。

    “……”陈美莉以一种无比标准的跪姿跪在教官周明远的脚下,她低着头,她的头顶上传来教官周明远淫猥的污言秽语,她的脸蛋由于害羞而唰的一下变得通红,双脸脸颊变得粉扑扑的,她又羞又恼,倍感羞辱。

    “是……教官……”钻裤裆什么的,也太难为情了吧,陈美莉一点儿也不想钻男人的裤裆,不过她不敢违背教官周明远的命令,她十分畏惧教官周明远手中的鞭子,于是她支支吾吾的应答了一声。

    然后陈美莉跪伏下身子,她的四肢跪趴在地上,胸前那一对足足有g罩杯的摇晃着的巨乳几乎紧贴在地面上,她的腰肢下沉,挺翘的屁股尽可能的撅高,她将自己摆成一条正在发情的母狗的姿势,然后她就用这种羞耻的姿势,从教官周明远的裤裆下方钻了过去。

    “教官,我是一个失败者,是一个连婊子都不如的下贱东西,请用您的鸡巴肏我的小穴,请享用我的身体,请尽情的玷污我吧~”

    忍受了钻胯之辱之后,陈美莉又撅着挺翘圆润的蜜桃臀,将她的私处暴露在教官周明远的目光的亵渎之下,她的花穴穴口那两片沾染了淫水的肥厚大阴唇包裹着粉嫩的阴蒂,穴口再里面一点的那一层薄如蝉翼的处女膜也若隐若现,不停的有淫靡的汁水从穴口流淌出来,流淌到她的阴唇,再流淌到她的会阴,再流淌到她白花花的大腿根,这副情色的画面任何男人看了都会血脉喷涨,欲火焚身。

    “周教官,请将您胯下那根大肉棒插入我的淫穴,请尽情的享用我这个没用的失败者的肉体吧~”

    教官周明远看着陈美莉高高撅起的挺翘蜜桃臀,看着她雪白的臀丘上那一道淫靡的红痕,看着她花穴穴口肆意流淌出来的淫靡汁水,他觉得口干舌燥的,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燥热起来,体内的情欲正在暴涨,他裤裆里那根大肉棒已经硬得发疼,大肉棒将他裤裆那一块顶起了一个小帐篷。

    “啧啧,陈美莉,你的屁股可真挺翘,奶子也很大,看看这下作的乳量,我可真没想到,一个处女的奶子居然能够有g罩杯……”

    “陈美莉,你的身材可真是骚啊,要是你考不上大学的话,不如改行当妓女吧,我一定会经常去给你捧场的……”

    “陈美莉,既然你这么主动,那么我就不客气啦~”

    教官周明远用各种下流的淫词艳语羞辱着陈美莉,他说完便拉开自己裤裆的拉链,将自己的内裤脱到大腿根部,然后一根足足有三十公分长的阴茎便立马弹了出来,紫红色的阴茎茎柱上布满了凸起的青筋,看起来十分的狰狞,阴茎顶端的龟头还分泌出了一股半透明的淫液。

    教官周明远将胯下那根大肉棒顶端的坚硬龟头抵在陈美莉的花穴穴口,龟头在她花穴穴口的两片粉色大阴唇上蹭来蹭去,然后他将阴茎对准了花穴穴口,胯下一用力,阴茎戳开了陈美莉花穴穴口那一层薄薄的处女膜,整根阴茎滑入了她湿滑紧致的花穴甬道内。

    “啊~~疼~~”陈美莉的花穴穴口那一层薄薄的处女膜被捅破,穴口溢出大量的鲜红血珠,鲜红艳丽的血珠流淌到花穴穴口的两片肥厚阴唇上,然后又滴滴答答的流淌到了教官周明远的阴囊上,画面淫靡极了。

    “疼~~”陈美莉感受到下体的剧烈疼痛感,她的眉头紧皱,她用牙齿咬着嘴唇内侧的光滑嫩肉,嘴唇被咬破皮渗出一抹艳丽的鲜血来,洇红了唇瓣,她那前凸后翘的雪白娇躯也由于下体的疼痛而微微的颤抖着,而她的花穴甬道内的穴肉也由于突如其来的入侵物而痉挛收缩,层层叠叠的湿滑穴肉紧紧的包裹着教官周明远胯下那根足足有三十公分长的大肉棒。

    “疼就对了,陈美莉,我记得你高考只考了一百多分吧?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啊,就算是各科的选择题全蒙c也不只考这么点分数吧?你身为一个一无是处的失败者,就应当承受这种疼痛,承受这种耻辱……”

    教官周明远胯下那根大肉棒深埋在陈美莉的花穴甬道内,他嘴里说着粉饰性侵罪恶的冠冕堂皇的话语,他不仅是在性侵陈美莉的肉体,更加是在羞辱贬低陈美莉的灵魂。

    教官周明远说完胯下便开始了抽送,他用自己胯下那根足足有三十公分的大肉棒在陈美莉那紧致窄小湿滑的花穴甬道内来来回回的抽插着,肉棒狠狠的插入,再浅浅的拔出,九浅一深,十分有规律的律动着,不停的在她的花穴甬道内开疆掠地,每一次插入都深深的插到了她的子宫口,似乎是想要将整根阴茎都插入她的子宫里一般。

    “嘶……陈美莉,你这个骚婊子的屄可真是紧致啊……”

    “陈美莉,你的屄肏起来可真爽啊,要是复读一年你还是考不上大学的话,不如考虑去卖淫,我一定会去给你捧场的……”

    教官周明远一边用龌龊下流的荤话揶揄着陈美莉,一边用他胯下那根长度足足有三十公分长,直径足足有五公分粗的阴茎大力的抽插着陈美莉那湿滑紧致的花穴甬道,肉棒在花穴甬道内进进出出,二人交媾处发出淫靡猥亵的水乳交融的水渍声,二人的生殖器互相摩擦,奏响一曲悦耳动听的淫艳乐曲。

    啪!

    啪!

    这个教官周明远大概是有施虐的癖好,他戴着白色手套的左手稳稳的扶住陈美莉的左腰腰侧,然后用戴着白色手套的右手拍打着陈美莉高高撅起的屁股,左边臀瓣上“啪”的一声狠狠的一巴掌,右边臀瓣上“啪”的一声狠狠的一巴掌。

    啪!

    啪!

    啪!

    ……

    十几下巴掌之后,陈美莉高高撅起的蜜桃臀已经红肿不堪,两片雪白的臀瓣上浮现出或轻或重的红色巴掌印记,原本雪白的臀峰呈现出一种玫瑰红的瑰丽颜色,色泽看起来诱人极了。

    “唔……”看着陈美莉那高高撅起的红肿发亮的挺翘屁股,教官周明远觉得自己浑身发热,口干舌燥起来,他的喉头涌动,他忍不住吞咽了一口津液,然后他脱下了自己双手戴着的白色手套,他用双手手掌揉捏着陈美莉的两团软乎乎的挺翘屁股蛋,那两团粉色微肿的屁股蛋摸起来光滑而富有弹性的触感,他忍不住多揉捏了几把,多揩了几把油。

    “啧啧,小骚货,你的屁股蛋摸起来可真滑……”

    教官周明远又俯下身来,在陈美莉的耳畔吐露了几句龌龊下流的淫词艳语,然后他停止了对陈美莉的两团粉红屁股蛋的拍打,他加快了胯下抽送的速度,阴茎狠狠的插入,缓缓的拔出,阴茎顶端的龟头在花穴甬道深处的g点研磨捣弄着,龟头时不时的深入戳到了子宫口,与阴茎相连的那一坨装满了精液的紫红色阴囊也时不时拍打在呈现出玫瑰色的雪白臀瓣上,发出啪啪啪的淫靡声响。

    “啊哈~~太深了~~啊啊~~我受不住了~~哈~~”

    陈美莉当着三十九名女学生们面被教官周明远肏屄,她四肢跪趴在操场正中央,她胸前那一对足足有g罩杯的雪白巨乳摇摇晃晃,她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主动迎合着教官周明远胯下那根大肉棒的抽插。

    “啊哈~~饶了我吧~~周教官~~”

    此时此刻,陈美莉的眼神迷离,脸色潮红,她感觉到一根炙热的大肉棒在她紧致窄小的花穴甬道内戳来戳去,那感觉就像是一把尖刀在她的花穴甬道内捅来捅去,在下体难忍的疼痛当中夹杂着些许的高潮快感,虽然下体很疼很疼,可她还是高潮了,高潮过后,她的花穴甬道深处分泌出了一大股半透明的淫水,淫水润滑了她紧致窄小的花穴甬道。

    “饶了你?陈美莉,你可真是个口嫌体正直的小婊子啊,你的下面那张小嘴可是流了这么多骚水出来,你的下面那张小嘴贪婪的吮吸着我胯下那根大鸡巴,吸得那么紧,我的鸡巴想要拔都拔不出来……”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是那么的诚实……”

    “撒谎的孩子可是要好好的惩♂罚一下!”

    教官周明远说完下流淫猥的淫词艳语之后,他暂时性的将胯下那根炙热的大肉棒从陈美莉湿滑紧致的花穴甬道内拔出来,然后他将跪趴在操场正中央的陈美莉翻转了一下身体,使得陈美莉那前凸后翘的火辣胴体正对着他,然后他命令陈美莉躺在操场正中央粗糙不平的地面上,将两条腿尽可能的张开,然后如同一个淫荡的婊子一般主动开口求肏。

    “啊哈~~周教官~~”

    “我是一个一无是处废物,是一个不配活着的失败者,多谢您的管教。”

    “啊哈~~求您~~求您用您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大鸡巴狠狠的惩♂罚我吧~~”

    陈美莉赤裸着前凸后翘的玉体,她仰躺在操场正中央粗糙不平的地面上,她自己主动将两条腿尽可能的张开,两腿之间的一切隐秘都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她花穴穴口那两片原本粉粉嫩嫩的大阴唇已经红肿不堪,阴唇上沾染了红白相间的淫靡汁液,穴口微微的一张一合,无声的邀请着教官周明远肏她。

    “啊哈~~身体好热啊~~”陈美莉的脸色潮红,红色甚至于蔓延到了耳后跟,她媚眼如丝,双眸里充满了对情欲的渴求,她大张的两腿之间不停的有半透明的汁液从穴口流淌出来,滴滴答答的流淌到了她的屁股沟里,她就这样一副双腿大张的婊子的模样,嘴里故作姿态的吟溢出几声娇俏的娇喘声。

    教官周明远虽然知道陈美莉这副放荡的婊子姿态是装出来的,不过他还是被陈美莉嘴里吟溢出的娇喘声给蛊惑,那娇喘声酥酥软软,听得他心里痒痒的,他胯下那根原本就高高翘起的大肉棒被这几声媚入骨髓的娇喘声给撩拨得更加的高高翘起了,肉棒一跳一跳的,一柱擎天的大肉棒上沾满了亮晶晶的淫水,粉色的伞状龟头吐露着半透明的淫液。

    “小骚货,那我就用我胯下那根大鸡巴好好的惩♂罚惩♂罚你……”

    教官周明远觉得自己浑身燥热,他胯下那根一柱擎天的大肉棒蓄势待发,他俯下身来,在陈美莉的耳畔吐露着下流的淫词艳语。

    教官周明远说完便粗鲁的掰开陈美莉的双腿,将陈美莉的双腿分别架在他的左右肩膀上,然后他将自己胯下那根一柱擎天的狰狞阴茎抵在陈美莉的花穴穴口,阴茎顶端坚硬的龟头分开穴口的两片阴唇,稍微一用力,整根阴茎便再次的插入陈美莉的花穴甬道内。

    “啊哈~~”陈美莉的两条腿分别被架在教官周明远的左右肩膀上,她感觉到教官周明远胯下那根足足有三十公分长的粗长大屌再次的插入了她的花穴甬道内,她觉得羞耻又亢奋,她的嘴里忍不住吟溢出一声勾人的浪叫声。

    此时此刻,陈美莉感到羞耻又亢奋,令她感到羞耻的是,她在露天的操场中央,当着三十九名年纪相仿的姑娘们的面被教官周明远开苞;令她感到亢奋的是,她下面那张小嘴已经食髓知味,刚才高潮过一次,她下面那张贪吃的小嘴已然记住了高潮的滋味,现在大肉棒才刚塞入她的花穴甬道内,花穴甬道内层层叠叠的媚肉便迫不及待的包裹住大肉棒,不肯让它离开。

    “小浪蹄子,你的屄可真紧啊……”

    教官周明远嘴里吐出的话语永远都是粗俗不堪的污言秽语,他说完便开始了胯下的抽送,胯下那根大肉棒在陈美莉湿滑紧致的花穴甬道内动作了起来,肉棒进进出出,来来回回的做着活塞运动。

    教官周明远用自己胯下那根大肉棒狠狠的肏弄着陈美莉的淫穴甬道,那肏弄的力道十分的狠戾,每一次插入都深入插到了她的子宫口,似乎是要将她的子宫捅烂,将她的灵魂捅穿一般。

    “小浪蹄子,哥的大肉棒肏得你爽不爽?嗯?快点说!!!”

    教官周明远一边在陈美莉的耳畔说着下流的荤话,一边用双手手掌揉捏着陈美莉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雪白奶子,手指拉扯狎玩着她乳尖的奶头,将两颗奶头拉扯得又扁又长,原本仅仅有半厘米长的奶头被足足拉扯到了两厘米长。

    “啊哈~~啊啊~~爽~~周教官~~您的大鸡巴肏得我好爽啊~~”

    陈美莉的嘴里吟溢出一声又一声不知羞耻的浪叫声,不过她的的确确是被艹到爽了,她的花穴甬道深处一股热流下流,她和教官周明远二人紧密结合的地方不停的有半透明的汁液溢出,然后滴滴答答的滴落到了地上,二人的生殖器互相摩擦发出羞人的淫靡声响,二人浓密的黑得发亮的耻毛也互相摩擦,教官周明远的阴囊时不时的拍打在她雪白挺翘的臀肉上,画面色情极了。

    教官周明远一共在陈美莉的花穴甬道内来来回回的抽插了一百来下,然后他胯下那根坚挺的大肉棒才射精,一大股白浊的精液从大肉棒顶端龟头的马眼孔喷射而出,滚烫的精液那罪恶的温度灼烧着她脆弱而娇嫩的花穴肉壁。

    “呼……”射精过后,教官周明远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他将自己胯下那根大肉棒从陈美莉的花穴甬道内拔出来,将自己的内裤和迷彩裤穿好,他又开始对陈美莉下达进一步的命令——

    “接下来,陈美莉,将你的屁股尽可能的撅高,不要让你的屄里的精液流出来。”

    “然后当着你的同班女同学们的面,用舌头舔我的军靴的鞋底,将我的军靴靴底上的泥巴给舔干净,这是为了训练你的驯服度,你必须服从。”

    “是,周教官!”陈美莉四肢跪趴在地上,然后高高的撅着屁股,她尽可能的撅高屁股,使得花穴甬道内灌满的白浊精液不至于流淌出来,她的腰肢下沉,胸前那一对足足有g罩杯的奶子紧贴着粗糙不平的地面,她低着头,她伸出舌头卑微无比的舔舐着教官周明远黑色军靴靴底的泥巴。

    此时此刻,陈美莉觉得羞辱极了,当着一群同龄女孩子的面,如同一条狗一般跪趴在地上,撅着屁股,舔一个男人的靴底,如同一条忠诚的小狗在舔它的主人的鞋底一般,这实在是太羞辱人了,正是由于她的羞耻心太重,所以她一边用舌头舔舐教官周明远的黑色皮靴靴底的时候,她高高翘起的屁股里起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她的花穴甬道内分泌出了大量的爱液,她直接高潮了,半透明的爱液沿着花穴甬道流出,一路流淌到了花穴穴口两片红肿肥厚的大阴唇上,阴唇上沾染着的亮晶晶的爱液在阳光下泛着波光粼粼,画面色情极了。

    “真没想到,你的骚屄里流了这么多爱液出来呢,你的身体居然这么的淫贱,你很喜欢被人羞辱吗?”

    “对不起,周教官,我不是故意的,我的身体起生理反应了,这我也控制不住啊……”

    陈美莉那挺翘的雪白屁股还高高的撅着,她面红耳赤,整张脸都羞得通红,面对教官周明远的刻意羞辱,她只能够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一个劲的低头认错。

    “哼,我看你还真是一个小浪蹄子,欠虐!”

    “接下来,跪在我的脚下,用最标准的跪姿,两腿要夹紧,你的骚屄里的精液要是一不小心流出来了一滴,那么你就要受到残忍的惩罚。”

    “是,周教官!”

    撅着腚跪趴在地上的陈美莉听到教官周明远对她的发号施令,她立马爬了起来,她双腿尽可能的夹紧,让自己摆弄成最标准的跪姿势,小腿水平,大腿垂直,小腿与大腿的夹角呈九十度,她能感觉到一大股黏滑的精液在她的花穴肉壁上,那种感觉很不舒服,而她尽可能的夹紧了双腿,花穴穴口两片红肿肥厚的大阴唇紧闭,包裹住花穴甬道内的那一大股精液,不让精液从穴口流出来。

    “很好,陈美莉,维持住这种跪姿。接下来,我要用鞭子抽你的屁股一百下,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只是当做杀威棒,让你知道知道,既然来了这所复读学校,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你需要做的就是服从,绝对的服从!”

    教官周明远说完便重新戴上了白手套,他用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握住黝黑的粗长皮鞭,然后手腕一用力,鞭子便准确无误的吻上了陈美莉那诱人的雪白挺翘圆润的臀部。

    一鞭子下去,陈美莉微微撅起的挺翘臀部火辣辣的疼,皮肉之苦的滋味实在是煎熬,可当众责罚屁股,这也太有性暗示的意味了吧?嘤嘤嘤,这哪里是复读学校啊,这分明是调教性奴的学校吧?

    陈美莉在心中腹诽着这该死的复读学校,不过她毫无反抗的能力,只能够跪直了身体,维持着标准的跪姿,然后默默的忍受身后的鞭子在她雪白挺翘的蜜桃臀上肆虐。

    啪!

    啪!

    啪!

    “将你的屄夹紧,要是精液一不小心流出来了,还会有后续的惩♂罚。”

    三鞭子噼里啪啦的砸向陈美莉的翘臀,臀峰上立马浮现出几道淫靡的红色血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却带着几分情色的味道,几分性虐的味道。

    “是,周教官!”陈美莉感觉到自己的屁股上火辣辣的疼,感觉就像是热油泼了上去一般,可她还得努力维持着标准的跪姿,她夹紧了双腿,花穴穴口两片沾满了半透明爱液的肥厚阴唇紧紧的闭合在一起,花穴甬道内的精液虽然暂时没有从穴口流淌出来,不过还是断断续续的有半透明的爱液从穴口溢出,下体黏腻不堪。

    此时此刻,感受着屁股上鞭子的肆虐,下体的黏腻湿滑,还得维持着“跪”的屈辱姿态,夹紧双腿不让花穴甬道内的精液流淌出来,陈美莉真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受训的性奴隶,而教官周明远就是她的调教师。

    啪!

    啪!

    啪!

    ……

    九十鞭子亲吻上陈美莉那挺翘雪白的屁股蛋之后,她的屁股蛋上已经布满了或浅或深的鞭痕,看起来触目惊心,原本雪白挺翘的屁股蛋变得红肿不堪,屁股蛋整整涨大了一圈,颇有性虐的色情意味。

    这九十鞭子教官周明远还是放水了的,只是看起来很残忍很恐怖,而接下来剩余的十鞭子,教官周明远可是实打实的鞭打在了陈美莉的屁股蛋上,每一下就宛如锋利的刀刃割在臀肉上,一下子就皮开肉绽,绽开的皮肉上渗出殷红的血液来。

    啪!

    啪!

    啪!

    ……

    就在最后一鞭,也就是第一百鞭亲吻上陈美莉的臀部的时候,陈美莉的身子一颤,她的花穴甬道内那沾黏在湿滑的花穴肉壁上的白浊精液沿着花穴甬道流下,一路流淌到了花穴穴口,然后流淌到阴唇上,流淌到大腿根部,白浊的精液沿着大腿内侧蜿蜒流转,在大腿根流下一串淫靡的水痕。

    “陈美莉,不是说不准精液流出来的吗?既然你这么不听话,接下来,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哦。”

    教官周明远说完便命令陈美莉跪直身子,然后又命令在一旁围观着的三十九名女学生们规规矩矩的站成一排,他便暂时离开了操场,去教学楼一楼的教职工办公室里,找来一箱足足有半米高的正方体皮箱,里面装满了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

    专门鞭打私处的九尾鞭、红色麻绳、情趣低温蜡烛、黑色皮革项圈、肛门塞、仿真假阴茎、润滑液、跳蛋、按摩棒、电击棒、乳夹……

    教官周明远将这一大箱子情趣用品搬到操场上,然后他给四十名女学生们的脖子上分别戴上项圈,项圈勒着她们的脖子,使得她们纤细的脖子上被勒出一道淡粉色的淫靡勒痕,她们也只能够小口小口的呼吸。

    然后教官周明远又将四十根足足有二十公分长的仿真假阴茎,四十瓶润滑液分别发给四十个女学生们,命令她们用润滑液涂满仿真假阴茎的茎柱表面,然后自己将仿真假阴茎给插入自己的后穴里。

    一直维持着标准跪姿的陈美莉一从教官周明远的手中领到了硅胶制成的仿真假阴茎和一小瓶润滑液,她立马照做,她将小瓶润滑液的瓶盖给拧开,然后她将润滑液均匀的涂抹在仿真假阴茎的茎柱和龟头上,她将涂满了润滑液的仿真假阴茎抵在自己的后穴穴口,然后用力朝里面插,很快,整根仿真假阴茎便插入了她的后穴甬道内,足足有二十公分长,五公分粗的仿真假阴茎填满了她的后穴甬道。

    而那三十九个在一旁站着的女学生们感到害羞极了,刚刚她们站在那里,看陈美莉被教官周明远强奸淫辱的时候,只觉得幸灾乐祸,并没有同样的厄运也会落在她们身上的真实感,而此时此刻,她们犹犹豫豫,手里拿着一小瓶润滑液和一根尺寸可观的仿真假阴茎,始终不肯动作。

    “小贱蹄子们,失败者理当受到任何程度的惩罚,你们还不快点将假鸡巴插入你们的屁眼!”

    啪!

    啪!

    啪!

    ……

    教官周明远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握住一根黝黑的皮鞭,他赏了三十九个女学生们光着的屁股蛋子一人一鞭,然后用龌龊下流的言辞辱骂着她们。

    “是,教官!”三十九个女学生们的屁股上都挨了一鞭子,很疼很疼,她们害怕再挨鞭子,于是屈服了,她们齐声答道。

    三十九个女学生们又开始磨磨蹭蹭的动作起来,她们先将润滑液淋在仿真假阴茎的茎柱和龟头上,然后再将仿真假阴茎抵在自己的后穴穴口,然后缓缓的将仿真假阴茎插入后穴甬道内。

    在三十九名女学生当中,其中有两个女学生的动作慢了一点,于是她们雪白挺翘的屁股蛋上挨了十几鞭子,还有一个名叫张茜茜的女学生迟疑着不肯动作,于是她为自己赢得了特殊的惩♂罚,她双手被吊在操场南侧一根两米高的铁栏杆上,然后被教官周明远用皮拍抽奶子——

    “扇脸叫做抽耳光,所以扇奶子也叫做抽奶光!”

    “你叫张茜茜对吧,你这个小贱蹄子,好好享受一下被抽奶光的滋味吧!”

    教官周明远用一根红色的粗麻绳紧紧的缠绕住张茜茜的双手手腕,然后将她的双手吊在操场南侧一根两米高的铁栏杆上,张茜茜身高仅仅有一米六,这样她那前凸后翘的娇小身躯是悬空的,她的脚尖距离地面还有十几厘米的距离,她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双手手腕上,双手手腕很快被麻绳勒出了一道道淫靡的红色勒痕。

    啪!

    啪!

    啪!

    ……

    张茜茜虽然身材娇小,不过她的身材发育得也挺不错的,前凸后翘,她胸前那一对奶子足足有d罩杯,而此时此刻,她胸前那两颗足足有d罩杯的雪白巨乳正在被教官周明远用皮拍肆意拍打折磨,两颗雪白的巨乳被皮拍拍打出了一层淡淡的粉红色,看起来淫靡极了。

    “啊哈~~不要啊~~周教官~~我知道错了~~”

    张茜茜胸前那两颗d罩杯的巨乳被教官周明远用皮拍肆意拍打折磨,她的两颗粉色巨乳摇摇晃晃的,她悬空着的前凸后翘的娇小身躯也摇摇晃晃,她的双手手腕娇嫩的肌肤被粗糙的麻绳给勒破了皮,渗出血来,暗红色的血液洇湿了麻绳。

    “知道错了,就自己将假鸡巴插入你的屁眼里,小贱蹄子。”

    张茜茜胸前那两颗d罩杯的挺翘奶子挨了几十下奶光,原本雪白丰腴的巨乳变得粉扑扑的,还略微带有一些红肿,虽然看起来没怎么受伤,可实际上,只有张茜茜自己本人才知道,被皮拍扇奶光的滋味有多疼了,她觉得自己胸前那两颗乳房里的乳腺都肿了。

    “是,周教官。”张茜茜被教官周明远从两米高的铁栏杆上放了下来,她顾不得手腕上的疼痛,也顾不得自己胸前那两颗奶子上传来的痛感,她赶忙将那小瓶装的润滑液给拧开,然后将润滑液淋在硅胶制成的仿真假阴茎上,然后她将汁水淋漓仿的真假阴茎抵在自己的后穴穴口,她用了很大的力气,这才将整根仿真假阴茎插入了她的后穴甬道内。

    “很好,接下来,你们一人一副乳夹,自己将乳夹夹在自己的奶头上,动作麻利点!”

    等到四十个女学生们都将涂满了润滑液的仿真假阴茎插入了自己的后穴甬道之后,教官周明远又将四十幅金属制成的乳夹分别发给了这四十名女学生,命令她们自己给自己乳尖的两颗乳首夹上乳夹。

    跪在地上的陈美莉首先将两个乳夹夹在了自己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巨乳乳尖那两颗奶头上,然后其余三十九名女学生们也陆陆续续的将两个乳夹分别夹在自己乳尖两颗奶头上。

    ”还有口球,自己戴上。”

    四十个女学生们又十分驯服的将特大号的镂空口球塞入自己的嘴巴里面,有几个女孩子的嘴巴比较小,口球艰难的塞入了嘴巴里,口腔内便止不住的分泌出了大量的津液,亮晶晶的津液沿着嘴角和镂空的口球流淌到下巴上,画面十分的淫靡。

    “很好,接下来,你们沿着这个操场跑五十圈,今天的训练就结束,你们可以去宿舍休息。”

    教官周明远说完便按下了手中的两个黑色控制器,一个是控制乳夹的,一个是控制仿真假阴茎的,两个控制器的开关一按下去,四十名女学生的乳尖两颗乳头上的金属乳夹便释放出了微小的电流,电流刺激着乳头,使得乳头变得红肿淫靡涨大,她们的后穴甬道内深埋着的那根仿真假阴茎也开始疯狂的旋转起来,嗡嗡的震动着。

    “啊哈~~嗯啊~~”女学生们的嘴里忍不住吟溢出一声接着一声勾人的浪叫声,或大或小的娇喘声此起彼伏,那诱人的呻吟声宛如母猫发情时的嚎叫,宛如海妖的歌声,能够蛊惑世上绝大部分的男人,只可惜教官周明远身为一个雄性生物,却对眼前四十名女学生们的叫春声不为所动。

    “磨蹭什么呢,还不快点跑,五十圈,一圈都不能少,不跑完的人不许吃晚饭,今天晚上也不许睡觉!”

    “是,教官!”四十个女学生们异口同声的回答到,虽然她们嘴里塞着特大号口球,说出的话语含糊不清,不过她们嘴里的话语还是勉强可以听清楚的,她们说完便整整齐齐的排成了两列,开始围着操场跑圈。

    “陈美莉,你待会儿再跑圈,先过来,你刚才的惩♂罚还没有进行呢……”

    教官周明远此话一出,陈美莉只好从跑圈的泱泱大军当中落单,然后乖乖的一路跑到教官周明远的身边,她红着脸,低着头,等着教官周明远对她的惩♂罚。

    “先将嘴巴里塞着的口球吐出来,待会儿跑步的时候再重新戴上。”

    “唔……是,周教官……”陈美莉十分听话的将自己嘴巴里的那颗镂空口球给吐出来了,红色的镂空口球上沾满了亮晶晶的半透明津液,与红色镂空口球相连接的黑色带子挂在了她的脖子上。

    “这是女人自慰是最喜欢用的情趣用品之一——跳蛋,自己塞到阴道里去。”

    教官周明远嘴里说出来的话粗鲁又直接,丝毫不避讳,他说完便随手将鸡蛋大小的跳蛋扔给了陈美莉。

    “是……周教官……”陈美莉不情不愿的接过了跳蛋,然后她站在教官周明远的正前方,她将自己花穴穴口的两片阴唇给掰开,然后将跳蛋抵在自己花穴穴口的阴蒂上,稍微一使劲,跳蛋便滑入了她的花穴甬道内。

    鸡蛋大小的跳蛋卡在陈美莉的花穴甬道内,两根连接着跳蛋的白色电线沿着花穴甬道从花穴穴口延伸出来,白色电线的那一端是一个长方形的黑色开关,教官周明远用胶带将黑色开关粘在了陈美莉的右腿的大腿内侧,然后他按下了黑色开关,陈美莉花穴甬道内的那颗跳蛋开始嗡嗡震动了起来。

    “啊哈~~啊啊~~”此时此刻,陈美莉胸前那一对足足有g罩杯的巨乳乳尖两颗茱萸上的乳夹释放着微小的电流,她的后穴甬道内塞着一根旋转震动着的仿真假阴茎,她的花穴甬道内塞着一颗嗡嗡震动着的跳蛋,她身体的敏感点被各种刺激,她体内的情欲很快滋生了。

    “啊哈~~嗯啊~~”此时此刻,陈美莉整个人都处于高潮的临界点,她的脸色潮红,媚眼如丝,她的嘴里浪叫连连,娇喘一声盖过一声,她浑身燥热,她浑身上下的肌肤都渗出一层薄薄的汗液,香汗淋漓,原本雪白的肌肤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粉色。

    “啊哈~~我受不住了~~”陈美莉很快就高潮了,花穴甬道深处一股温热的热流流下,一路流淌到花穴穴口的两片阴唇上,又流淌到白花花的大腿根部,半透明的淫靡爱液沿着大腿根部蜿蜒流淌出一道淫靡的水痕。

    陈美莉高潮过后,教官周明远又将她一把抱起来,他掰开陈美莉的双腿,然后用一根能够释放出电流的电棍电击陈美莉花穴穴口的阴蒂,电棍释放出的电流不大不小,虽然有些灼烧的疼痛感,不过更多的是刺激身体的情欲,陈美莉很快就再次高潮了,这样的惩♂罚,令她欲死欲仙,令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天堂还是在地狱。

    “啊哈~~饶了我吧~~周教官~~”在短短的半个小时的时间里,陈美莉已经被教官周明远用电棍电击阴蒂到高潮了十几次,她的下体淫水横流,连续高潮的滋味实在是欲死欲仙,可她实在是受不住了,她浑身上下的淡粉色肌肤都渗出了汗液,香汗淋漓,她浑身发热,她不停的朝着教官周明远讨饶。

    也不知道连续高潮了多少次,教官周明远这才大发慈悲的饶过了陈美莉,他停止了用电棒电击陈美莉花穴穴口的阴蒂的动作,他命令陈美莉去跑圈。

    “是,周教官!”在跑圈的过程中,陈美莉脖子上勒着的黑色皮质项圈使得她无法大口大口的呼吸,因此她时不时的处于性窒息的状态,她面红耳赤,满头大汗,而她的嘴巴里也重新塞入了特大号的红色镂空口球,她一边跑步,口腔内的涎水不停地分泌,沿着嘴角和镂空口球流淌到了下颔上,画面淫靡极了。

    在跑圈的过程中,陈美莉的胸口起起伏伏,她胸前那两颗足足有g罩杯的巨乳也摇摇晃晃的,她的乳尖两颗红肿淫靡涨大的奶头上的乳夹时不时的释放出微小的电流,她的后穴甬道内塞着的那根仿真假阴茎旋转震动着,她的花穴甬道内塞着的那颗跳蛋嗡嗡震动着,她不知道高潮了多少次,下体淫水横流,高潮的滋味痛苦又欢愉。

    陈美莉是最后一个跑完五十圈的,天已经很黑了,站在操场中央抬头看,可以看见夜空中闪烁着的繁星。

    陈美莉跑完五十圈后,学校的食堂已经关门了,她饥肠辘辘,却没有饭吃,她只好回到女生宿舍里去,是四人间的宿舍。

    宿舍里,已经是晚上22:00,陈美莉躺在宿舍上铺的床上,她乳尖那两颗茱萸上还夹着乳夹,乳头红肿不堪,不过乳夹已经停止了释放电流,而她的花穴甬道内塞着的跳蛋还在嗡嗡震动着,她的后穴甬道内塞着的足足有二十公分长的仿真假阳具也恪尽职守的旋转震动着。

    陈美莉躺在宿舍上铺的床上,赤裸着前凸后翘的胴体,蜷缩在被窝里,难以入眠,斗转星移,直到深夜,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在梦里,她还迷迷糊糊的高潮了几次,花穴甬道内淫水横流,而她在梦里也是春梦不断。

    ……

    就这样,陈美莉在这所特殊的学校里度过了头两个月,最开始的两个月是思想改造阶段,主要是漫无止境的性侵,性虐,体罚等让人生不如死的折磨,每天都有至少一个女学生被男教官开苞性侵,而女学生们的花穴甬道和后穴甬道内每天都塞着各种各样的情趣用品,然后进行大量的远远超出她们负荷的体能训练,跑圈,站军姿,正步走……

    这些看似毫无意义的折磨是为了训练服从度,便于建立权威,方便之后复读班正式开学后对学生们的管理。

    两个月的思想改造过后,已经到了9月1号,开始了正式的复读,学生们每天早上六点就得起床,跑操,吃饭,早自习,上课……一直到晚上十点才结束一整天的学习,而每天晚上晚自习的时候,都会有一场单科试卷测试,星期一是语文,星期二是数学,星期三是英语,星期四是化学,星期五是物理,星期六是生物。

    每天晚上的晚自习最后一节课,都会有一场单科试卷测试,这是复读班的学生们最害怕,最忐忑不安的时候了,因为要是单科试卷测试分数不及格或者比上个星期的分数低的话,就会被拉到体罚室里面,脱光了下半身的衣物,然后被两指粗的藤条狠狠的打屁股!

    在复读班里,陈美莉虽然很努力很努力的学习,可她的脑子实在是不灵光,她不止一次单科试卷测试分数比上个星期的分数低,她不止一次进入体罚室里,被两根指头粗细的藤条狠狠的打屁股一千下。

    陈美莉的屁股被两根指头粗细的藤条狠狠的打一千下之后,屁股会变得肿大了一圈,火辣辣的疼,而且在接下来的好几天,屁股都不能坐在凳子上,只能够站着上课,这样脑子就能够清醒清醒,知道认真听讲的重要性了。

    不仅如此,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当中,每天上课,下半身只能穿开裆裤,任何人都能够看见她下体那黑得发亮的耻毛,看见她的屁股沟,而且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她的花穴甬道内以及后穴甬道内会分别塞着一根仿真假阴茎,在下课的课间十分钟,两根仿真假阴茎会嗡嗡的旋转震动起来,会强迫她高潮。

    ……

    陈美莉就这样在这所特殊的复读学校里待了整整一年,最后她在2020年6月7号和2020年6月8号这两天的时间内再次的参加了高考,她考上了一所本科大学,虽然不是什么重点高校,不过她的父亲陈羽强,母亲张凤霞,还是很欣慰的,觉得这十万元的高昂的复读班学费没有白花。

    呵呵,我亲爱的父亲,母亲,你们又怎么知道,我在那所复读学校里经历了什么,那哪里是一所复读学校啊,分明就是一所性奴学校!

    我的身与心都在那里受到了残酷的磨练,我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我被性侵过,不仅如此,我的屄在那里都被各个学科的老师给肏松了,由于花穴甬道里长年累月的塞着跳蛋,我甚至于罹患上了性瘾,总是忍不住夹腿自慰。

    不过也罢,过去了的,就让它过去吧。

    就这样,陈美莉并没有告诉她的父母,复读学校里她经历过的一切黑暗与不公,她将这一切都的一切深深的埋在了心底,然后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她开开心心的去上大学了,开始她崭新的人生。

    在大学里,陈美莉可以算得上是校花级别的大美人,是全校公认的女神,而且她丝毫没有女神的架子,她在大学里举止轻浮并且行为放荡,她在大学里的小树林里面和上百个男同学们做爱过,并且利用社交软件,她到学校附近的小旅馆里和许许多多的陌生男人约炮过。

    陈美莉彻彻底底沦为了一个万人骑的婊子,不过她乐在其中,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她我行我素,轻浮放荡,她的人生观有着某些偏差——

    在别人骂陈美莉「婊子」、「荡妇」、「破鞋」、「公交车」的时候,她不仅不生气,甚至真心实意的觉得这是在夸奖她,觉得是她自己性魅力太大,是那些至今还是处女的没有男人要的小婊砸们嫉妒她,那些至今还是处男的没有女人要的屌丝男们肏不到她所以荡妇羞辱她。

    陈美莉在心中暗自发誓,她一定要睡够一千个男人才结婚,而且结婚之后,她一定要给她未来的老公带绿帽,要ntr她未来的老公,唯有这样,才能够填补她待在复读学校里那一年所受到的伤害。

    陈美莉淫乱且放纵的人生才刚刚开始,她会一直淫荡下去,一直放纵下去,直到她衰老,直到她性欲消退,直到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