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

      清斐的地球和空间学院行星学科中心,严黎平对老同学的突然到访,略感意外,邀他来办公室,泡上一杯茶,玩笑埋怨,“上次送你女儿来报道,竟然理都不理我,偷偷走掉。你以为不在你们地质圈子,我就不知道了?”
    沉适笑,“哪里是偷偷走掉,不是你发状态,说在外地开会?”
    本来就是严黎平故意取闹开场,打个哈哈就把问题翻篇,“这次是来看你家小孩,还是公干?”
    沉适脸色凝敛几分,“想去你们图书馆看一些地方志文献。”
    知道他们在编纂国家矿产志系列的书,特地来清斐找资料,虽然奇怪,但粗想也说得过去。严黎平点点头,“这是可以的,拿你女儿的校园卡就可以,学校大图书馆、我们学院的独立图书馆都行。”
    沉适没接话,架起长腿靠在沙发上,不言不语看着他。
    严黎平笑,“开玩笑呢,当然是我陪你去,中午在风华园吃饭,把你家女儿也叫上。”
    “倒也不用耽误你时间,看文献不是一刻两刻的功夫,你方便的话借张图书卡给我就行。”
    请求虽小,但有些费周章,直接让他女儿带进去不就行了么?严黎平心存疑惑,还是给他弄来一张校友卡,“我们这里毕业生未取的校友卡倒多,拿去校园内出入、充值消费都没有问题。
    是了,过阵子你们那个干热岩课题,应该要评审了吧,到时你能不能顺便请李教授来我们学院就这个课题做次学术报告?等你们省的矿产志通过验收,你也来一场。”
    他的主攻方向是行星学,但也是整个学院的领导,为地质专业的学生牟利,责无旁贷。
    “就问你借了一张读书卡而已,使唤我这么多。”沉适举着卡笑完他,“李老师那边我可以说,但我讲什么呢?”
    “就是讲志书的编纂方面的工作,你们省的编纂工作是最复杂最典型的,现在的学生不重视文献学,功底太差。”
    沉适别了严黎平,趁着没有下课,去了大图书馆,不是为了看文献,不是为了更好地编纂志书。
    沉桐说学校图书馆里有家奶茶店,他家的芋泥奶茶不错,香草味冰淇淋很好吃。
    从图书馆正门进去,左侧二楼就是香草园,玻璃栏杆里摆着休闲风的桌椅。
    上课时间没有人,沉适挑了个可以看见楼下往来人,又能避开吧台外人视线的位置。
    徒耗时间于等待,因为沉桐会出现,而显得特别有意义。
    他一点都不后悔跟陆昕结婚,因为这才有了沉桐,他失去母亲、离开关榆,才有个去处。
    “周末和中文系的读书会你去么?”
    “我不去了,我打算去承乾宫看梨花,都快谢了。”
    饮料好了,两个人端着餐盘在吧台外的栏杆边坐下,一边吃一边各自刷着手机,有说有笑。
    “桐桐,你看学校论坛,中文系有个南复毕业的老师因为上公共课时爱说八卦,被学生写打油诗讽刺了。”
    “连接发给我看看。”沉桐很快点开链接,嘴里念叨着,“学科课程讲不了,连篇废话真不少。可怜南复好学校,竟出如此大菜鸟。”
    沉适坐在角落,恰到好处地掩在绿植之后,如槁木一般,把对话字字都听进耳朵里。
    沉桐很好,她很健康,向上好学,坦诚交友,也享受娱乐,即使心藏一份禁忌的感情,也是个完全正常的孩子。
    这和家境、和家人的宠爱,事事被满足,养成自信,不无关系。沉适觉得自己很自私、很病态,近乎扭曲,不仅妄想沉桐,还为私欲把她往自己的世界里拽。
    清斐西门外一路之隔是商业街,卖水果、小吃、服饰,还有宾馆,没有过街天桥,没有红绿灯。
    因为新区在郊外,车流也还好,学生每次过马路都是等车先行也不费事,而且从未出过交通事故。
    沉桐看好了两边都没有车来,放心地过去,不远处鬼魅似地冒出一辆车,直冲她而去,沉适瞳孔一缩,心上猛紧,要拔腿跑过去叫住她,但人迈不动,嘶喊无声,眼睁睁看它冲着沉桐急驶碾过,把人卷入车轮下,惊恐尖叫和刺耳的刹车声久久回荡。
    “桐桐!桐桐!”沉适猛得坐起,胸口激荡起伏,睁着眼睛,陷在沉桐突然死去的张惶里,心口闷得窒息,感到痛不欲生。
    陆昕抬手划亮灯,皱眉闭眼问,“怎么了?”
    卧室里大明,沉适回神是梦,仍心有余悸,摸索到手机,要找沉桐。
    陆昕胳膊遮在眉上,懒懒问,“大晚上,你打电话找谁?”
    打了一个,没人接听,沉适继续拨号。
    陆昕颇不耐,“这么晚了,谁不要睡觉?”
    沉适小声道,“我梦见桐桐出车祸了,我要打电话问问她。”
    “呵呵。”陆昕闭着眼笑出声,翻个身背对他,“你现在知道桐桐了?清明节谁急着回家?一个晚上的时间都等不得,见都不见她。”
    沉适动了动嘴巴,没有脸面反驳,手机亮起来,是沉桐的回电。
    他掀开被子,出了卧室去书房,接通,“室友都睡了,我下床到阳台上来了。你怎么会打电话给我?还这么晚,是有不开心的事么?”
    真真切切的声音,才是沉桐好好活着在的证明,掩不住的雀跃,一点都不跟他生疏,仿佛他们每天都在正常交往。
    “……桐桐,刚刚爸爸梦到你出车祸了,你在外面要注意安全。”
    “你梦到我?”耳边的一声笑,轻而甜蜜,“人有旦夕祸福啊爸爸。”
    “……沉桐。”
    “你们那个干热岩项目的评审时间定了?”
    “5月16号。”
    “在哪里?”
    “雁栖湖酒店。”
    “到时候我想去找你,行不行?”
    “我去你们学校接你,带你过去。”
    那边沉默下来,沉适也静静等着她,耳边是不敢置信声音,“……爸爸。”
    “嗯,我在。”
    “我想要你第一出野外带回的蓝柱石做首饰,可以么?”
    “那我来想想做成什么样比较好看,比较适合你。”
    一路没有开灯,沉适却觉得豁然开朗,内心光明,生而为人,就应该拥有这份快乐。
    回到卧室,他按开灯,叫醒陆昕。
    “陆昕,我们离婚。”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