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适

      把人拉到楼梯间,和晏四下张望确保没人。
    原飞翮看着她小心又警惕的举动,忍不住笑出来:你干嘛呢?
    我不是让你直接去观众席吗,你怎么不听话啊?万一被别人看到认出来怎么办?
    他无所谓道:认出来就认出来呗,我又不是来偷情的。
    ……
    和晏噎了一下,平视他的胸膛,思绪又飘了起来。原飞翮低头把冲锋衣拉链拉下来,露出里面的棉质秋衣,看起来……很暖和的样子。
    动了动有些僵硬的指节,和晏悄悄往前挪了一步,抬起胳膊将手伸进了他的秋衣里。感觉到男人腹肌缩了一下,她失笑一声,抬眼看他。
    原飞翮隔着秋衣摁住她的双手,身体微倾,凑过去和她接吻。和晏没拒绝,伸出舌尖与之缠绵,手掌的热度顿时传遍全身,耳朵跟着烧了起来。
    半个月没见了,身体里久未释放的激情趁着还没噼里啪啦地炸开,两人赶紧分开来。
    和晏推他一下:你快去观众席吧。
    原飞翮捏了一把她的肉脸,乖乖点头:好,比赛加油。
    他先离开,和晏站在角落平复了一会儿才回去。
    -
    阮镯凡和段兴言已经坐在观众席等着比赛开始了,见浑身上下裹得严实的原飞翮走过来,忙让出了座位。
    谢谢。
    两人笑得温和:不客气。
    段兴言忍不住好奇,悄悄往他身上瞥了好几次。阮镯凡捣他一下:你老看人家干嘛?
    你不知道,这是和老巴第一次有异性朋友,我觉得稀奇嘛!
    你不是异性?
    段兴言叹口气,说:怎么说呢,就,她跟我们是队友,是一起并肩作战的战友,但还没到朋友的程度。
    原飞翮还是第一次看关于电竞的赛事,对他们的规则一点也不了解。等开始的时间,索性就搜了一下pubg的比赛规则。
    一旁的阮镯凡见他低着头看手机,出声询问道:你是第一次来看这个吗?
    原飞翮抬头,嗯了一声。
    其实这个游戏不难理解,就把它当作一场战争,只要活到最后就是赢家。
    话音刚落,赛场大屏幕骤然亮起,赫然出现了对峙双方的国旗。
    盯着屏幕,原飞翮了然地点头:那的确是场战争。
    中日这场训练赛都是为了各自挑选出类拔萃的选手参加明年的国际对抗赛,虽说性质是友谊赛,但每次对上日本队的时候,那股油然而生的民族情感就升腾了起来。
    原飞翮还听到后面有几个男生喊了两声:打死你个龟孙儿!
    引得周围人大笑起来。
    他无奈地摇摇头,这场景,莫名的熟悉。
    以前在赛场上,对面只要是日本,教练就会紧抓着他的肩膀叮嘱:敢输给小日本腿给你打折!
    那个时候真的就不仅仅只是个人胜负欲的问题了。
    走神之际,选手们就已经出场就位了。
    阮镯凡兴奋地指着某处:看看看,和晏!
    电子挡板全数遮住座位,只在旁边的转播屏能够看到已经入座的选手们。镜头切换到和晏,台下瞬间一片欢呼。
    老巴!老巴!老巴!
    她戴着耳机,隔绝了一切声音,专注地调试着自己的键盘设备。
    原飞翮好奇地问阮镯凡:她为什么被叫老巴?或者小巴?我一直以为是她的小名。
    阮镯凡笑了笑: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检查完设备,和晏将一只耳朵露出来,朝着移动过来的镜头打招呼。
    比赛很快便开始,40对40,这次的地图是艾伦格,被认为是最合理且最能体现队伍综合实力的地图。
    双方上跳飞机,开始各自选择要降落的地点。
    旁边的鑫仔活动着手指,跃跃欲试地说:队长,晏姐,这场准备怎么打?
    我都ok,听队长的。
    李文星点开地图看了看,带着TELO率先跳了P城,其他几个战队也陆续下跳。中国队大部分跳了中部地区,日本队则选择了南北两个方向的城区。
    耳机里传来其他战队的声音:不慌啊各位,这波圈应该会刷我们这儿。
    原飞翮看着大屏上密密麻麻的人名标志,逼真的视觉效果以及枪械开火的刺耳声,不由得跟着紧张了起来。
    选手们的物资发育的差不多了,有些占着城楼,有些开车到野区埋伏,还有的已经和对手碰上展开了好几轮厮杀。
    和晏作为突击手开着车莽了一处房区,机瞄AK一穿叁,那一队剩最后一个人在跟她秦王绕柱,打不过就躲。
    就这样僵持了好一会儿,姑娘逐渐没了耐心。顺着窗户跳下一楼,和敌人来了个脸贴脸,那人反应也快,M4直接打了她半管儿血。
    千钧一发,她直接换98K,一枪瞬狙爆头。
    巴适!  场内喊出带着方言的两个字。
    阮镯凡扭过头,对原飞翮说:现在知道她为啥叫老巴了吧?
    原飞翮失笑,刚刚那一通操作,着实看得人手心都冒汗。
    前两轮的圈果然刷到了中国队这里,许多还在圈外的对手马上就要开车进圈了,形势一片大好,中国队心有灵犀一般,陆续聚集在进圈的必经之路上。
    等了一会儿,汽车的引擎声由远及近。
    和晏动了动指节,听到耳机里叽里呱啦起哄的声音此起彼伏:
    直接打!老巴带头冲!
    把老子意大利炮端上来!
    冲他丫的!
    和晏问李文星:队长,冲吗?
    人家战队都冲了,我们不冲?打!
    观众席一阵惊呼,第一次见到这种战况,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
    同样没反应过来的对手开着车正要进圈,面对四面八方突然杀出的中国队,瞬间慌了神。十几辆车歪歪扭扭地躲避着子弹,慌乱中还互相撞上,导致两队瞬间被突击步枪打爆车身团灭当场。
    击杀记录一瞬间铺满了红旗。
    原飞翮盯着屏幕上突如其来的恶战,低喃一句:卧槽……
    卧槽?!  段兴言差点跳起来,还他妈能这么打?玩儿《亮剑》呢?!
    阮镯凡应和:就差个意大利炮了。
    最后一杀,和晏六倍AK压枪一阵扫射,日本队团灭。
    game  over.
    一场国际联赛,只用了四分五十秒获胜。
    ————
    比赛一结束,这场赛事就上了热搜。
    和晏直到下场接受采访都还没反应过来,结束得太快了,双方都觉得不可思议。
    记者问他们取胜的优势,憋了半天也只能说是运气好。
    回到休息室,阮镯凡和段兴言已经坐在沙发上等着了。看到他们进来,笑着恭喜。
    和晏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这场的确有运气加成。
    段兴言反驳道:不对,是面对小鬼子的时候刻在骨子里的加成buff!
    众人还沉浸在刚才的热血当中,和晏却有些心不在焉地眼神晃着门口。进来的时候没看到原飞翮,他应该走了?怎么说也该打声招呼再走吧?
    手机响起消息提示音,她忙打开看。
    原飞翮说在停车场等她。
    稍稍放下心。
    聊了一会儿,逐渐有些坐不住了。她跟周宏昌打了招呼,起身离开休息室。
    人就在停车场门口的大树底下站着,双手插着裤袋,来回踱着步。冷风吹过,他耸耸肩膀,将冲锋衣拉到下巴,原地蹦了两下。
    和晏失笑,小跑着过去,曲起膝盖就要往他屁股上怼。
    原飞翮反应迅速,听到脚步声就立马闪身躲开。和晏扑了个空,右脚失重砸在地上,痛呼一声。
    原飞翮你也不接着我!
    谁让你暗算我?
    有金黄叶子飘下,晃晃悠悠地往她头上落,他伸手接住,在她头顶轻拍一下:晚上有时间吗?
    和晏仰头,看清了他根根分明的睫毛,心跳乱了一瞬:晚上我们做技术分析。
    明天?后天?大后天?他往后一步,反正我最近很闲。
    ……  和晏斜睨着他,你不是不想和我做吗?
    原飞翮使坏将手伸进她的高领毛衣里,和晏气急,一把拍开。男人沉黑的眸子凝视着她:谁不想和你做?除了做,还可以有别的。
    和晏避开他的眼神:人不能太贪心噢。
    没事,慢慢来。  他说得随意。
    嘴角忍不住上扬,她梗梗脖子,故作高傲:那你慢慢来吧。
    ——
    关于比赛的规则和描写,肯定有不专业不准确的地方,希望多多包涵。如果有懂pubg的,可以私信我纠正,跪谢

- PO18 https://www.po18wu.com