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发现小玩具(微h)

      这一个月来安安和啾啾都陪着和晏在基地公寓,总算是有了几天假期得空回趟家。
    带着一猫一狗刚把家门打开,手机就响了,手忙脚乱地把行李推进去,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接听。
    是石永岩打过来的。
    前段时间她说要看个房子,准备给母亲买下来,因为比赛太忙,她就先拜托石永岩帮忙看看。
    听说她比完了赛,石永岩就立马给她打电话过来。
    他是医生,人脉也不是很广,身边同学也差不多都是同行,实在帮不到她什么。把这事儿给父母说了,他爸倒是介绍了一个中介。
    说是绝对靠谱,人也不坑。石永岩给了她中介的联系方式:有什么问题随时叫上我,毕竟买房子不是小事儿。
    和晏有些不好意思,小辈的事儿还得麻烦长辈,对石永岩说下次去一定多带些礼物给叔叔。
    客气什么,我爸又不是那种计较礼数的人。
    当初租房子的时候就麻烦了你和小臣,这次又得麻烦你。
    行了行了,别客气了,下次来多带点吃的就行。
    挂了电话,和晏也松了口气。
    房源问题算是解决了,接下来就得找个时间约那个中介见面了。
    行李箱里的脏衣服取出来丢进洗衣机,换了身睡衣就倒在沙发上玩起了手机。
    这两天说自己很闲的原飞翮还没有联系她,正好这会儿她挺闲的,发个消息去骚扰一下。
    还没点开聊天页面,某人的视频电话就call了过来。手指下意识按在了接通键上,一张角度清奇的脸赫然出现在屏幕上。
    和晏撇着嘴角故作嫌恶道:大哥,你能找个好看的角度吗?你这样我会对你失去性趣的。
    原飞翮把手机支撑在茶几上,身子往后靠了靠。运动衣,大裤衩,额头戴着黑色发带,隔着屏幕都能看到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下来,太阳穴亮晶晶的。
    男人在床上酣畅淋漓的模样闪现,和晏心脏鼓点似的紧跳几下。
    原飞翮开口说:你看起来应该是不忙了吧?
    她回神,盯着他的发带看了一会儿,才出声回答:嗯,刚到家。休息几天又得训练了。
    辛苦了。
    他两腿随意地叉开,宽大的运动短裤将他大腿往里的风光半露不露。这个男人在勾引她吗?
    和晏咽咽口水,轻咳一声,说:你不是要约我吗?
    那你有空吗?  原飞翮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和晏翻了个身,手耷拉下来摸着趴在地上的安安的脑袋,语气散漫:有空倒是有空,可我不想去你家了。
    为什么?
    ……
    上次他说的那些气话她还是听进去了,的确,去找他总有一种上赶着挨操的感觉,她虽然主动,但女人面子最大!
    反正这回你来找我。
    行啊。  他求之不得。
    和晏扬了扬嘴角:给你发地址。
    挂了电话,在沙发上扭着身子伸懒腰,心情由舒畅转变成微微雀跃。捞过沙发背上盘着的胖橘到怀里,脸颊蹭着柔软的毛。没过一会儿,搂着小猫竟睡了过去。
    一直睡到傍晚,沙发上的女人才微微转醒。
    体重超标的胖橘压在她胸口喘不过气,和晏把啾啾赶下去,环顾了一下昏暗的房间。手指传来微微疼痛,她皱着眉头去按揉。天气越来越冷,伤势反复无常的。
    洗衣机已经停止了运作,她起身去把甩干的衣服捞出来。
    准备去阳台晾晒的时候,门铃就响了。
    和晏经过门口,看了一下猫眼,熟悉的帽子映入眼帘。她把门打开,笑着和他打招呼:你来了。
    原飞翮见她吃力地抱着一大堆衣服,说:我帮你?
    好啊。  和晏一只胳膊都酸了,直接把死沉的衣服全丢给他。
    原飞翮张着手臂接过,进了她的公寓。
    把衣服放到阳台的置物架,他就走了出来。环视房间一圈,面积虽然小,但是装修风格看着清新亮丽,房间也干净整洁,一室一厅一卫外加个小阳台,一个人住绰绰有余。
    脚边有个半大的柴犬激动地扒着他的小腿,猫爬架上窝着一个肥猫。
    原飞翮蹲下来,支起柴犬的前腿,微笑道:你是安安?
    小黄柴摇着尾巴吐了吐粉红舌头,笑得喜庆又滑稽。
    和晏晾完衣服出来,见他跟自己儿子玩得挺好,说了句:安安,没看到有陌生人闯入?给我咬他。
    一人一狗扭头看她。
    原飞翮放下安安,朝她走过去:陌生人闯入,你怎么这么淡定?嗯?
    身体越靠越近,和晏被逼到角落,他往她胸前钻,姑娘推着他的脑袋,笑骂一句:你不要个脸!
    都闯进来了,还要什么脸?
    锢住她的腰,扯开睡衣裤就往她臀上摸。家里开着暖气,她整个身子都是暖烘烘的。原飞翮刚进来,手掌还是凉的,捏上她的屁股时激得她抖了一下。
    男人身上还带着外头的寒气,和晏像是独行沙漠烈日当头,想要抓住骤现的风雪。
    主动伸手脱掉他的外套,贪婪地汲取他身上清爽的气息,小脸像熟透的红桃,娇嫩细腻。
    安安一直在脚下捣乱,和晏躲开他的唇,笑着说:它可没大哥大那么听话,我们得去卧室。
    原飞翮搂着她的腰往卧室走,后面没有眼力见的小狗蹦蹦跳跳地跟着跑,卧室门打开的一瞬间,两人同时闪身进去,门啪地一声合上,将兴奋的安安非常及时地关在了外面。
    室内没有开灯,一阵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
    没一会儿,黏腻的水声渐起。随之而来的是两人的低喘,带着股火辣急迫的难耐。
    大灯骤凉,和晏看清了自己喷出来的水渍是如何溅在他肌肉绷紧的手臂上的,小腹又是猛地一抽,搂着他的脖子急切地将唇贴上去,舌头蛮横地纠缠着。
    这么久没要,是不是想了?
    和晏揪着他的耳朵往外扯:废话!
    手指从穴里出来,横抱起她往床边走。将人放到床上,直起身子就要脱裤,目光往床头不经意一瞥,结果定了下来。
    和晏见他不动了,顺着视线看去,瞳孔顿时放大。弹起身子就要伸手去抓,却被原飞翮抢先一步。
    你给我!
    原飞翮闪到一旁,举起手里的小东西打量着。和晏红着脸去追,又快拿到时,他手臂伸长举高,玩味道:这什么呀?啊?
    和晏蹦着要夺回他手里的小玩具,一手护着胸不让自己颠疼了。
    你他妈的!给我!
    原飞翮一只手揽过她的腰,居高临下的看她:原来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玩这个啊?
    玩这个怎么啦?关你屁事!  和晏气急败坏地挣扎。
    手臂收回,轻轻一推,她便跌坐在床边。
    男人压过来,不可抗拒的力量抬起她一条腿,笑道:一个人玩多没意思。
    和晏瑟缩一下,警惕地看着他:你想干嘛?
    贴上去和她深吻,姑娘瞬间没了脾气,伸出舌头由他吸吮。
    拉着银丝分开,两人喘息的频率都是一致的。
    原飞翮挑了一下她的下巴:一起玩呗。
    ……
    米黄色的床单平躺着白嫩的牛奶布丁似的姑娘,小玩具的舌头刚碰到已经晶莹圆润的珍珠,小腹立马就开始止不住地抽搐起来,呻吟声尖锐。男人拿着掌握不好力度,不到两分钟直接将她送上了高潮。
    和晏喘着气,挑衅地看着他:这玩意儿比你的舌头强多了。
    原飞翮嗤笑,没有反驳,而是继续将玩具按了上去。和晏抓住他的手臂,惊愕地看着他:你还来?!
    我还没看够呢。
    ???

- PO18 https://www.po18w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